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你这个大笨蛋!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爱我?你没事就乱放电,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是你自己说一辈子都不可能爱我,是你自己说的!你这个大坏蛋,一点都不懂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要带着安安离开你,还那样凶我,呜——”

  邹丹菱气得不断抡拳槌他胸口,年轻时说不可能爱她说得那么直率又斩钉截铁,现在说句爱她却玩暗示又拖拖拉拉,让他们差点因为误解彼此真心而从此失去对方,让安安冤枉失去得到父爱的机会,她满肚子委屈和埋怨,不出出气会呕死自己!

  “你没爱过谭景闳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说过——”

  忽然间,苏亦耘明白了,因为恍然大悟而瞠目结舌,像根木棍傻杵。

  事情全坏在他自己说过的话,是他让邹丹菱打从相识之初就清楚认定他们彼此这辈子除了朋友关系,不会再有其他可能,如果她爱上他,他会为了她好和她断绝往来。

  “所以,你暗恋的人一直是我?”他又惊又喜,一切全明白了。

  所以她不敢说,怕说了连朋友都做不成,只好拿谭景闳当挡箭牌敷衍,他居然也傻傻相信,白喝了几大缸醋。

  “别打了,打死我你就没老公了。”苏亦耘抓住她双手,直接抓到自己身后,形成环抱他的暧昧姿势。

  看见他脸上挂满得意又幸福的笑容,邹丹菱好不服气,早知道自己该沉住气,多折磨他一阵再让他知道自己心里一直只有他的大秘密。

  “谁是你老婆?”

  “邹丹菱。”他皮皮地咧嘴笑。

  “我没答应要嫁给你。”她嘴硬。

  “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娶定了,你这辈子和我唯一的关系就是“夫妻”,没有其他可能,这次我很确定,保证到死都不会再有改变。”

  “我才不——”

  猜想她今晚肯定想给他一路回答“不”到底,苏亦耘干脆不说话,直接封了她的唇,非常乐意改用行动证明自己和她不只是一夜夫妻的缘分,接下来数不尽的夜晚他都会是她唯一的枕边人。

  呵,这回他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肯定能顺利结婚,妻子、儿子一举到手,双喜临门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