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这个人真的很有趣。”她自认败给他了。“好吧,如果是朋友的话,我可以接受。”

  “要跟你做朋友还真不容易,我才想你下一步该不会叫我跟你去警局测谎,幸好你的‘恐友症’还没严重到那种地步。”

  “我才没那么夸张。”她指指他面前快糊成一团的面线。“快吃,都凉了。”

  “手机先借我一下。”

  看着孔日鑫伸出的大掌,杨家佳有瞬间的犹豫,可是最终还是没多问,把手机交到他手中。

  毕竟,她封闭自我太久,真的很多年没交过异性朋友,试着信任别人……

  “好了,我已经把我的名字和手机号码输入,回去问问你老公什么时候有空,我们来办烤肉趴。”孔日鑫将手机连同自己的名片递给她,眨了眨眼。“之前我以为你未婚,现在知道你已婚,我也怕你老公误会我对你有非分之想,还是大家一起见个面、认识一下比较安全。看你那么谨慎,家规搞不好很严,这么做比较好,对吧?”

  望着他真诚的笑容,杨家佳觉得自己既然答应交他这个朋友,就不该继续误导他。

  “不用问了,因为我没有老公。儿子是我年少轻狂闯的祸,和你一样,我一点也不后悔,还十分庆幸生下他。”

  不知是处境相同,还是他的诚恳坦率令人安心,杨家佳发现自己没有平日向旁人解释时常会感受到的别扭尴尬,在他面前的她很轻松,就像聊着自己今年几岁一样简单、容易就说出口。

  “我们的共通点还真是与众不同。”

  原来她是单亲妈妈……孔日鑫笑意渐淡,除了意外,更有感慨。一个人扶养孩子长大的辛苦,他比谁都明白,那么善良又正直勇敢的好女人,怎么会有男人舍得伤害她?

  “你慢慢吃吧,我得回派出所了。”她发现两人吃碗猪脚面线竟然耗了一个多小时。“你OK的话,烤肉就约下个礼拜日,那天我刚好轮休。不过因为我们还不太熟,我会带个可以一拳撂倒一头牛的跆拳高手同行。如果要改时间、地点,再和我联络,Bye!”

  一拳可以撂倒一头牛的跆拳高手?

  孔日鑫摇头失笑,和她挥手道别,目送着她身着女警制服却更显修长窈窕的优美背影,不得不同意她对男人多加防范是理所当然。

  只是……究竟是怎样的过往,让她的防备心如此强烈?即使答应和他当朋友,还是流露着明显警戒?

  难道,和孩子的爸有关吗?

  这念头滑过心头,他轻轻皱眉,自己也没察觉的不舍之情在心头悄悄蔓延……

  杨家佳如往常一样,工作结束后便迫不及待地返家,和宝贝儿子享受幸福的“两人世界”。

  “我回来——”

  “阿姨好。”

  “小蓉蓉~~”

  晚上八点多,没料到儿子可爱的小女友还待在家中,杨家佳开心地上前抱起向她问好的孔蓉,凑上唇就在小女孩粉颊上用力一亲。

  “妈!”拦阻未及的杨元旦叉腰抗议。“这样叫性骚扰!你根本就是‘亲亲狂’!”

  “小蓉蓉,你讨厌阿姨亲亲吗?”她不理儿子,对着小女孩博取同情。

  “不讨厌,一点都不讨厌。”孔蓉摇头,就怕最喜欢的家佳阿姨难过。“我知道阿姨是因为喜欢我才会抱我、亲我。”

  “那就好。”

  杨家佳放下孔蓉,以胜利者的得意嘴脸瞅着儿子,大方展开双臂。

  “原来是有人喝不到汤嫌汤烫,儿子,老妈不会重女轻男的,过来,赏你一个特大号亲亲!”

  “免了!”

  他不敢过去,立刻绕到沙发后,做好随时落跑的准备。

  “你爱亲亲小蓉就好,我Pass。”杨元旦双手在胸前摆出个大X,严正拒绝。

  不要怪他这个做男友的没义气,推女友入火坑,反正孔蓉喜欢跟老妈亲近,也觉得无所谓,但他都十岁了,还是个男生,要是在女友面前被老妈当小宝宝抱抱、亲亲,那才丢脸。

  “人家孔融让梨,我们家元旦让‘吻’呀!”杨家佳嘻皮笑脸地逗弄儿子。“也对,你从小让老妈亲到大,已经不稀罕,现在比较想要的应该是小蓉蓉的亲亲吧?”

