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没、没事。”他顺过气,啼笑皆非地望着她。“只是你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半天不说话,一开口就吓死人。”

  “我不是说了,我时间不多,就算有时间,我这个人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她回座擦擦嘴、喝口果汁,继续说:“不然我们先假设,万一你女朋友要跟你分手,你会寻死寻活、一蹶不振吗?”

  “什么?”他光听就觉得好笑。“你认为我孔日鑫会是为了一个女人就不要命的笨蛋吗?我是一个孩子的爸,对我来说,没什么女人比我女儿更重要,会让我失去她就痛不欲生的女人,老实说,这辈子我还没遇过,应该也不可能会有。”

  “人不要太铁齿。”不晓得为什么,他最后那几句话听起来满刺耳的。但,又跟她有什么关系?“算了,我对你的爱情观没兴趣。既然知道你对你女朋友没爱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小蓉担心会伤害你的问题也就不存在,那么,为了小蓉好,请你认真考虑和现任女友分手。”

  “为什么?就为了昨天她太晚通知,让小蓉挨饿?”

  很奇怪,对于她无端干预自己私人感情,孔日鑫并无不悦,但很好奇她的出发点。

  “那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她要小蓉不可以告诉你她没照顾小蓉,要说她带小蓉吃了面,临时有事提早走,不然小蓉就是存心害爸爸生气的坏孩子。”

  “什么?!”

  因为太讶异,孔日鑫张了张嘴,说不出下一句。

  她摇头。“如果不是为了小蓉,我也不想管人家的家务事,可是你这个老爸的真的太失职,让我看不下去,就算以后你不当我是朋友,我也要把话说清楚。”

  杨家佳越说越难过,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说:“你女朋友不是第一次威胁小蓉,但小蓉担心惹她生气,会害你们吵架、分手,让你伤心难过,所以小蓉相信配合对方说谎是‘善意的谎言’,才能让你安心,结果你也傻傻地不知道状况,还问小蓉要不要让对方当她的新妈妈,吓得她连作了好几天的恶梦……”

  孔日鑫专注地听着她说的一字一句,原先舒展的眉渐渐拧起。

  “这些事都是小蓉跟你说的?”

  “大部分是,有些是元旦告诉我的。”

  他沉吟片刻。“你确定不是小孩子为了争宠——”

  “不可能。”她立刻加以否决。“别的小孩子可能会因为不想要新妈妈、为了吃醋争宠而说谎,可是小蓉太善良,她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她最爱的爸爸,所以她其实很怕你女朋友,也没在你面前说过人家半句不好,对吧?”

  孔日鑫哑然失笑。

  是啊,他理智地设想一般孩子的心理,却忘了自己女儿的性情,还让别人点醒,真是丢脸。不过,比起自责,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该做。

  “喂,是我。我想,我们分手吧!”

  杨家佳看他忽然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心生好奇,接着就听见他说出让她瞠目结舌的话。

  “原因?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应该心里有数。认识之初我就说过,不管是多优秀的女人,能真心疼爱我女儿,才会是我考虑交往的对象。既然你不是真心喜欢小蓉,我们之间也毫无可能……好,我也想听听你怎么解释,七点老地方见。”

  孔日鑫干脆俐落地合上手机,抬头瞧见杨家佳一脸惊愕,原本气怒的心情顿时变得好笑。

  “吓到你了?”

  她点点头,无法置信这男人竟然真的听她的话,打电话和女朋友分手。

  “打电话之前,你都不用先跟你女儿确认?不怕我是吃饱没事做,专程来找你麻烦?”

