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二十一


  门一关,吕可杏已走了出来,拿起他桌上的保温杯,喝光了杯里的开水。

  “渴吗?”他宠溺地看着她。

  “又饿又渴。”她略带埋怨地扫他一眼。“李秘书没告诉你我在里头吗?”

  “她忘了说,我也没料到你会在休息室里。”毕竟这还是结婚以来,她头一次主动来公司找他。“有急事找我吗?”

  “不是答应了妈和奶奶,中秋节前一晚就要回家?别告诉我你忘光了,妈早上还打电话跟我确认过,我已经跟她说可能赶不及一起吃晚饭,但是一定会赶在奶奶睡觉前回去。”

  她以为他忘了,不悦地皱起秀眉。

  “所以,不管你接下来有多重要的行程都给我取消,因为我想就近先回我家陪我爸妈坐坐,然后预计九点前抵达台中。两边的伴手礼我已经买好,暂时寄放在楼下警卫那儿,还有——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我很开心。”他真的好想抱起她,但又怕不小心惹恼她。“其实我一直很担心因为昨晚的事,你一气之下就不跟我回老家。”

  “我回去是不想让两位老人家失望,可不是为了你。”说是那么说,双颊却浮上两朵不自然的红云。

  “就算这样,还是谢谢你。”

  “随便你。”她假装不在意,故意拿乔。“不是说要带我去吃饭?没多少时间了,还不走?”

  “好。”她一开门,他立刻跟上。“你想吃什么?天气有点热,要不要吃点酸辣的泰国料理比较开胃?还是清淡的日式料理?”

  “嗯……我突然很想吃臭豆腐。”她说真的。

  “臭豆腐?”他看了看表。“下午三点?这种时候小吃摊应该还没开,也没听说有餐厅在卖——”

  看见她脸上的失望,他心一揪,便说:“不然路上看看,没有的话我们就绕去深坑,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算了,这样太累了。”她在电梯前站定,疲惫地槌槌肩。

  “是不是工作很累?我帮你按摩一下。”说完马上帮她捏揉双肩。“会不会太用力?要不要轻一点?”

  “不用,刚刚好。”她舒服地闭上眼,没想到他按摩功力还不赖。

  她没拒绝自己的碰触,语调还格外轻柔,他按摩得更加卖力,一心只想取悦娇妻。

  此时的周御丞满心满眼只有心爱的妻子,忘了这层楼还有李秘书这号人物,自然不可能瞧见身后的李秘书目睹向来英明神武、气宇轩昂的总裁,私底下原来竟是个标准“妻奴”后,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

  不过,当门一开,两人进入电梯,三人的视线终于对上。

  李秘书吓得连忙闭上自己大张的嘴,识时务地立刻低头装忙。

  电梯门一关,周御丞的脸早已尴尬胀红,吕可杏先是一愣,继而抿着唇,然后——

  “哈、哈——”她笑翻了。

  虽然被员工意外瞧见自己对妻于轻声细语、呵护备至的一面,的确有点小丢脸,但是看爱妻因此开怀大笑,周御丞也就觉得无所谓了。

  因为这意外的小插曲,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自在许多,甚至在回台中的路上,吕可杏还主动靠着他的肩当枕休息,让他受宠若惊,不敢乱动,让她一路睡回家,而他也一路凝视着她沈睡的娇颜,感受这宁静的幸福时光。

  “元龙,你也回家过节,后天早上十点再来接我们。”

  到了家,周御丞制止元龙下车来帮忙拎礼物,让老家也在此处不远的他及早返家。

  “先等一下。”吕可杏从丈夫手中取过两个纸袋,开门放入驾驶座旁。

  “太太,这些要送去哪儿?”老实的元龙以为是要帮她送礼。

  “给你的。一袋是月饼,一袋是我代言的保养品厂商送的两组礼盒,我用不完,请你母亲和妹妹帮我用。后天见!”她说完便把车门一关,转身走进三合院。

  “太太——”

  “她一番好意,你收下没关系。”周御丞微笑拍拍元龙的肩。“她不习惯对别人示好,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如果你婉拒,她会以为你是不屑收她的礼,懂吗?”

  “懂。”元龙点点头。“请帮我谢谢太太。”

  “嗯,快回家吧!”

  目送元龙载着礼物离开,他才转身快步跟上妻子。

  “元龙要我跟你说声谢谢。”

  “谢什么?都说我用不到才给的。”她淡淡回了一句。

  他抿唇一笑。“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楚。

  “没什么。”

  他知道说了她也绝对会否认到底,不如唬哢过去。

  其实他想说的是,她明明想对人好,却故意摆出冷傲的姿态,不想让人察觉她心软的一面,这别扭的个性真是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他突然想起一段童年趣事,忍不住笑了。

  吕可杏停步,望着莫名其妙发笑的他。“你突然笑什么?”

  “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抱着祖先牌位睡在我床上那次?那时候的你真的很可爱。”他顿一下,发现自己话里有语病,连忙又补上一句:“现在的你比以前更美、更迷人。”

  “你很奇怪,干么突然灌我迷汤?”她明明听了心脏怦怦眺,表情却很平淡。“你放心,就算不说甜言蜜语哄我,我也懂得在这里不能对你大小声、要表现温顺一点,不会让你在家人面前难堪。”

  “我说的是真心话,不是在哄你。”他宠溺地凝视她。“我不怕难堪,做你自己就好,我就是喜欢原来的你。”

  我就是喜欢原来的你……

  这句话很受用,让吕可杏感觉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但是原来的自己,真的讨人喜欢吗?

  原本已经渐渐淡忘的童年往事,因为他的出现,又慢慢浮现脑海。可是在记忆里,她对他实在不算好,老是耍大小姐脾气,又任意使唤他,所以她一直“做贼心虚”,认定他娶她是为了报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