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零缺点老婆 >


  “……御丞,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有,这个周末我会回家一趟,随便您要帮我安排几场相亲我都没意见。”就算中间稍微分神,他也猜得出母亲说的是哪几句,更懂得如何应付。

  “别以为你愿意相亲我就没话说,那些女孩子你只看不约有什么用?明明我看每一个都不错,就不知道你在挑什么?妈也不晓得能再活多久,至少让我能看到你娶媳妇,也算对你死去的爸有个交代,不然——”

  “妈,我跟客户约的时间到了,有什么话等我周末回去再说,再见。”

  找了个借口匆匆结束这段彷佛永无止尽的冗长通话,耳根终于清静许多。

  “唉,看来再不交个女朋友,下回妈大概会直接从老家杀上来哭给我看了。”

  他苦笑嘀咕几句,也没心情审公文了,干脆移坐到沙发,拿起搁在上头的财经杂志翻阅。看着、看着,他的视线突然定在一页广告上。

  彩页上,一位明眸皓齿的长发美人斜倚在一辆百万房车旁,雪白皮衣、皮裤绷出她玲珑有致的窈窕身段,一双纤长玉腿裹在乳白长靴内,妩媚惑人的双眼冷冷地从杂志里与他对视。

  那瞬间,周御承感觉到心脏一缩,继而全身热血沸腾。

  “杏杏,终于找到你了。”

  好难受……

  他病恹恹地躺在木板床上。昨天跳进池中捡球鞋,虽然换得了美人一笑,但代价却是发烧了一天一夜,直到今天傍晚才退烧,可是喉咙还是像火灼一般难受,全身也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照顾了他一天一夜的母亲刚在父亲的劝说下回房休息,望着母亲忧心的面容,他心里实在很过意不去。

  可是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想他还是会为了杏杏往池里跳,宁愿自己感冒受苦,也舍不得见她多掉一滴泪。

  “咳、咳。”

  咳了两声,累乏了的他开始有些倦意。虽然今晚风有些大,吹得窗户吱吱作响,但或许是睡前那包药起了作用,他渐渐听不见那些吵杂声音,慢慢合上双眼——

  “周哥哥!”

  蓦然被打开的门发出对病人来说算是极大的噪音,但紧接着却传来一声甜入心肺的轻唤,让他甘愿地强撑起精神睁开眼。

  “杏……”

  他想响应,但哑掉的嗓子不配合,只能苦笑。

  “嘘。”女孩纤细的指头搁在唇间。“不要说话,乖乖的喔!”

  女孩关上门,再将电灯打开,这时他才发现她竟然把神明厅里供奉的玉雕观音像给抱来了。

  “阿花姊说,因为我不乖,害周哥哥掉进池里,水鬼想抓你,所以你才会生病。”女孩眼眶红红的,表情却异常坚决。“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被水鬼抓走!”

  女孩吃力地把佛像摆在他枕旁“镇鬼”,又从怀里取出一堆她父亲去日本出差买的御守,和她母亲求的好几个平安符,往他脖子上戴。他病得迷迷糊糊,想阻止也没气力,只能由着她摆弄。

  “周哥哥,我不准你死,你不可以死喔!”女孩任性地命令,红红的眼眶掉下泪珠。“我和观世音菩萨,还有当神仙的爷爷,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杏杏才不怕水鬼,杏杏一定会保护你!”

  “嗯。”

  脑袋有些昏沈的他,心疼地抚去她脸上泪痕,虽然搞不清感冒怎么又扯上什么水鬼和神仙的,却感觉好温馨。

  “你绝对、绝对不可以跟水鬼走喔!”

  “嗯。”

  “没有我的命令,绝对、绝对不可以死喔!”

  “嗯。”

  “你要一辈子陪着我喔!”

  “嗯。”

  女孩的担心让他觉得好甜蜜,身体的病痛好像也随着她的泪水蒸发。

  幸福,在心里胀得满满的……

  “铃——”

  刺耳的闹铃声吵醒了男人,也打断了他方才的美梦。

  即使醒了,他依然清楚记得在他昏沈入睡的隔天早上,是在母亲的尖叫中惊醒。

  当时他一睁眼,就发现小主人竟然抱着祖先牌位睡在身旁,他先是一愣,才想到她昨晚说的“神仙爷爷”,继而忍不住笑到岔气,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她那可爱又可怕的模样。

  可惜,后来年纪渐大,她懂得了男女之别,再也不曾跟前跟后、和他那么亲近,搬家后,更是音讯全无。

  不过,从今晚起,他会让她重回他生命中,因为征信社已经给了他吕家的消息。

  今晚,他便将登门拜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