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约会?随意的一个念头,让她粉颊立刻染红。

  “乱想什么?我只是为了还钱,不得不来。”

  没错,就只是这样而已。

  她的心已经如老僧入定,这辈子只为工作、为儿子而活,再也不会为任何男人心动。

  自己心思纯正,明天请完该请的一餐、付完该付的修理费之后,桥归桥、路归路,跟那个男人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有时候,人真的不能太铁齿。

  两天后的正午,她又和孔日鑫见面了。

  “昨天害你等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她客客气气地询问孔日鑫。“真的只要请你吃猪脚面线就好?”

  “良心过意不去?”他乘机加码。“那等你哪天有空,再补我一碗牛肉面,如何?”

  她干笑。“你还真是很爱吃面。”

  “嗯,我最爱吃的就是各种面食。”他点头承认。“我知道有家牛肉面店很好吃,等你确定哪天有空,我们再一起去吃,说定了。”

  杨家佳苦笑地点头,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

  昨天发生一起情况严重的家暴案,需要女警陪同戒护,因此她临时被叫回派出所,处置妥当后便直接去安亲班接儿子,然后又跟好友去她开餐厅的老公那儿吃大餐,完全忘了和人有约的事。

  今天早上上班,值班同事才告诉她,昨晚有个男人在派出所对面的超商闲逛了三个多小时,店员跑来请他过去盘问,深怕对方是预谋犯案。

  结果男人回答是在等人,只是女方迟迟未到,拨打手机也不通,他想走,又怕对方只是一时有事耽搁,正在赶来的路上,不知不觉就等了那么久,根本是个被女人放鸽子还傻等的笨蛋,没想到帅哥也是会吃瘪的……

  同事是当成笑话,她却听得冷汗直冒、心虚不已,终于想起自己就是那个没发现手机没电,好吃好睡却害人家整晚苦等,还被警察盘问、嘲笑的元凶。

  欸,她这个脑袋在公事上很尽职,该记的丝毫不敢遗漏,可能就是工作过度,在私事上却经常放空,闹出不少笑话,她也很伤脑筋。

  但是害到朋友,她还可以皮皮地撒娇道歉,害到“半生不熟”的才尴尬。

  心虚内疚的她急忙翻出孔日鑫的报案资料,按他留下的联络电话打去道歉,才有了这顿午餐之约。

  这碗猪脚面线原本就是她欠的,再补请一碗牛肉面也是理所当然,她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只是……

  为什么她忽然有种错觉,好像这男人不管是怎样,一定还会蹦出让她继续请第三顿饭的理由?

  嗯,至少她马上就想到了一个——

  “修车费……”

  孔日鑫摇头苦笑。“老实说,修车厂老板是我朋友,听我说了事情经过之后,一毛也没收,免费帮忙维修,除非要我伪造文书,我才拿得出收据向你请款。”

  “你没骗我?”杨家佳半信半疑。

  “不跟你索赔又不犯法,有什么必要编谎骗人?”他听然笑道:“真的,我做人还算成功,人缘也不错,所以得到免费维修,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我朋友的修车厂,让你当面问他。”

  “不用了,我相信你就是。”吃完饭还跟他走?她又不是疯了。

  他笑咪咪的。“也对,我们是朋友,你本来就应该相信我。”

  “我们是朋友?”她挑眉,可不记得自己承认过。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会在这一起吃饭?”孔日鑫下定决心非结交她这个朋友不可。

  “那是因为我欠你人情——”

  “你看起来不太乐意……”他故意一脸委屈。“还是你认为我只是个导游,不够资格跟你做朋友?”

  心软的她连忙解释。“我没那个意思。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做导游,而且我是警察,又不是什么政商名流,交朋友还挑人家职业?再说,导游哪里不好?”

  他当然知道导游没什么不好,那原本就是他随口扯的藉口。

  “还是你嫌我长得丑,做朋友大家在一起很难看?”他继续胡扯,还一副心灵受伤的模样。

  “怎么可能?你真爱开玩笑。”这个问题让杨家佳啼笑皆非。

  他长相算丑,那其他人要算什么?妖魔鬼怪?

