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OK,我马上到。”

  结束通话,他下楼知会待命的司机先行下班,自行开车赴约。

  一出停车场,他瞧见正在停红灯的公车上贴着自家建案广告,吕可杏巧笑嫣然的模样瞬间成了他眼中的唯一,令他又一次为她怦然心动。

  明明不想和其他人分享她如此美丽动人的模样,不愿其他男人也能瞧见她的娇媚,可是为了成就她的事业,他忍下嫉妒,生平头一次假公济私,硬是找她来为建案代言,也果然如预期中帮她提升不少名气,只是她一点也不懂他的用心。

  或许,先付出爱情的人,注定要吃苦吧?

  他轻叹,将车驶入车阵中。

  和周御丞谈不出结果,在家又不断被父母“洗脑”,吕可杏烦恼了一个多礼拜还是想不出什么解决方法,原本不打算让男友知道家中困境,最后她还是决定约男友来商量对策。

  “什么?被人卷款潜逃三千多万?!”

  “嘘。”

  吕可杏示意男友小声点,虽然两人是在日式料理店的包厢里,但纸门可挡不住他的大声量。

  “你是不是在开玩笑?”白祈青不太想当真。

  “我一点都笑不出来。”她烦恼得一个礼拜就瘦了两公斤。“依我爸妈的说法,既然周御丞帮我们还债,我就必须以身相许。我想来想去,要让他们打消把我嫁进周家的念头,就只有靠自己筹出那笔钱还给周御丞。”

  他点点头。“你最近已经小有名气,也算是名模,接案的酬劳应该不少。”

  她摇摇头。“我现在的名气只能在日后成为续约时的筹码,我当初进公司时签了五年的约,扣掉公司抽成之后根本没增加多少,要在短期内筹到那么多钱谈何容易?所以我才想跟你商量看看,也许你会有筹钱的管道。”

  “我连十万都筹不出来了,问我能不能筹几千万是存心开玩笑吗?”白祈青不想膛这趟浑水。“看来我们两个或许注定有缘无分。”

  “你怎么能那么说?”她不敢置信,男友竟然能把话说得如此轻松。“难道我对你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

  “当然不是。”他连忙找藉口,可不想她这时候跟他讨回借款。“我只是一时感叹,如果我能早点出名,就有钱帮忙解决这件事,也不用让你这么烦恼。”

  这个解释她还算能接受。“我想过了,最糟就是我把房子、车子卖了,看不足多少钱再签本票给周御丞,要他让我分期偿还,如果他硬要这我嫁,那我就带着爸妈和你一起‘逃债’。”

  “跟我?”他头皮发麻。“老实说,我前天已经和唱片公司签了出片合约,不可能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

  “难道出唱片比我还重要?”

  他耐心安抚她。“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要躲债就得隐姓埋名,也得放弃事业,到时候要赔经纪公司多少违约金?反正结婚也能离婚,等我成名赚大钱,就帮你还钱‘赎身’。”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眼睁睁看着我嫁给别人?”她不禁怀疑男友对她的感情到底还剩几分?“白祈青,你真的还当我是你的女友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在乎我?”

  他的确舍不得没了她这个提款机,也满享受劈腿的乐趣,不过一个扛着三千多万债务的女人对他而言只是个恐怖的累赘,要不是担心她会闹事干扰他的发片计划,他才懒得在这儿继续和她周旋。

  “我当然在乎。”他耐着性子,握住她的手假装伤感地说:“如果有办法筹出那笔钱,我也不想让你嫁给那个浑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们两个放弃一切带你父母离开,可是你母亲长期洗肾,身体欠佳,怎么熬得过躲债生活?万一她因此出了什么意外,你不就要自责终生?”

  吕可杏哑口无言。

  没错,她想在周御丞面前保有自尊,不想让别人掌控她的未来,也不在乎过穷苦生活,可是她要父母陪她吃苦受罪,承担让母亲赔上性命的风险吗?

  不,那么大的牺牲她赌不起、也不愿赌。

  看来,她只能黯然接受嫁给周御丞的唯一选择。

  她将自己的手抽离男友的掌心,对于他如此平静的表现感到失望与茫然。

  女友要和他分手另嫁他人,他应该痛不欲生,和她难分难舍,可是他除了一脸遗憾,看不出任何激动和难过情绪,更没有试图挽回。

  这男人真的爱她吗?为什么他的伤心在她眼中看来如此虚假?

  不过,她此刻的心境不也奇怪?

  要和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她心中是有一抹淡淡的苦涩,但也没有半点痛不欲生、难分难舍的激烈情绪,而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淡然。

  “祈青,我们真的爱过吗?”她忍不住脱口问出。

  “嗄?”

  望着“前男友”像是突然被她问住的呆滞表情,她忽然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可笑。

  “算了,当我没问。”她起身,只觉一桌美食索然无味。“我们分手吧!我决定嫁给周御丞,祝你发片顺利,再见。”

  “可杏!”

  她停步回首,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

  “呃……祝你幸福。”

  希望之火随着这声祝福幻灭,她没说些什么便笑笑离开,一出店门,发现外头正下着滂沱大雨。

  爱情……到底是什么?

  她望着茫茫雨幕,心也随之迷茫……

  第四章

  吕可杏一点头答应,婚事立刻如火如茶地展开。

  她以“愿望”为名,对婚礼提出不少要求,可是周御丞像是当惯了童话故事里的神仙教母,一一完成她所有的要求,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而且他不只解决了吕家财务困难,还提供资金挹助,让她父亲的公司因此仍能正常营运。

  她几乎每天都听父母直说这是因祸得福,夸他是个好女婿,旁人更是羡慕不断,连她都感觉到自己似乎真的十分受宠,也更搞不懂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喂,你是被虐狂吗?”

  洞房之夜,听见新婚妻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周御丞不禁失笑。

  “你觉得我是被虐狂?”他不答反问。

  “难道不是?”她盯着正在解开领结的他。“从订婚到结婚,我一路找碴,为什么你还是一声不吭,坚持娶我?难道解决麻烦对你而言颇具乐趣?还是我越折磨你越快乐?”

  “找我那么多麻烦,你快乐吗?”他反问。

  “还不错。”她半开玩笑。“反正我就是见不得你太顺利就娶到我,为难你的确让我满开心。”

  他微笑颔首。“既然你觉得开心,那么就当我也从中得到不少乐趣吧!”

  他的回答让吕可杏当场傻住。

  现在是怎样?意思是她开心他就开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