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和人调班。”他简短解释,飞快取下黑衬衫换上。

  “那我就不吊你的胃口了。”她本来还想拐个弯让他猜一猜再说的。“其实是我朋友最近结识了一位唱片制作人,我托她拿了你的试唱带给对方。”

  “真的?!”白祈青双眸熠熠发光。

  “我骗你干么?”看男友开心,她也跟着高兴。“据说制作人听过以后的评语不错,或许很快就会有好消息。还有,你上回不是说吉他不够好,弹不出你想要的音调?我帮你买了一把新的。”

  她起身,从沙发后取出想让他惊喜的礼物。“喏,我知道你想要这个牌子的吉他很久了,算是提前送你生日礼物,也好让你多写一些歌。”

  听到好消息,又收到渴望许久的顶级吉他,白祈青心情好到不行,高兴地邀女友一起去驻唱的Pub,还当众对她唱了两人当年的定情歌曲,让吕可杏感动不已,反而在心里责怪自己不该因为周御丞的几句话,就怀疑男友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而陶醉在歌声中的她当然也不会发现,就在吧台的一角,一名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年轻辣妹,正以嫉妒的眼光狠狠瞪着她……

  第三章

  解决了对男友的猜忌,没想到她一回到家,却听见一个坏消息——父亲合夥人以筹措公司周转金名义,借了数千万之后卷款潜逃。

  更糟的是,对方开的支票盖的是公司负责人印章,债权人找上吕父这个挂名董事长。吕可杏帮着四处筹措金钱,好不容易付了第一张到期支票,让公司免过跳票危机,但眼看接下来还有好几张金额百万以上的即期支票将被轧入,连她也束手无策,只能黯然接受家中即将破产的定局。

  “唉……”

  这天,收工返回家门前,她看了眼这栋或许逃不过法拍命运的老房子,不由得浅叹一声,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呵~~”

  不同于事情发生后这一个多月来的一室哀戚,屋内竟然传来父亲爽朗的笑声。

  她飞快脱鞋进屋,确定父亲不是疯了,真的和母亲坐在客厅有说有笑。

  “发生什么事了?”她抱着小小希望。“逮到那个坏蛋,我们不用宣告破产了?”

  提到这,吕母一双眉又垂下了。“怎么可能,警方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

  吕可杏无力地坐入沙发。“那你们两个还笑得出来?”

  “虽然没捉到人,不过借款的事情已经解决,我和你爸当然笑得出来。”

  “什么?”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妈,您刚刚说钱的事情已经解决,是真的吗?哪来的钱?我们家能借钱的亲友不是全借光了?”

  “是御丞。”吕父直接替女儿解开疑惑。“他刚从北京回来,听说我公司出事,我这个做长辈的当年也没多照顾他们孤儿寡母,不好意思开口跟他商量,没想到他二话不说跟我要了公司帐号,叫秘书把钱转了进去。不只债主今天轧进去的七百多万支票过了关,剩下的那些也够支付,爸算过了这一劫。”

  “是他?”

  知道是周御丞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吕可杏松口气的同时却又觉得心里有些别扭,欠了钱也欠了他一个大人情,看来这辈子她在他面前注定得矮上一截。

  “还不只是那样呢!”吕母眉开眼笑地接着说:“御丞那孩子不嫌弃我们现在处境,不怕被我们拖累,竟然还说希望能娶你为妻。”

  “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吕可杏愣了半晌,无法置信地问:“这是他开出的交换条件?分明就是落井下石!”

  “不是交换条件,他打电话叫秘书把钱转进去,又跟我们聊了一会儿才提起这件事。”吕母连忙替未来女婿解释。“他也说了,这只是他的希望,跟帮助我们的事无关,可以考虑之后再给他答覆。但是那么好的对象来提亲,我跟你爸当然是一口同意,怎么可能反对?”

  “什么?!”母亲的回答让她更加震惊与慌乱。“你们答应了?事关我一辈子的幸福,就算你们再感激他,也不能就这样随便把我当谢礼送人,这件事太荒唐了,我不答应!”

  吕父面露不悦。“御丞那孩子年青有为又谦虚有礼,做事更是成熟稳重,能嫁给他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以我们家现在的境遇,要说委屈也是他委屈,你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爸!”她急着说服父亲改变决定。“他再好也不关我的事,你明知道我早就有男朋友——”

  “那个姓白的?我不只一次叫你跟他分手,那种人想做我女婿绝不可能!”

  “爸,祈青他只是时运不济——”

  “你给我清醒一点!”不提他还好,一提到他,吕父更恼火。“那个没半点担当的男人哪里比得上御丞?难道你以为我一点也不知道他连养活自己都有困难,一直是你赚钱倒贴——”

  “老伴!”吕母拍拍丈夫的手,安抚他的怒气才望向女儿。“杏杏,你也知道爸妈绝对不是那种会为了贪图富贵,就硬逼女儿嫁入豪门的父母,会答应这门婚事,是因为御丞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象。从前妈就觉得这孩子人品好、有礼貌,对你更是百依百顺,只可惜家境跟我们不匹配,可是现在——”

  “现在我们两家处境颠倒,我嫁给他算高攀,一样不匹配。”她心乱如麻,语气也变得锋利。“他明明知道我有男友还来提亲,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他认为就算我跟他没感情,也应该感激他,开开心心答应这件事?他到底看中我哪里?他疯了是不是?”

  “你这是什么态度!”吕父脸色一沈。“看看你,任性又不懂事,要把你这种女儿嫁过去,简直是恩将仇报,所以一开始我和你妈还没脸答应。但是御丞那孩子心胸宽大,硬说你那是坦率、真诚、没心机,能那么包容你的男人要去哪儿找?你还人在福中不知福!”

  她咬咬唇,还是忍不住回一句:“这种福气我无福消受,还是留给别人享用。”

  吕父被气得快喷火。“好,我这辈子最讨厌欠人情债,如果你不嫁,我跟你妈马上收拾包袱去周家当佣人。反正这把年纪想东山再起也有心无力,乾脆余生去做牛做马报答御丞那孩子。”

  “爸!”

  “别叫我。”他失望地对着女儿摇头。“都怪我们夫妻俩从小把你惯坏,让你那么不懂事、不听话。我会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我负的债用我的老命扛,你就全心去养那个姓白的小白脸,想嫁谁就嫁谁,不用管我死活。”

  “妈!”

  “别看我。”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吕母这回也不得不硬起心肠。“我和你爸的想法一致,御丞有情有义帮我们还债,那么大的恩情不能白欠。他看得起我们,愿意结亲,可惜无缘成为我们女婿,既然如此,钱当然得还他,就算我们两个老的帮佣到死也还不了多少钱,至少能讨个心安。”

  “你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