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孔日鑫的存在突然变得异常强烈,明明不是四目对望,她依旧能感觉到他转为炽烈的眼光正紧盯着自己不放。

  他靠得太近,以至于他的鼻息、身体散发出的热度,都逼迫她正视他的存在,无法忽视,心绪迟迟无法平静,反而更加心乱如麻。

  在他告白的刹那,有些她一直不愿深入探究的感觉,顿时清明。

  爱屋及乌?错了,那不过是她自我欺骗的藉口。

  以为自己曾被伤透的心再也无法接受任何男人,坚信自己再也不会傻得相信什么爱呀、情的,和任何男人顶多是朋友,不可能更进一步,所以对孔日鑫另眼相待,纯粹只因为他是孔蓉的爸爸。

  两人偶尔不经意的肢体碰触,让她心跳失控,她以为是自己多年不曾和男人亲近相处,因尴尬而起的正常反应。

  原本让他睡在家里还会无法入眠,现在不只习以为常,还能和他肩并肩看电视,安心地靠着他的肩入睡,让他抱自己回房,不可能是几个月的时间就对他全然信任,肯定只是因为有孔蓉在,他这个好爸爸不会乱来。

  两家人一起出去,他遇上女性友人,她会识趣地带开孩子们,可是远远看着他们开心笑语,她心里又觉得不太舒坦,但她认为不是吃醋,只是讨厌自己的亲子时间被他耽误。

  期待接到他的电话,不是因为想听他的声音,只是他很会说笑话逗她开心。

  梦见他,不是因为想他,只是相处时间太多。

  几个月来,她就是这么一次又一次说服自己,两人真的只是纯友谊,所以她能开心自在地和他相处,享受有人呵护、疼宠的温暖,甚至期待起两人这种对她而言最安全的相处方式,能长长久久。

  可惜,孔日鑫打破了那层模糊界线。

  在他告白的刹那,她心动不已,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无视对他早已生根、发芽的情意。

  可恶!

  维持原先比朋友更亲、近乎家人的关系,游走在朋友与情人的暧昧之间,谁也不用担心被谁负了不是很好?为什么偏偏要告诉她——

  “别想装作没听见。”见她低头不理,孔日鑫没打退堂鼓,倒是更进一步。“杨家佳,我爱你。”

  她听得清清楚楚,所以慌乱得手一颤,手中的碗掉落,正好击中盘子,顿时碎成一堆破瓷片。

  “小心别碰!”

  “都是你——”

  同时出声的两人,下一秒,同时噤声。

  他急着倾身察看她有没有受伤,她羞恼得抬头,想骂他一顿,两人的唇瞬间贴上,密合得连一点空隙都没有,听见彼此的剧烈心跳。

  “我不是故意的。”

  回过神的孔日鑫率先声明,毫不停顿地接着说——

  “现在才是故意。”

  不给杨家佳任何反应机会,食髓知味的孔日鑫再度吻上令他欲罢不能的甜美樱唇,伸展双臂将她的娇柔身躯紧拥入怀。

  她的慌乱、她的羞恼、她的不知所措,他一一看在眼里、喜在心底。

  他清楚她的个性,不喜欢,她会在第一时间说清楚,直接叫他死心,要他退回朋友的位置,不然连朋友都做不成。

  那是他最害怕的情况,真是如此,他恐怕要把恋爱当革命,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庆幸的是,老天爷果然还是站在改邪归正的他这边。

  她的反应在在印证元旦的话没错,家佳果然是喜欢他的,她的一切表现早就出卖了她的心。

  比方说现在,他恣意品尝着她的甜美,却还没被一脚踢去墙边,原因只有一个——

  她,舍不得。

  舍不得?

  没错,她发现自己无论用摔的、用踢的,都有机会制伏这个放肆吻她的男人,让他至少得瘫在床上彻底反省三天,甚至更久,却因为舍不得让他受伤,她束手无策。

  原来,自己已经那么喜欢他了……

  孔日鑫越是进逼,她越是无路可退,被迫一再面对自己的真心,发现自己陷落得比原本预期的更深,方才在他面前大言不惭说什么不信、不爱了,现在都成了笑话。

  理智狂喊着推开他,身体却更加渴望他的亲近,他的吻像浸了毒药的蜜,让人无法抗拒、渐渐上瘾,麻醉她的思绪、蛊惑她的本能,让她放弃无济于事的挣扎,感受他给予的欢愉,情愿耽溺其中,不可自拔。

  “家佳……”

  他火热的呢喃在她耳畔回响,几乎勾走她的神魂,却不知道她眸光迷蒙、粉颊嫣红,比酒更醉人,把他迷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确定自己真是爱惨了这个女人,一个吻就让他快上天堂。

  “嗯哼!”

  暗夜一声轻咳比鬼还吓人,当场浇熄了两盆熊熊燃烧的爱火,原本还像口香糖紧黏不放的孔日鑫和杨家佳立刻弹开。

  “虽然说言教不如身教,不过你们两个确定要这么早让我明白小孩是怎么生出来的吗?”

  孔日鑫和杨家佳瞪着站在厨房门口、面露暧昧笑容的杨元旦,脸红得像快爆血管。

  “喔!”

  孔日鑫发出惨叫,因为有人气呼呼地踩了他一脚,随即没脸见人地逃离厨房。

  “妈,我可以改喊师父‘爸’了吗?”杨元旦不怕死地瞅紧老妈。

  “砰!”

  杨家佳踩到自己的脚,摔成狗吃屎。

  “家佳!”

  孔日鑫看得心疼,不管脚痛就要跑去扶人。

  “不准过来!”

  杨家佳恼羞成怒地瞪他一眼,随即转向儿子装凶狠。

  “杨元旦,你不怕被我痛扁就喊看看!还有,刚刚是你在作梦,什么事也没发生,睡醒就给我忘光光!回去睡觉!”教训结束,她以光速闪进房里、上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