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周海蝶好笑又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杨家佳做了个鬼脸,两人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是啊,那么娇弱的海蝶都能走出情伤,有勇气再爱一回,她杨家佳身高比人高、拳头比人硬、心脏比人强,怕什么?

  杨家佳望着好友脸上幸福甜蜜的笑容,羡慕欣慰之余,也不断涌现为自己再试一回的勇气。

  好吧,别的不说,看在孔日鑫吻功不赖的分上,特别给他一次机会好了。

  “家佳,你脸红得好诡异……”

  “唉……”

  孔日鑫坐在沙发上,手拿着杨家佳留给他的字条看了又看,每看一遍就唉叹一声,脸色超苦。

  “你真是够了!”

  孔日鑫手上的字条被人抽走,当场撕成粉碎。

  他看了坐在身边的男人一眼,没动气,自我安慰。“也好,眼不见为净。唉!”

  “你还唉?”

  要不是发过誓祸福与共,温允斌真想把这个没用的乾弟弟扔去填海!

  因为爱妻托他找时间送东西,好不容易今天下午有点空,结果他倒霉地遇上孔日鑫为情所困,从坐下到现在,那声“唉”他已经听到快抓狂。

  “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你最不缺的就是女人,现在她只是写张纸条说她不婚,再乱来连朋友都不用做,你就这么沮丧,她要是说跟你这辈子老死不相见,你不就要去跳海?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痴情?我怎么不知道?”

  孔日鑫很认真地注视他三秒,幽幽地回答:“可能是和你认识太久,被你传染。”

  “被我传染?”温允斌怔住,一脸疑惑。

  孔日鑫点点头。“每次看你和雨霏相处,哪怕只是交换一个眼神,感觉都好有爱,那种认定对方是此生唯一的坚定感情,我很感动,越来越渴望能和你一样幸运,遇上那个让我情有独钟、想永远安定下来的女人。”

  “我可是从雨霏八岁时就认识她。”温允斌提醒快溺死爱河的他。“你认识那个女人不过几个月,就认为她可能是你寻寻觅觅的终身伴侣?”

  “不是可能,是‘绝对’。”

  经过昨晚,孔日鑫更加笃定这件事,所以早上看见字条就沮丧到不行,还得打起精神送孩子们上课,再回家自怜。

  “你确定?”温允斌不太能理解。

  他对雨霏的爱是经年累月、一点一滴汇集成汪洋大海,今生再也没人可取代爱妻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孔日鑫不过才认识对方几个月,这样就决定要共度一生,对他而言太儿戏了。

  “你不懂,和家佳相处的一天,胜过我之前和其他女人共度的一个月,甚至一年。”孔日鑫想起心上人的好,眼神都发亮。“她真的很不一样,这辈子除了她,我没钦佩过任何女人。我不是跟你说过她工作时有多尽责、多神勇,安慰被害人的时候多有耐性、多温柔?”

  “记得。”

  孔日鑫脸上满是与有荣焉的骄傲。“她正直、善良、尽职、温柔,不只是一个好警察,还是一位好妈妈,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好女人。”

  温允斌端详着他沉醉爱河的标准神情,确定他真是被情网裹得死紧,很难逃脱,自己不助他一臂之力恐怕是不行,只好耐着性子听他说。

  “真的,我对家佳的爱,绝对不会输给你对雨霏的感情。”孔日鑫表情认真,语气坚决。“和她在一起让我很轻松很自在、很有家的感觉,只要能待在她身边,我哪里都不想去,只是看她打瞌睡都觉得很幸福,就连她儿子,我也打从心里当成自己儿子疼爱,昨晚他喊我一声爸爸,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她要是不嫁,我只好不娶,没名没分跟她耗上一辈子!”

