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视线转向沉默不说话,直接坐在椅子上,双眼像不断检查她全身伤势的男人。

  “不用看了,我真的没事,医院病菌多,你帮我带两个孩子回——”

  “都包成这样还叫没事?你当我三岁小孩?闭嘴休息!”

  孔日鑫头一回说话大声、气势比她强,怒气腾腾的模样让杨家佳像个做错事被逮到的孩子,愣愣地闭上嘴。

  “为什么你在这里,却没有通知我家佳受伤的消息?”

  孔日鑫看她应该没有大碍,将视线转回温允斌身上,语气有些不悦。

  “气什么?我刚来不久,得到消息的时间比你还晚。”温允斌一派悠闲地回答:“我是来医院探望一位长辈,刚好听说有警察因公受伤,就顺道过来,让媒体拍一下我探望受伤员警的画面。只是谈话间我发现杨小姐可能就是害你唉了一天的那位女警,立刻让助理和其他员警把媒体请走,私下跟她聊了几句,帮她换了间单人病房。我原本要打电话通知你,但是杨小弟说小蓉应该一下课就告诉你了,结果话才说完没多久,你们就到了。”

  听他解释得合情合理,孔日鑫立刻释怀,还感激他帮忙杨家佳换了单人病房。

  “谢了。再麻烦你一件事,暂时留在这里帮我照顾他们三个,我回去帮家佳整理一些住院要用的东西,顺便买晚餐过来。”

  “没问题。”

  温允斌允诺,随即拿起手机吩咐助理将预定行程延后,孔日鑫这才向元旦拿了钥匙,安心离开。

  待他整理完东西,半路去买晚餐的时候,电视刚好播报女警受伤的新闻,他才知道杨家佳在巡逻途中遇上银楼抢案,单独对抗两名匪徒,先是被尖刀划伤,而后又被另一名歹徒击中左腿,不过两名抢匪也被她打趴在地,一起送进医院。

  店内的人盯着电视闲聊,有人称赞她英勇,有人看着电视台不晓得从哪里挖出来的照片,夸她是正妹,但孔日鑫只有感慨和深深不舍。

  他一直知道她是个多优秀的女人,正义感十足的她就算不是警察,遇上不公不义的事也会挺身维护弱者,这就是让他欣赏钦佩、爱入心坎里的女人最真的性情。

  即使她不曾说出口,他也明白,因为曾经孤弱受欺、有冤无处申,才让她即使独自带着孩子,依然决定当警察,因为她想拥有能帮助弱势的能力。也因此他明白,纵然他有千百个不愿意她从事如此危险的工作,也无法叫她放弃。

  他看得出来,她不只是因为公务人员收入稳定,而是真正热爱这份工作。

  爱上这么拚命的女人,他会一辈子担心到死吧?

  唉,就算明知如此,他还是好爱她,想和她过一辈子,希望成为她最强的后盾。

  他终于明白,以前他一说到结婚就拖,不是害怕被婚姻牢笼关住,而是没遇上那个让他愿意被她铐上一生的女人。

  现在的他可是巴不得和杨家佳紧紧绑在一起,管他婚姻是坟墓还是地狱,他也乐得和她一起跳下去,就怕她太热爱自由,迟迟不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看来,她不想,他只能努力让她很想、很想,使尽所有招数也要杨家佳点头嫁他,那种心焦如焚、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这辈子他再也不想尝到了。

  两个小时后,他拎着行李和便当回病房,里头却只有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杨家佳。

  “他们三个人呢?”他把便当搁在一旁的柜子上。

  “温立委说今晚要帮忙照顾那两个孩子,叫他一个女助理留下来照顾我,先带孩子们走了,他——”

  “放心,他那个人值得信任,孩子们交给他一晚没问题。”

  知道她担忧什么,孔日鑫立刻挂保证,让她安心。而且温允斌这个大忙人还得兼任一晚临时保母,全是为了帮他制造和杨家佳独处的机会,不加以把握,岂不愧对好大哥的用心良苦?

