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厚,老妈害羞起来更凶!”杨元旦装害怕,回头看向“准老爸”。“师父,这么恰北北的女生,你还敢霸王硬上弓?没被打死真是算你运气好。”

  孔日鑫干笑,无言以对。

  “先说好,我妈不能让人白亲的,既然你已经亲了她,就算照三餐被打、被踩,也要把她娶回家,以示负责。”

  “OK。”孔日鑫乐得很。“元旦,先叫声‘爸爸’来听听。”

  “爸爸。”他也想练习看看。

  “杨元旦!”

  在杨家佳冲出来“灭口”之前,两个男人极有默契地互看一眼,立即飞速冲回房里,先避难再说。

  什么叫做“一步踏差、万步皆错”,杨家佳终于深刻明白。

  竟然被儿子目睹奸情——更正,是不小心一时意乱情迷被人强吻。

  唉,害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儿子,只好留张字条要孔日鑫送两个孩子上学,自己早早就到派出所报到。

  唉,她昨晚一定是疯了!

  她想都不敢想,如果不是儿子突然冒出来,她和孔日鑫该不会真的就在厨房——

  “啪啪啪!”

  她用力拍打双颊,逼自己停止脑袋里快往限制级发展的画面,却止不住脸红心跳。

  果然,她真的爱上了孔日鑫,不只是朋友,已经默默发展为男女之情,再也不能自欺欺人。

  以为不会再为爱情狂热的心,因为那个男人,又活了过来,她不知道是好是坏。

  和元旦的父亲分手之后,陆续也有不少男人追求她,甚至还有长达两、三年都不死心的,她依旧不为所动,为什么这次竟然这么快就彻底陷落?

  没有鲜花、没有礼物、没有烛光晚餐,她和孔日鑫甚至连单独看场电影都没有,根本连追求都不算,她却已经爱上他,他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是一句“我爱你”,就让她手足无措,连回想起来都感觉全身酥麻、体温狂飙。

  唉,爱情的箭总是想射谁就射谁,毫无道理可循,等她发现,心已经是那男人的了。

  “元旦,先叫声‘爸爸’来听听。”

  “爸爸。”

  想起昨晚进房后,那一大一小在外头的对话,她实在好气又好笑,又好感动。

  她明白,就算不管双方都是单亲家庭,论才貌、论家世,她远远配不上孔日鑫,所以潜意识里一直认定彼此没有从朋友变情人的可能。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谁也不越过朋友的界线,就能相安无事地继续只暧昧、不谈情,她也可以避免再度受伤。就算将来的某天他爱上别人,大家还是朋友,她不必再承受被抛弃的苦,多好?

  可是孔日鑫偏偏说出口了,在她耳边说得清清楚楚,说他爱的不是别人,就是她。

  一句话,她脑袋就糊成一团;一个吻,让她的心到现在还发烫。

  条件那么好,干么不去爱别人,偏要做现成老爸?

  知道自己魅力非凡,听见她说不婚,干么还把惹人心乱的话和事都说尽做尽,害她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所以,她决定听听好友意见。

  “不晓得该如何是好,顺其自然就好。”

  周海蝶温柔浅笑,慈眉善目的,连口中吐出的话都宛如春风拂人。

  “你说得简单。”

  杨家佳大口咬下寿司卷,视线落在公园里无人的秋千上。

  “早上我在留给他的字条上写‘我不婚,再乱来连朋友都不用做!’,他够聪明就该选择遗忘昨天发生的事,免得大家尴尬。”

  “你忘得掉?”

  “那不重要。”

  “重要。”周海蝶凝望好友的眼光满是怜惜。“不重要,你就不会专程跑来找我吃饭、问我的意见。家佳,我感觉得出来,你真的很喜欢孔日鑫,既然你们相爱,为什么不顺其自然走下去?你真要让初恋男友阴魂不散地跟着你一辈子?”

  “什么阴魂不散?”杨家佳搓搓手臂,让她大白天的忽然感到阴风阵阵。“那个人没死,还成家立业,哪来的阴魂?何况,我对那个人早就无爱无恨。”她语气坚定。“从他抛下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再也不闻不问,任由他父母拿钱打发我和我妈的那天起,我的梦就醒了,现在看到他的照片,我也无动于衷,他对我来说,已经比陌生人都不如。”

  “我说的不是那个人对你的影响,而是那段感情。”周海蝶对着她摇头。“家佳,一次恋爱失败就决定不再相信任何男人,实在有点矫枉过正。再试一次,就算失败了,顶多就是你的失恋记录再添一笔,确认你的运气的确比别人烂一点,然后再回去过你们母子相依为命的日子。”

  她微笑接着说:“可是成功了,你会多一个相依到老的伴侣,元旦也能得到父爱,你当成女儿疼爱的孔蓉真的变成女儿,怎么算都是利多于弊,有什么不好?”

  有什么不好?

  杨家佳仔细思索好友的建议,原本就不甚坚定的心,动摇得更厉害。

  “唉,真不该来问你。”她烦躁地跺脚。“你这个人什么都往好处看,明明娇小柔弱,也认为天塌下来你能撑,在你眼里好像什么事都没有,都是我一个人自寻烦恼。”

  “本来就是。”周海蝶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当年最惨最苦的日子,你都能熬过来,现在你有元旦,还有我们这些好朋友陪你,还怕什么?孔日鑫要是敢做负心汉,你就打到他爸妈都认不出自己儿子,再联合元旦把孔蓉拐到你们这一边。人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你就让他先赔上女儿,再看要折他的手还是脚出气,让他再也不敢出现在你面前,这样够消气了吧?”

  “折手折脚?”杨家佳好笑地调侃好友。“人家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真是一点都没错。我们最温柔可人的小小蝶和黑帮大哥交往之后,讲话都有江湖味了,是不是口水吃多了?”

  “我、我才没有……”周海蝶胀红脸,结结巴巴地吐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好啦,不逗你了,看看你,脸红得像血管快爆了。”杨家佳捏捏她脸颊。“听完你说的话,真的感觉比较轻松一点,我保证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谢了。”

  “不客气。还有,雄哥他不是黑帮,他是——”

  “我知道,是你的亲亲恩人加男友嘛!”杨家佳一说,好友的脸色又红了。“我能不能狠下心折孔日鑫的手脚,我是不知道,但是你那位要是敢欺负你,我绝对手下不留情!不过……我怀疑那家伙块头大纯粹只是装饰,依他的个性,应该只有被你欺负的分。”

  “我才不会欺负他。”

  “也对,那么好的稀有男人,你疼他都来不及了——”

  “讨厌!不跟你说了。”

  “无所谓,反正我已经说完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