  “不可能。”他果决地回答。“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不过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会无事造谣的人,而且,小蓉比信任我这个爸爸更相信你,我有什么理由怀疑?我相信你的人格。”

  “我看你是相信我制服上的警徽吧?”她失笑,被他如此无条件地信任,害她压力好大。

  “或许潜意识里是有那么一点吧。”他坦言不讳。“还有件事想麻烦你,分手可能要花不少时间,而且平时帮我照顾小蓉的保母要去泰国一星期,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再麻烦你和元旦帮我照顾她?虽然我也可以送她去我阿姨家,可是她好像更喜欢和你们在一起。当然,如果你不方便——”

  “可以,我们家的大门随时为小蓉敞开。”她干脆地答应。“我会打电话叫元旦下课直接带小蓉到安亲班,那里是我朋友开的,就算我来不及接他们,她也会帮我送孩子回家。如果你耽搁得太晚,让小蓉住在我家也没关系,反正明天周六,孩子们不用上课,你明天再来接人也行。”

  “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她看看表。“时间差不多,我该走了。”

  她正要抽走帐单付帐,孔日鑫却快一步抢来。

  “就算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和晚上帮我照顾小蓉,这顿让我请,OK?”

  时间真的很紧迫,杨家佳也懒得跟他抢帐单。

  “那就谢了,再见。”

  她如来时一样急匆匆地离开,心境却和来时大不相同。

  原以为要费一番心思,才能让孔日鑫相信女友欺负小蓉,没想到他这么好沟通,总算了了她心中牵挂,不必再担心可爱的小蓉蓉被欺负,有苦说不出。

  她好心情地走出简餐店,正好见到一个没戴安全帽的年轻人骑上摩托车,她立刻快步跑去训了他一顿,盯着他进对街车行买了安全帽戴上。而这一幕,全让坐在窗边的孔日鑫尽收眼底。

  “不是说在赶时间?”

  像在回应他的自言自语,下一秒,杨家佳低头看了眼手表,随即往停车处拔腿快跑。

  “这女人怎么老是在跑?”孔日鑫忍不住笑道。

  倏地,他敛住笑容,终于发觉自己不寻常的地方。

  他刚才打电话和女友分手,应该心情很糟、很难过,为什么还笑得出来,而且感觉是如释重负?

  他苦笑。看来有必要在今晚之前,好好厘清自己这复杂意外的心思……

  晚上七点,孔日鑫走进友人经营的Lounge Bar,经过吧台,和身兼调酒师的友人点头打招呼,对方立即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视线往包厢位置轻扫一眼,对着他用手指摆出一个V,从眼睛往下划,示意他里头的人正在哭。

  孔日鑫早有预料,也是怕场面难看才订了包厢,对于友人的好奇眼光只能回以苦笑。

  “日鑫……”

  一看见男友进包厢,李丹妃立刻装出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哀怨凝望,不到十秒就滑下两滴泪。

  孔日鑫在女友对面坐下。友人早已体贴地将他惯喝的酒和小菜送上,看来是不会有人不识趣地进门打扰了。

  “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哭已经无济于事,我给你解释的机会,是想看看我们还有没有做朋友的余地,如果你是想挽回这段感情,很抱歉,已经不可能。”

  他并非硬心肠,可是经过一整个下午的仔细回想和思索,他终于明白这段感情的盲点就是女友的眼泪攻势,和他的不忍心。

  认识不久,她哭着说喜欢他到无法自拔,就算知道他已经有一个女儿,也希望能以结婚为前提和他交往。

  当时他觉得她很可爱、很真诚,所以对她即使很欣赏,但没有特别心动,还是答应试着和她交往。

  之后,他介绍她和朋友认识,她却私下找对方谈理财规划,他希望她公归公、私归私,别把他的朋友拉为客户,免得理财有个闪失,朋友见面就尴尬了,但她可怜兮兮地泣诉达不到业绩会如何被主管痛骂,结果他自己也掏腰包买了基金给她做业绩。

  交往期间,不止一位朋友看过她和不同男人手挽手去吃饭,或上夜店喝酒跳舞,他不悦地追问,她眼眶含泪地诉说明明不喜欢喝酒跳舞,但又不得不打好人际关系,和同事、客户交际应酬的苦处,讲得万分委屈,换他反过来安慰她。

  他们之间好像一直是这样,遇上什么事,她一哭,他就心软,然后不了了之。

  但是这一回,他不打算再心软、再退让,任她以泪水继续予取予求。因为他发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其实已经厌倦这样的相处模式,当自己无法肯定地答覆两人何时要结婚,而是希望她能试着和女儿相处、得到女儿的认同,一再回避问题,其实心中早就放下和她共度一生的可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