  她才说完,一对小情侣同时脸颊飞红。

  “我们……没有……”孔蓉胀红脸,小小声地声明。

  “嗯,没有就好。”杨家佳满意地摸摸小女孩的长发。“小蓉蓉,你要记得阿姨的话,和男生牵手再来就是亲亲,亲亲再来就是脱衣服睡觉,睡觉之后就会大肚子,然后就会生出一个捣蛋鬼,让你没时间读书、没时间玩,小姐还没当过瘾就升格当妈,所以最少、最少在十八岁之前绝对不能跟男生袒裎相见,包括我们家元旦——”

  “妈!”他真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我们才十岁,你扯到哪里去了?!”

  “未雨绸缪,不行吗?”

  她可是有过切身之痛,况且现在的孩子身心发育比她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不叮咛,万一她不到三十岁就从老妈升格当奶奶,才真的叫做后悔莫及。

  更恐怖的是,以此类推,搞不好她四十几岁就当“阿祖”——

  “小蓉蓉,你要记住,男生的甜言蜜语听听就好,女孩子最少也要过了十八岁再谈结婚生子,知道吗?”杨家佳越想越可怕。“阿姨说的话千万要牢记,别学我那么笨,七早八早就生了元旦这个麻烦——”

  “妈,我们家惹麻烦的明明是你吧?”这一点,杨元旦非得举手抗议。

  “是啦,我知道你厉害、你天才,最好是有神勇到一出生就会自己把屎把尿,还会自己找奶喝,天生天养到这么大。”

  杨元旦很识相地缩回高举的手,宁愿承认自己当过麻烦。

  “对了,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解决完儿子,杨家佳转向孔蓉,回到正题。“小蓉,你爸知道你在我们家吗?”

  她听儿子说过,孔蓉是由爸爸扶养,而且小元旦似乎很欣赏“未来岳父”,说了他不少好话,什么当导游又会讲多国语言,想环游世界不用烦恼,煮饭炒菜只比阿基师差一点点,想吃牛排还是义大利面都可以点餐,而且俊逸脸蛋远胜过她喜欢的基诺?李维,身材够格当男模,笑起来像阳光灿烂,还有——

  老妈,要不要倒追?儿子可以帮忙喔!

  听听看,这哪像十岁小孩说的话?

  唉,说起来该怪她这个当妈的不好,人家床头故事说的是白雪公主和灰姑娘,她是手边的言情小说拿来照着念,老师夸奖儿子文笔优美、抒情文用辞特别好,请教她从小都让这位优等生看什么书?她可是心虚得很,只能干笑。

  “怎么可能知道,小蓉她爸公司临时有事,说要晚上十点才能回家,本来小蓉下课就直接到平日负责照顾她的王妈妈家,后来小蓉她爸又打电话说他女朋友自告奋勇要来家里照顾她,结果小蓉回家饿到快八点,那个阿姨才打电话说她临时有事没办法过去,要她自己去外面吃饭。”

  “八点?”杨家佳不悦皱眉。“太夸张了,有事也该早点说,怎么可以让小孩子饿到那么晚?结果呢?小蓉晚餐怎么解决?”

  杨元旦学母亲皱眉摇头。“叔叔不喜欢小蓉吃垃圾食物,所以家里没有泡面、零食,正好我打电话给她,就过去接她来我们家,炒饭给她吃,陪她做功课,想说等你回来再问你要怎么办?”

  “问我怎么办?”杨家佳想都不想便回答:“打电话叫她爸来接人,顺便让我骂他几句,不然呢?”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

  被男友眼光一扫,孔蓉识趣地接着说:“阿姨说,不可以告诉爸爸她没来家里,要说她带我去吃面,临时有事提早走,不然我就是存心害爸爸生气的坏孩子。”

  “我听她在放——”

  “妈。”

  杨家佳被儿子适时提醒,硬是把到嘴的“屁”吞回去,免得天真可爱的孔蓉被自己污染。

  可是,她真的气不过。

  “老实说,你爸为什么会看上那种说一套、做一套的女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