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奉子再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是因为她长得清纯可爱,还有一双美腿,也不是她发起狠来的那股泼辣带劲,而是想到她为了从匪徒手中夺回金项链的正义感与勇气,还有不忘回头安慰陌生老奶奶的细心、耐性与善良,真的够格被称为人民保母。

  能让他打从心底敬佩、欣赏的女人,她算是有史以来第一位。

  “阿婆,真的不用我送您回家吗?”

  老奶奶情绪平复后,杨家佳小心地扶她站起,庆幸老人家除了有些擦伤,没受其他伤害。

  “不用啦,我有打电话给我儿子,他要来载我。警察小姐,啊我一定要去警局吗?”老奶奶听杨家佳表明身分,也知道要去警局备案。“其实金项链找回来就好,可能那个少年仔也是艰苦人——”

  “阿婆,再艰苦也不能为非作歹,他好手好脚,跑得像飞的一样快,有什么工作不能做?您一定要去指认他,让他受法律制裁,才不会害别人又被抢。”

  “好,小姐你说应该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老奶奶完全奉杨家佳的话如圣旨,立刻保证会去指认抢匪。

  说完不久,老奶奶的儿子十万火急地赶到,向杨家佳道谢再道谢,随即接走老母亲。

  “抱歉,让你久等了。”杨家佳走向一直杵在那儿等候的孔日鑫。“原本是想把项链还给阿婆就回来跟你算帐——”

  “算帐?”

  这让一直沉醉在女警温柔的孔日鑫忽然清醒,急忙为自己寻求脱身之道。

  “小姐,我在这件事里完全算是个无辜的被害人,应该也没对你逮捕抢匪造成任何阻碍,说要找我算帐也未免——”

  “是你要找我算帐。”

  杨家佳好笑地打断他,走过来敲敲他爱车的后车厢。

  “你拚死拚活追上来,不就为了向我要修车费?忘了?”

  孔日鑫松口气。原来说的是这个,还以为自己也得去警局坐坐。

  “不是忘了,是不用了。”他大方一笑。“要讨也是跟那个抢匪讨,你是为了执行公务,我跟你要修理费,恐怕会遭天打雷劈。”

  “我今天休假,不是在执行公务,没理由让你平白损失。”

  她从背包里拿出纸笔,飞快写下一串字。

  “这是我的名字和我们派出所电话,看你送修花了多少钱,打电话告诉我,我会支付。”

  她低头看了眼手表。“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一步,再见。”

  “等——”

  孔日鑫才开口吐出一个字,杨家佳已经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这个女警会不会太正直了一点?”孔日鑫望着她的背影苦笑。

  无论她是什么身分,休假还是执勤,都是因为英勇捉贼才踩坏他的车,他钦佩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真的去向如此难得的好人讨修车费?

  电话他是不会打了,那么她留下的字条——

  “杨家佳。”

  看着字条上的清秀字迹,孔日鑫想起她一跃上车,比电影特技演员更俐落的神勇画面,双唇扬起好看的弧形。

  “还真是让人一见难忘,像太阳一样热力四射的佳人……”

  他浅笑,将字条随手放入裤袋。

  留下来当作今日奇遇的纪念品,似乎是个不错的决定。

  谁知道?搞不好她将来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警政署长呢!

  刚赴完晚餐之约,回到自己雅致套房的李丹妃,随手将一袋麻酱面交给帮她开门的小女孩。

  “快吃,待会儿你爸就回来了。”她不耐烦地吩咐小女孩。

  “阿姨不吃吗?”孔蓉有礼地询问。

  “我和朋友吃过了。”

  李丹妃摸摸肚子,下午送贷款待签文件去客户那儿,开连锁餐厅的刘董招待她享用了一客顶级牛排;下班前,知道她名花有主仍然积极追求的高大少,又载她去新开的海鲜餐厅饱餐一顿,今天的她还真是有口福。

  “吃慢一点,真是没规矩。”她瞪了眼急急吃面的小女孩。

  “是。”

  晚餐拖到快九点才有东西吃,孔蓉肚子饿得咕噜叫,吃的速度急了点,可是被爸爸的女友一念,她立刻乖巧回应、放慢速度,不想惹阿姨不高兴。

  李丹妃对她的听话还算满意。“记得,万一你爸问起,要说我有每天陪你吃晚餐、盯你写作业。”

  “每天?”应该说只有两天吧?

  “这是善意的谎言。”李丹妃说得理直气壮。“阿姨工作忙,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照顾你,你十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早就该懂事照顾自己,是你爸太会操心,非要有人看着你才能安心出国,如果你老实说阿姨太忙没时间陪你吃饭、做功课,下回你爸一定会浪费钱请人照顾你,而且还会生阿姨的气、和阿姨吵架,你应该不想害我们吵架吧?”

  “不想。”她最害怕别人大声争吵的场面了。

  “很好。”李丹妃浅笑,揉揉她的长发。“我就知道你乖、懂事,所以照阿姨交代的说,你爸就会开心,明白吗?”

  “明白。”

  “好,你慢慢吃,阿姨去洗澡了。”

  “嗯。”

  孔蓉看着漂亮阿姨离开,这才安心吃面。

  她不笨,阿姨却把她当成三岁小孩哄。

  爸爸希望她和阿姨多相处、培养感情,所以这回出国特地带她来阿姨家住,交代阿姨下班顺路去安亲班接她、照顾她。

  结果这几天她自己搭公车回来,两个人也只有一起吃过两次饭,因为爸爸给的生活费全在阿姨那里,运气好一点,阿姨会提前给钱要她在外头解决晚餐,惨一些的话就像今天,等到肚子快饿瘪了才有得吃。

  因为她喜欢爸爸,爸爸喜欢阿姨,所以她不能让阿姨讨厌她,害爸爸失恋伤心,那她也会很难过,所以万一爸爸问起,她会乖乖按阿姨的交代,说“善意的谎言”。

  可是……

  唉,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表里不一的阿姨。

  在爸爸面前,阿姨又温柔又贤慧,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笑起来比玫瑰花还甜美,还会和爸爸、她一起做寿司,三个人带着去郊游野餐。

  可是两人独处时,阿姨总显得很不耐烦,不太想理她,几次明明是阿姨主动向爸爸说要陪她做功课,却对她的提问一点耐性也没有,习题做错还会拧她大腿,瘀青总要好几天才会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