  “所以你没有不能跟我做朋友的道理,不是吗?”他信心十足。

  杨家佳哑然失笑,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硬要和自己当朋友。

  他长得帅气有型,穿着品味又优,加上如暖风徐来的温厚嗓音、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若是时光倒流十年,绝对会是让她怦然心动的类型。

  可惜十年后的现在,她对帅哥已经免疫,不再是当年轻易被爱冲昏头的小女生。

  “让我搞清楚一点,你的朋友应该不少,为什么非要我当你朋友?因为我长得还可以?”她的心底悄悄筑起防备。

  “你客气了,你长得不只‘还可以’,不过这不是原因,我欣赏的是你的行事作风。”孔日鑫坦白说出想法。“也许你不相信,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交你这个朋友会是我的损失和遗憾,毕竟是你让原本不相信世上有好警察的我从此改观,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很欣赏、敬佩的女人。”

  “嗯……很动听,你都是用这些话来把妹的?”

  杨家佳自动把他的真心话归类为甜言蜜语,顺耳,但聪明女人绝不会当真。

  “第一,你该敬佩的是生你养你的老妈。第二,我的确是好警察没错,所以认识我绝对沾不到任何好处,违规罚单还是得老实去缴,如果犯法我会领头抓你。第三,我不是‘妹’,外表看来或许像二十左右,其实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我绝对不可能和男性朋友搞暧昧、变情人。”

  她故意停顿一下,皮笑肉不笑地接着说:“我想,现在你一定很吃惊,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直觉出错,对吧?”

  孔日鑫瞠目结舌,一时答不出话来。

  一个孩子的妈?所以她是——人妻?!

  一股猝不及防的郁闷感袭上他心头。

  下一秒,他对自己的感觉更加诧异。他应该只是单纯想交个朋友,不牵扯男女感情,不是吗?为什么要郁闷?

  “我也有一个女儿,看来我们做朋友又多了一个好处,就是能互聊爸妈经。”

  既然知道杨家佳已是人妻,做人也算有原则的自己就会单纯将她当朋友,不会别有他想。

  杨家佳一愣。

  她以为孔日鑫是想藉机追求,结果他已经结婚生子,所以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或者……他以为死会还能活标,想发展婚外情?

  “既然你那么诚意想和我交朋友,也不是不可以。下回约你老婆一起出来聊聊,她相信我们之间只有纯友谊,我就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这招还不治死他?

  “你对男人戒心很重喔?”他感受得到她的排拒。

  她点头。“对,尤其是已婚男人,最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免得惹到一身腥。”

  “幸好,我未婚。”他不追问原因,很有诚意地坦白道:“孩子是我年轻时不懂事闯的祸,不过我不后悔,因为我女儿真的很可爱,我很爱她,所以正考虑要不要和现任女友论及婚嫁,稳定地交往。”

  这回,杨家佳又愣住了。

  没想到他和自己一样是单亲家庭,而且看他态度坦然,连自己没老婆,但有个论及婚嫁的女友也诚实说出,好像真的不是她以为的那种想搞外遇的男人……

  “我女朋友也有很多谈得来的男性友人,不会介意我多个异性朋友,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办个烤肉派对,介绍我女朋友和女儿跟你认识,也欢迎你带你老公和小孩来,让我女儿多个小玩伴也不错。”

  他的态度真诚到让杨家佳觉得自己一再怀疑他,好像真的很不该。

  “所以,你真的是单纯想交我这个朋友?”

  “当然。”他笑笑说:“我某个损友说,父亲欠下的风流债会报应在女儿身上,所以除了我女友之外的女人,对我来说就是观赏作用,一切都是为了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将来跟我说:‘爸,我被劈腿全是你害的!’,那我一定会哭死。”

  “呵。”他生动的表情逗笑了杨家佳。

  “我是说真的,你还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