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极道奶爸 >


  阿忠说得没错,那个女的和他非亲非故,自己能帮的已经全帮了,再回病房照顾她就有点超过了。

  但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则是另外一回事。

  进了病房,他去浴室冲洗更衣,出来时,床上的人儿紧闭双眸,仍无苏醒迹象。

  她不是让人一见难忘的大美人,可是非常顺他的眼,就像神明厅里挂的那幅观音图,五官秀秀气气,什么柳眉、杏眼、樱桃嘴的,拿来形容她全都刚刚好。

  不过,他绝对不是贪看美色才留下。

  让他放不下的,是她曾经清醒过来,挣扎着要去找她家人,心神错乱中不断哭喊的一句话——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听她那样悲痛欲绝地喊着,他实在狠不下心就这样放着她不管,任凭她醒来面对一室的凄凉。

  没办法,他这个人就是心软——欸,虽然外表是看起来跟心软善良扯不上边的角头老大。

  手机震动起来,他一看,是李叔来电,立刻起身到一旁接听。

  “……真的……打了镇定剂,还在睡。对了,有没有联络上她其它家人……怎么会……好,我知道……没问题,她们来之前我会守着她……我们在512号病房……嗯,再见。”

  结束通话,任奇雄回到床边,蹙眉看着床上人儿,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好消息是,婴儿果然因为母亲舍身相护而幸存下来,虽然受伤,庆幸的是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

  坏消息是,白色轿车里的两名死者身分是一对夫妻,老公是孤儿,妻子父母双亡,除了幸存的儿子,唯一亲属只剩女方的妹妹,而那个妹妹应该就是躺在床上的女人。

  姊姊和姊夫双双过世,只留给她就医治疗中的小外甥,当她知晓事实,会是多大的打击?她瘦弱的肩膀能不能扛得住?

  李叔也担心她会崩溃,已经通知在慈济担任志工的老婆联络其它师兄姊,尽早过来陪伴,开导她和其它车祸死伤者家属,要他帮忙看护她到那时候。

  届时,他守护她的责任就此结束,彼此从此陌路。

  为什么只是这么想,心头便一阵郁闷?

  为什么他有预感,自己绝对没办法忘掉今晚她伤心欲绝的容颜,对她不闻不问?

  “嗯……”

  床上的她发出轻呓,不久,柔细长睫微动,缓缓睁开眼眸。

  “周海蝶?”

  任奇雄望着她,喊出李叔在电话中告诉他的名字。

  周海蝶原本漫无焦距的目光挪到他身上,认出是那名外貌看来有些凶恶,却一直好心伴着她的“警察”。

  “我是。”她想起来,全身却是虚软无力。

  “求你帮帮我,带我去看我姊……”她朝他伸出手。“我保证,这次我一定不会倒下。”

  “即使她在太平间?”任奇雄不想欺瞒,毕竟这是她迟早会知道的事实。

  周海蝶脸色倏地刷白了,坚强忍住一时的晕眩,咬牙用力点头。

  “好,我带你去。就算你倒下,我也会帮你撑着。”

  任奇雄豪气地答应,伸出手,握住她微微抖颤泛凉的小手。

  这一握,月老的红线紧系,这一生,任奇雄对她再也放不下、离不开……

  后来周海蝶才知道,从车祸现场一路陪伴她到太平间认尸的,不是什么警察,而是当时到现场帮忙,倒霉被她赖上的葬仪社少东任奇雄。

  多亏他不嫌麻烦,陪在六神无主的她身旁,毕竟那时的她宛如溺水者,要不是他自愿充当浮木借她紧紧抓住,恐怕她早已崩溃在无尽的悲伤之中。

  反正她不认识任何葬仪社,也没精力四处询问,就把姐姐和姐夫的后事全权委托对方经营的葬仪社处理,幸好治丧事宜一切顺利圆满,没出任何纰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