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看父母根本是铁了心逼婚,多说无益,吕可杏明白了,这件事想有转圜还是只能去找那个罪魁祸首。

  “杏杏,你刚回来又要去哪儿?”吕母看女儿转身又朝大门走去,连忙出声追问。

  “去找周御丞谈谈!”

  吕可杏匆匆出门,打完电话确认周御丞还在公司总部大楼,立刻直接杀过去找人。

  周御丞已经事先交代过楼下警卫,所以吕可杏一路通行无阻地直达顶楼的总裁办公室,连门都没敲就开门进入。

  “周——”

  看见办公桌后空无一人,她先是一愣,继而被一股咖啡香气诱引,才瞧见坐在沙发啜饮咖啡的他。

  “坐。”周御丞一见是她便微笑。“咖啡刚泡好,请用。”

  “不用。”

  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吕可杏更加恼怒,不理会他的招呼,劈头便道明来意。

  “我问你,你明知道我有男友还上门提亲,到底是存什么心?”她想了一路也想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就当你对我一见锺情好了,我们重逢到现在也不过才见了几次面,谈婚事不觉得太快了?何况两人之间没有爱,勉强结婚也只是一对怨偶,根本不会幸福,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懂?”

  她顿了顿,又道出心中其他疑惑。

  “老实说,我虽然自认长得不错,但也不到绝色,能让你对我一见倾心,我想来想去,难道是因为我小时候不懂事,老是使唤你,所以现在你有了机会,就要我嫁给你,反过来让你使唤一辈子?”

  从提出婚事开始,周御丞就知道她一定会跑来兴师问罪、追根究柢,却没想到她会猜测得如此离谱。

  “我不介意你还没爱上我,因为感情可以等婚后再慢慢培养。”他暗示自己对她早已有情,但看她气呼呼的模样,应该是浑然未觉。“还有,小时候为你做的那些是我心甘情愿,不会对你心存怨恨,也没打算娶你回家当女佣使唤,全是你想太多了。”

  他完全推翻她的猜测,而且神情真挚,看来不像说谎,让好不容易才勉强找到一个理由的她更加不解。

  “我不懂,以你现在的地位明明可以找到比我好上千百倍的对象,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理由,为什么明知我有男友仍要向我父母提亲?我有什么好的?”

  “如果我说是因为爱你呢?”他凝眸望她。

  “爱说笑。”她没看出他眼中的深情,完全当笑话。“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我想不透的利害关系,或者是——”

  她灵光乍现,突然想到另一个好理由。“我明白了,是因为你们男人无聊的征服欲?因为你已经贵为‘永盛集团’总裁,我却表现得对你不屑一顾,所以你才非得到我不可?”

  他不禁哑然失笑。“你哪来那么旺盛的想像力?我喜欢你,自认比白祈青更适合你,所以想跟你结婚,就这么简单。”

  吕可杏发觉这个男人虽然脸上始终挂着无害的笑容,言行之间却有一股超乎常人的自信,好像只要他一下令,就算地球跟着他转也是理所当然。

  她有些心烦。“就算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这样也无所谓?”

  从她进门至今始终笑容可掬的他,第一次皱眉。

  “我想你没弄清楚重点。”他审慎回答。“解决伯父的燃眉之急是念及故旧之情,跟那一点关系也没有,对我而言,任何人的价值都无法以金钱衡量,你更是无价。”

  最后一句,让吕可杏没来由地心弦一动。

  她诧异自己竟然有些被感动,他的话好动听、他的表情好认真,那一瞬间,她几乎要相信他是真心珍惜她,真心为她好,真心想娶她回家当宝贝好好疼惜……

  不过也仅只于一瞬间,很快地她就想起自己早有男友,而他也明知这件事,在这种情形下还以“恩人”之姿向她父母提亲,让她陷入被自己父母“逼婚”的窘境,这算把她当成哪门子的无价宝?

  这么一想,刚软化的心又跟着强硬。毕竟知恩图报有很多方式,没必要非得要她以身相许不可,他真是个好人,就该给她其他选择。

  “很高兴在这一点上我们有相同的看法。”她换个方法,软下身段和他谈判。“既然你没有意思用恩情逼我,就请你去跟我爸妈取消提亲,当作这件事从未发生,钱我一定会努力还你,合理范围内的利息当然也不会少。”

  “抱歉,我说出口的话不曾收回。”他唇角漾起一抹笑弧。“我想娶你的心意不会改变,至于嫁与不嫁,由你决定。”

  “你——”

  望着他自信从容的神态,吕可杏突然深刻体认到,这男人已不再是小时候那个对她唯命是从的乖乖牌,此刻被玩弄在掌心的是她,他才是主宰。

  除非周御丞主动打消主意,否则以爸妈对他的好感与戚恩程度,如果她不答应“卖身报恩”,爸妈是当真会跑去周家当佣人。

  唉,到时就算周御丞不敢使唤两个老人家,他们也会赖着不走,自动自发为他做牛做马,而她无法眼睁睁看着父母为人帮佣,最终还是会受不了良心谴责,自动上门求他娶她。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打消娶我的念头?”她语带无奈地望着他。“天底下那么多女人,你又不是非我不可。”

  他起身来到她面前,灼灼目光牢牢盯着她绝美的容颜。“如果说,就因为我非你不可呢?”

  又来了!

  从广告拍摄到现在,她不只一次感受到他眼光里的强烈占有欲,彷佛她天生该是属于他的。

  明明该气恼、厌恶,但那视线坦率、直接,一点也不猥琐,就算她总是冷着脸不予理会,却也无法发自内心讨厌他的注视。

  他那像是能把她看透的目光令她慌张,她不喜欢这种古怪的感觉,讨厌明明两人重逢不久,他却能脸不红气不喘地对她说出那些仿佛深情的谎言,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根本就是个用情不专的调情高手。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她忽略心中的起伏,硬要为屈于劣势的自己扳回一些颜面。“不管你到底为了什么原因要娶我,最好打消这个蠢主意,否则就算我得被迫嫁给你,我们也只会是怨偶。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再见。”

  周御丞目视撂下话便离去的佳人,没有出言解释,也不出声挽留,直到大门被打开又关上,始终不发一语的他才沈重叹了口气。

  坐回沙发,他从摆放花瓶的矮柜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纸袋,拿出一叠照片。

  一张张白祈青和数名年轻女孩亲密相拥、热吻,甚至火辣接触的照片,清清楚楚证明了他背叛吕可杏的事实。

  以吕可杏高傲的性子,只要看到这些照片,一定会立刻提出分手吧?

  但是,她的自尊也会因此严重受损、感情严重受创,无论她表现得多不在乎,私下独处的时刻,必定是伤心欲绝,或许一辈子再也不相信男人。

  所以他考虑再三,决定更改自己慢慢追求她,和白祈青来场君子之争的计划,让她先成为他的妻子,远离那个人在福中不知福的烂人,免除她日后发现对方劈腿时的伤心,至于爱情,只好婚后再经营了。

  不过,被深爱的女人当成坏人的戚觉,还真是远比他想像中难受。

  “算了,谁教我宠她早成了习惯……”他苦笑自语。

  收好照片,关上灯,当他步出办公室时,已收拾起脸上的柔情,和为情神伤的落寞,恢复沈稳严谨的形象。

  “铃~~”

  他才刚踏入电梯,手机铃声便响起,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好友易钦铭打来的。

  “喂?”

  “有没有空一起喝杯酒?”向来潇洒的易钦铭,语气中难得地带些苦闷。

  “有。你人在哪?”他也正想找人喝一杯。

  “在安和路那间居酒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