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二十七


  爱过了头,所以他总是将她的幸福摆在自己之上,即使说这些话让他心头淌血,他还是忍住痛楚,理性分析,只希望那个乔威尔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让她早日对男人恢复信心、勇敢去爱。

  “你很讨厌跟我一起生活吗?”沈默了片刻,吕可杏很受伤地抬头问他:“你是不是希望我早点签下离婚协议书?你就那么急着把我推给别的男人?”

  “当然不是!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想法。”

  他察觉到她神色有异,只得赶紧回头思索方才的话中是不是有什么会令人误解的意思?

  “你别想太多,我只是希望你得到幸福,才会说那些话。和你在一起很愉快,只要你喜欢,别说两年,十年不离婚也没关系,你高兴和我一起生活多久都可以。”

  她脸上的不悦总算消散些。“如果这是你的真心话,就别再跟我提什么交往的事,无论多优秀的男人都不可能再令我动心,我只想跟你一起生活。”

  周御丞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只以为是情伤让她对新恋情裹足不前,怜惜地继续开导她。

  “杏杏,过去就过去了,不是每个男人都像白祈青那家伙一样混蛋,不要三千子打翻一船人,给别人机会也是给自己机会……”

  笨蛋!我无法接受威尔,是因为我已经爱上你了!

  吕可杏好想当着他的面把话说清楚,却又拉不下脸。

  反正就算说了,他也会以为自己是心存感激,才把恩情当爱情。

  更别说这些天来,她使尽浑身魅力亲近他、迷惑他,他却像根木头一样不为所动,还想帮她和威尔配对,分明是仍把她当成妹妹,简直教人欲哭无泪!

  唉,到底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爱上她、当她是女人,早日成为有名有实的“周太太”?

  吕可杏左思右想,既然自己找不出什么从妹妹变爱人的好方法,只好找人商量。

  既然要找人商量,对象如果是个医生,是不是更好?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妇科医生,又不是心理医生——”

  被表妹的白眼一瞪,符以琳很识相地收起笑意,免得被扁。

  其实,小时候她还满讨厌这个有“公主病”的小表妹。

  不过就是长得美了点、家里有钱了点,每回家族聚会就见众人把她当宝物捧着,她也真以为自己是公主,那副趾高气扬的践样,让她越看越不顺眼,自然也就敬而远之。

  之后,她赴美攻读医学,也几乎和台湾亲友完全失去连络。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奇怪,可杏丈夫的挚友易钦铭的妻子温琬如,是她男友幸乐辰的表妹,她难得一次上台北参加医学会议,借住在易家,刚巧可杏夫妻俩临时造访,她才发现眼前的名模原来就是小时那个有公主病的表妹,断掉的缘分又突然续了起来。

  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时候她们明明非常不对盘,长大之后却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姊妹。

  “好,我不笑,认真替你分析。”符以琳盘坐在沙发上,晶亮的大眼恢复工作时的专注。“周御丞说他只当你是妹妹?老实说,我不认为他说的是真话。”

  “不是真话?”吕可杏的黑眸盛满迷惑。“如果不当我是妹妹,那么他又不是 Gay,我也没丑到让男人提不起‘性趣’,为什么我们每晚同床共枕,他都不想碰我?”

  “是不想碰,还是不敢碰?我个人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男人是视觉性动物,就算他当你是妹妹,但你毕竟又不是他亲妹妹,他又不是另有别人,还有办法拒绝身穿性感睡衣的你,怎么想都很奇怪。”

  符以琳以自己的观点继续剖析。“绝世美女每晚睡在身边,还三不五时故意挑逗,就算他是柳下惠转世投胎,定性异于常人,顶多熬个几夜就该破功。

  “而且你不觉得奇怪吗?既然你们屋里没有第三人,你也已经跟前男友彻底决裂,达到他跟你结婚所希望的结果,就算说好不离婚,你们这对假夫妻也应该分房睡了。你不提这件事是因为爱他,巴不得能有机会生米煮成熟饭,但他不提是为了什么?

  “还有,就算在他眼里你真的是妹妹,但是说什么只要你喜欢,十年不离婚也没关系,高兴在一起生活多久都可以,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你们两个都算是名人,只要婚姻关系存在一天,就不能各自和喜欢的异性交往,不然全算外遇,这一点他不会不清楚。难道为了哄你开心,你一辈子不离婚,他也一辈子不恋爱,就这么陪你到老?

  “以你对周御丞的认识,他是那种不负责任、只会随口说说的男人?还是言出必行的君子?如果是前者,那我看他百分之百是个Gay,只是不承认而已,所以离不离婚根本无所谓;如果是后者,那么我看他是太爱你,却又以为你不可能爱上他,所以委屈自己当个哥哥,就算每晚跟自己天人交战,也希望能和你同床共枕一辈子。”

  说完了自己的分析,符以琳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上几口,望着一脸凝肃的表妹扬眉一笑。

  “怎样,周御丞是前者、还是后者?”

  吕可杏咬了咬指甲,脑子里瞬间掠过两人之间从过去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对她,周御丞不曾随口说说,只要是答应过她的事,他没有一件办不到,只要她开口,再任性的要求他也会做到。答案,她早就心知肚明。

  “就算他是后者,也不代表他就像你说的那样,或许他真的只是宠我宠过了头。”

  “想更肯定,就得给我更明确一点的线索。”符以琳牢牢盯着她的双眸。“你从头到尾给我仔细想想,除了你主动出击的那次,他真的没对你有过半点非分之举?连亲都没亲过?”

  “他喝醉亲我的那次不算吧?”

  符以琳拧眉,仔细思考半晌。“很多男人酒后乱性,见人就亲,不算。”

  “还有我发现被背叛的那天,他也吻了我,不过那应该只是想安抚我——”

  “谁会用热吻来安慰‘妹妹’?”符以琳斩钉截铁地指出盲点。“什么安抚,我看他是情不自禁!我还想到一件事,先前你说你主动出击的那一晚,他原本也有点反应,却突然推开你、问你想和他生孩子是不是因为爱上他,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觉得很丢脸,就说传宗接代是我应尽的义务,因为对他的恩情无以为报,至少替他生个孩子会比较心安——”

  吕可杏看表姊忽然露出一脸无法置信的模样,好像自己干了什么天大的蠢事,害她话说到一半就梗住,不敢再往下说。

  “我真服了你!听你那么说,他哪还有那个‘性’致做下去?”符以琳大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难怪他在那天把离婚协议书交给你,要还你自由,还说什么只当你是妹妹——唉,爱上你这个只顾自尊的女人,真的是他三生不幸!”

  “什么?”吕可杏越听越糊涂。“姊,你在打什么哑谜?我到底做了什么——”

  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刹那间,她终于领悟了表姊的意思。

  是啊,那天晚上他一开始的确回应了她的诱惑,后来他突然推开她,追问她是否爱上他,如果他不是讨厌、不是拒绝,只是想在继续之前确认她对他是否有感情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