  “很好,就把你对我说的这些话,原封不动说给她听。”

  “我中午就用简讯把这些话传给她了。”他苦笑。“她根本不理我,连简讯都没回,大概真的生气了。”

  “一封不回就再传一封,传简讯没用就当面说,说一次没用就再说一次。”温允斌立刻为他分析、想好策略。“如果杨家佳真是你说的那种性格,就是嘴硬心软,口头上把话说得很坚定,其实内心动摇不安,这时候就算会被赶出门,你也要天天上她家报到,无论被挂几次电话,都要让她听你说完才行,然后再紧紧掐住她的弱点,让她对你的攻势无力招架,自然手到擒来。”

  “听你说好像很简单……”孔日鑫半信半疑。“可是,你这辈子才谈过一次恋爱,雨霏对你更是死心塌地,不用费任何功夫就手到擒来吧?”

  “随你爱信不信。”敢质疑他这只资深老狐狸的聪明脑袋?“你就继续唉到死算了!”

  “我信。”

  到这地步,有人给建议总是好的。

  “问题是,家佳没有弱点,就算有,我也舍不得掐。”孔日鑫不怕被笑,老实说:“最惨的是万一方法用错,家佳真的生气,我可能会被当成沙包。万一她下手重一点、我运气衰一点,可能就要请你逼她跟我‘冥婚’,以慰我在天之灵了。”

  “不错嘛,还有心情拿自己开玩笑。”温允斌难得地被人逗笑。“既然你当局者迷,还是听不懂,我就明讲了。你确定她对你也有感觉,只是怕再度受伤才拒绝你,事情就很好解决,让愿意接受你的人去说服她就行了,因为那个人正好也是杨家佳的弱点。”

  “你是说元旦?”他懂了。

  “没错,还有孔蓉。”温允斌自信满满地点头。“像杨家佳那种表面刚强、内心温柔的女人,小孩就是她的致命伤,两个孩子的温情攻势,加上你天花乱坠的甜言蜜语,铁杵也会被你磨成绣花针。”

  “有道理!”

  孔日鑫一整天乌烟瘴气的脑袋此时豁然开朗,终于从牛角尖钻了出来。

  是啊,有“儿子”站在他这一边,没有打不开的门、上不了的床——呃,不,是娶不到的老婆。

  没错,他比谁都清楚,事关孩子,家佳的心比谁都软,让元旦天天喊着要爸爸、小蓉天天嚷着要妈妈,烦到她不点头都不行。

  再不然,等到暑假把两个孩子送去夏令营,到时候只剩两人孤男寡女,他再使出浑身解数把人哄上床,让家佳肚里再怀一个,三个孩子还不逼她点头嫁人?

  嘿嘿,越想越觉得这方法好到不行……

  “孔日鑫,你笑得很邪恶……”

  温允斌离开后,孔日鑫算算时间,开车过去,差不多刚好赶上两个孩子放学,决定打电话跟安亲班告假,带孩子们去吃大餐,顺便商量“追妻计划”。

  可惜,他的计划老是赶不上变化。

  出门前,他才发现不知何时手机没电关机了,换了电池一看,全是女儿的未接来电,他查看女儿的简讯才知道杨家佳几个小时前受伤,同事已经先到学校接走元旦,女儿才会心急如焚,猛打手机联络。

  他飞车去学校接女儿赶赴医院,因为情况不明,父女俩的脸色同样苍白,原本就爱哭的女儿一路眼泪没停过,让他拧成一团的心更加纠结,紧握方向盘的双手都冒出青筋。

  好不容易赶到医院,因为媒体蜂拥而来,杨家佳动完手术送进病房后,门外仍有警方人员留守,严格过滤访客。孔日鑫还得等对方跟元旦确认后才被放行,想不到——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不怪他诧异,因为温允斌竟然先来探望杨家佳。

  “大伯。”

  孔蓉有礼地先向温允斌问好,然后立刻来到哭红了眼的杨元旦身边,不舍地掏出手帕为他拭去眼泪。

  “阿姨,你除了手和脚还有哪里受伤?有没有事?是不是很痛?”

  孔蓉焦急地看向刚清醒不久,唇色苍白,右手和左脚裹着厚厚纱布的杨家佳。

  “没事,就只有你看到的这点小伤,一点也不痛。”她没说谎,因为麻药还没全退。“是阿姨的同事太紧张了,明明叫他们别去学校通知元旦,结果他们还把人带来,也吓到你了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