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亦耘,我跟你妈先把孩子带开,不管你打算怎么做,今晚就把事情处理清楚!”

  “我打算跟她结婚。”苏亦耘立刻回答父亲,这才是他今晚将孩子的妈拉来“介绍”给家人的原因。

  “我不要!”邹丹菱想都不想就拒绝,想也知道他只是为了留下儿子。

  “你——”好,他忍住气,转头看向儿子。

  “安安,你想要跟妈妈住、跟爸爸住,还是跟爸爸、妈妈一起住?”

  原本正在哭闹中的安安听见爸爸突然丢来的问题,一时忘了哭也忘了闹,怯怯地看了父母一眼。

  “我想跟妈咪和爹地一起住。”他噙着泪,小小声地回答。

  “很好,你乖乖跟爷爷奶奶去睡,爹地保证明天醒来你妈咪还在这里,不会离开。”

  “真的?”

  安安看着妈妈,摆明要妈妈答应才算数。

  “你今天想带走他是不可能了,不说一声让儿子安心,难道想让他哭上一整夜都不睡?”

  邹丹菱瞪着他,气归气,却又不得不承认此刻苏家人多势众,她的确没办法光靠哭闹就让爱孙心切的苏家两老把孩子还来,舍不得让安安因为担心她而一夜哭闹,她也只能按他说的出声安抚儿子,让他乖乖跟着爷爷奶奶上楼睡。

  “放开我!”儿子一上楼,她立刻又拼命挣扎。

  “不放!”他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跟她把事情说清楚。

  “你跟我进房里,我们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你把安安还给我!”

  “不还,你想跟儿子在一起只有一条路,嫁给我。”

  “不嫁,你又不爱我!”

  “以前不爱,现在爱了!”

  “为了留下孩子你真是什么谎都能说!”

  “要吵进房里吵,明天放假,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把话说清楚。”

  “我不要!你休想说服我!”

  她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怕,很怕一旦单独相处,自己会忍不住口不择言,会忍不住心软答应他的要求。

  “苏大哥,你帮帮我。”邹丹菱忽然想到客厅里还有一个人应该能帮她。

  “拜托你帮我说服亦耘,奉子成婚只会成怨偶,这不是处理事情的办法!必须和孩子分开两地生活的痛你最明白,安安是我的一切希望,我不能失去他。”

  “唉。”苏敬祺长叹一声。

  “亦耘,丹菱说得没错,我明白结婚或许是你考虑许久才想出来的办法,既能为爸妈留下爱孙,又能让丹菱和孩子一起生活,看起来两全其美,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可能幸福,你不爱她——”

  “谁说我不爱她?”他从刚刚就一直说,都没有人听进去吗?“我爱她!是她眼里一直只有谭景闳,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能怎么办?”

  “谭景闳?他不是结婚了?”苏敬祺一脸怔愕,怎么这么复杂?

  “对,人家都结婚了,这个傻瓜还不死心!总之我们的事你不要管,你放心,我会好好跟她谈,不至于会把她吞了。”

  苏亦耘话说完,人也已经被他拉进房里,“砰”地直接关门上锁。

  进了卧房,苏亦耘就堵在门边,反正人逃不了,这才放开她。

  “好,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不过,我先说。”他霸道地自顾自地说:“我说想结婚绝对不是因为我大哥说的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是我自己想收回和你一辈子只做盖棉被纯聊天那种朋友的蠢话,在游乐园遇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别的男人没有办法给你幸福,那就由我来,只要你点头说愿意就好,在安安出现之前我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要你嫁给我,绝对跟“奉子成婚”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妈说的话你更不必放在心上,我知道就算把整个苏家加上我一起送给你,你也不屑一顾,安安对你而言是无价宝,你对我也是,我是气你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自己是安安的生母,还打算辞职抛下我,带儿子远走高飞,才会故意设计你现身,我承认自己多少是有点想借安安绑住你的私心,因为我爱儿子,更爱你,如果你母子就这样一起从我身边永远消失,我真的无法接受。”

  现在是在对从没想过和自己在一起的女人告白兼求婚,苏亦耘知道被拒绝的可能远大于被接受,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仍旧难免紧张,说着便解开束缚在脖子上的领带,先透口气再说。

  “我知道,在你心里从头到尾就只有谭景闳一个男人,你对我没有朋友以外的感情,就算我这几个月努力对你放电,你还是无动于衷,在你眼里我可能远远比不上那个人——虽然本人一点都不认为比起谭景闳我有任何逊色。”他很呕,带着满满醋意补上一句。

  “不过要比起爱你,我绝对胜过他千百倍,在他心里没有你,在我心里满满的全是你!我不是要逼你立刻跟我结婚,便至少请你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让我证明跟我在一起你一定会很幸福。”

  他犹豫了一会儿,像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艰难地再度开口。

  “如果试过和我交往,最后你还是真的完完全全无法爱我,我也保证会让安安待在你身边,不会让你看不到儿子,虽然很不甘愿,不过到时候我会老实退回朋友的界线,默默守护你们母子。”他光说就觉得心如刀割,马上又补上但书。

  “但是如果你哪天突然觉得可以接受我了,一定要立刻告诉我,好了,换你说。”

  都说可以换她说,她却只是安安静静捂着嘴,睁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直掉泪,像自己真是会吞人的巨兽,把她吓得话都不敢说,光看就让他既心疼又自责。

  “好了,别哭了,我刚刚不是故意凶你,只是害怕失去你,一时失了理智,口气坏了点——”

  “我从来没有爱过谭景闳……”

  邹丹菱哭着,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此刻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

  原来这阵子自己感觉到的全是真的,他放电电得自己浑身酥麻,还老说些引人想入非非的话,不是吃饱撑着寻她开心,是真的在暗示她,他爱她,想和她从朋友变情人,甚至成夫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