  “助理呢?”他没忘了还有一个碍事的外人。

  “去装开水。”

  才说完,助理就捧着热水瓶进门。

  “蜜鸥,谢了。”孔日鑫帮忙接过热水瓶。“接下来我照顾她就好,你早点回去休息,便当让你拿回去吃。”

  “你OK吗?小蓉谁照顾?”

  一身中性打扮的罗蜜鸥,狐疑地打量他。

  “允斌没在电话中告诉你,他要帮忙照顾?”

  她摇摇头。“没有,他只说你女朋友中弹,要我立刻、马上、飞速赶来医院支援。我一到,他只叫我好好照顾、你一会儿就来,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我以为他们只是去吃晚餐而已,也没问。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她留下一个便当,拿起其余的,朝杨家佳一笑。

  “大嫂,祝你早日康复,我改天再来看你。”她说完,朝孔日鑫挥挥手。“那我走喽,不打扰你们小俩口,Bye!”

  “谢了,改天请你吃大餐。”这小妹果然识相。

  “OK,记住了,你忘了我也会提醒你。”罗蜜鸥笑着指指头,随即离开病房。

  “好帅气的女孩子。”

  杨家佳对罗蜜鸥的第一印象不错。

  “就是太帅气了,老是被误认为男的,还迷倒一堆女人。”

  孔日鑫说完,脑中警铃蓦地大响。

  “喂,她再帅也还是个女人,你不要因为被男人伤过心,就转性爱女人,那我怎么办?情敌是男人我还能和他单挑,是女人我就苦了!”

  “先生,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看他像是真的担心,杨家佳好气又好笑,要不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真想巴一下他的头,让他清醒清醒。

  “倒是你,干么到处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就算她心里已经愿意,口头上可没答应过。

  “我哪有?”他一口否认,讨好堆笑。“我只有对外宣称,你是我认定要娶来当老婆的女人而已。”

  “你——厚脸皮!”不过听起来很有诚意,心里偷偷又帮他多加了一点分。

  “没办法,遇上你,长得再帅照样不吃香,现在只能靠厚脸皮来长期抗战了。”

  “干么?练厚来让我练拳吗?”她浅笑,很庆幸自己还能活着享受和他斗嘴的乐趣。

  “我的心脏差点被你吓坏了,你还笑得出来?”孔日鑫叹息着抚上她依旧略显苍白的脸。“很痛吧?刚刚买便当的时候,我从电视上看到新闻了,你就是执勤的时候太拚命,一对二也敢上。就算你不在乎我,至少也该想一下元旦。”

  被他忧伤眸光凝望着,她的心也软了。

  “我知道危险,也会害怕,只是当时情况紧急,身为警察,要我为了自保不管别人死活,我办不到,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请调内勤算了。”

  “我就知道跟你说了也是白说,不然当初我的新车就不会被你踩凹。”

  孔日鑫也知道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偏偏他就爱她的正直善良,除了苦笑,也只能认了。

  “一直没时间问你的伤势,到底严不严重?会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后遗症?

  这句话突然让杨家佳起了玩心。

  “唉,反正你迟早会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杨家佳故意佯装沮丧。“手上的伤还好,只是以后拿东西可能会有点使不上力,比较严重的是子弹打中腿,造成粉碎性骨折,已经确定复原后也会变成一跛一跛的长短脚……”

  “手无力又跛脚?”

  他既诧异又心疼,还以为转送到普通病房应该是伤势不严重,想不到远比他料想的还糟糕。

  杨家佳看着他,有些忐忑地等待他的反应。

  毕竟除去她还算可爱漂亮的娃娃脸,和一双人见人夸的修长美腿,无论内外条件都没什么过人之处,若是孔日鑫口中说的爱不够深——

  “所以说,今后就算你想,也不能做外勤了?”

  孔日鑫没露出想落跑又不好意思落跑的别扭神态,倒是突然诡异地面露喜色,还莫名其妙问了不相干的问题,让她一头雾水。

  “呃……嗯。”如果她真有伤得那么重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