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她摸摸外套口袋,里面安安静静躺着明天一早飞往澎湖的机票。

  趁着明天休假,她先把孩子带回老家,然后再若无其事地回来上班,毕竟辞呈虽然已经递出,她说要回老家就近照顾父母的藉口也很合理,但苏亦耘始终不肯受理,明天回来发现小孩走失,他肯定着急又难过,她至少得以朋友的身分安抚他一下,然后,不管他愿不愿意,她都会离开。

  想到这儿,她深吸了一大口气,不然只怕又会忍不住掉下泪来。

  身为母亲,她不能这么脆弱,为了保住儿子,这是她唯一能走的路。

  “奇怪,怎么那么久还没出来?”她皱眉看表,儿子明明说差不多是这个时间——

  “谁没出来?”

  身后传来的询问声,让邹丹菱骤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时间,你在这里做什么?在等谁?”

  苏亦耘站在邹丹菱背后,看着她像突然变成了机器人,以慢格动作缓缓转过身来,先是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随即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惊愕会泄漏些什么,马上又转换成一脸纳闷。

  他微弯唇,佩服地看着,自己从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小女人竟然是如此厉害的演技高手?瞬间变脸的技术简直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要是不小心留意,真的眨眼工夫就会错过。

  “什么谁没出来?”她脸上的纳闷表情又转为恍然大悟。

  “噢,我是说“7-11在哪儿?”我记得你家附近好像有——对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香港?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我到机场发现忘了带护照,临时决定改成下周。”要演是吗?他奉陪。

  “你是你跑来我家附近找7-11干么?”

  “呃?”她飞快转着脑筋想。

  “我出来散散步,忽然想到今天只有外佣陪安安,所以想来看看他,我记得安安喜欢记QQ糖,顺便买给他吃。”

  “安安真幸福,有个这么疼他的干妈。”他皮笑肉不笑。“不用买了,我爸妈早买了一堆,走吧!”

  “不用了,既然你已经回来——”

  “既然你人都来了,不上来坐一下岂不是很说不过去?”

  看出她想打退堂鼓,苏亦耘直接牵住她的手,拉着她往自家走。

  邹丹菱紧张得冷汗直冒。

  她好怕安安突然冲出来喊“妈”,好怕当电梯门打开,安安正背着来时的维尼背包站在那儿,苏亦耘只是迟钝不是笨,给他太多线索他肯定会怀疑起身旁的她。

  “爸、妈,我带丹菱回来了!”

  踏进苏家门,邹丹菱担心的事一路都没发生,她正松了口气,换上拖鞋跟他往客厅走,忽然听见苏亦耘扯嗓嚷嚷,脑袋瞬间又打结,他爸妈不是去喝喜酒了?

  “你喊什么?他们不是——”

  话还没问完,看见客厅里的阵仗,她顿时语结。

  他父母、大哥,甚至连安安都坐在那儿吃水果,邹丹菱看见儿子不安的眼光,一颗心像被人瞬间拎起,脑筋一片空白。

  “丹菱,怎么有空过来?”苏敬祺率先起身和她打招呼。

  “我——”

  “她来散步。”苏亦耘微顿,转头看向身旁女子,“顺便来接儿子回去。”

  邹丹菱浑身一颤,终于知道苏亦耘为什么会从自己背后冒出来,他不是去而复返,而是早在那儿守株待兔。

  什么没人在家,全是请君入瓮的把戏,他早知道自己是安安的生母,一切全是他逼她现身的计谋!

  “接儿子?什么意思?”苏母诧异站起。

  “难道——”

  “没错,就是你们心里正在想的那个意思。”苏亦耘一把将她推到家人面前。

  “丹菱就是安安的生母,她送安安过来只是想帮我这上“朋友”挡掉被父母逼婚的事,不是抛弃,更从来没打算把孩子拱手让给我们,所以一听说我打算帮安安找新妈妈,她便打算来偷偷接走孩子。”

  “你们两个不是朋友而已?怎么会——”苏敬祺从没想过居然是她。

  “丹菱,真的吗?你是安安的亲生母亲?”

  “是真的。”她咬牙认了,反正苏亦耘这么肯定在全家人面前说破,绝对已经掌握了什么她不知道的铁证,再否认也是白费。

  “好,我认了,这不就是你骗我过来的目的?”她转身凝望着身后男人,心里满满的不甘心。

  “然后呢?你把我逼出来想做什么?跟我抢安安的监护权?儿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努力赚钱养大,你什么都没付出过,没有权利跟我争!”

  “我什么都没付出?”这点苏亦耘完全无法认同。“孩子我当然有分,没有那一夜我努力付出的精子会有他?”

  “苏亦耘,别忘了你儿子在场。”苏敬祺好心提醒口不择言的弟弟。

  “把他耳朵遮住!”他正在气头上,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了。

  “好,先不提这个,你扪心自问,你有给过我机会吗?我连自己有个儿子都不知道,从头到尾你根本没想过要让我知道安安的存在,就连现在你也打算悄悄带着安安离开,一辈子从我面前消失,不是吗?”

  这点她回不了嘴,因为全是事实。

  “怎么可以,安安可是我的宝贝孙子!”苏母一听可不得了,立刻将乖孙紧紧抱在怀中。

  “丹菱啊,我知道你一个女人养孩子不容易,这样好了,你说你要多少钱——”

  “妈!”

  苏亦耘赶紧打断她,这时候说这种话根本是来乱的嘛!

  “原来……你以为我是可以用钱收买的女人?苏亦耘,你真可恶!”

  以为那也是他的意思,邹丹菱一阵悲从中来,想带着儿子走,偏偏又挣脱不了他掌控,泪水立刻涌上眼眶。

  “放开我,我一毛钱也不要,我只要我儿子!”

  “妈咪!”看见妈咪哭了,安安好心疼,想要去安慰她,偏偏奶奶紧抱着他不放,怎么都逃不开,急得他也哭了。

  “呜——不要欺负我妈咪,我讨厌你们,我要跟妈咪回去……”

  “你们两个在孩子面前闹什么?”苏父看不下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