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小孩子成长期的变化很大,过几年就算路上遇见应该也认不出来,就算真被认出,她相信儿子也一定会选择跟在自己身边,苏家人想抢也抢不走了。

  不过,到时候苏亦耘应该已经找到心爱女子为他生下其他孩子,安安的存在早已不再那么重要,也可能反而不想让他妻子知道安安的存在,连争都不想争吧?

  “说要工作的人怎么反而在发呆?”

  邹丹菱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跑来她桌前,被他轻弹了一下额头才发现。

  “我是在思考。”她在谭景闳手下被磨练了好些年,吓到归吓到,表情依然平静如昔,立刻就能回嘴。

  “你思考的样子还满动人的。”

  “谢谢夸奖,是让你“动”了没错。”

  “动”来弹她额头?真是恩将仇报!

  “我说的不是走动的动,真的是心动的动。”他轻笑道。

  “这几个月相处下来我忽然发现,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更聪明、更内敛,也更成熟美艳——”

  “我都三十二了,不熟都不行,没用“人老珠黄”形容还真是谢谢你了。”她知道,他向来嘴甜,自己绝不能再随意把他的话当真。

  “你就直说你想拜托我做什么事,不必再油嘴滑舌赞美我了。”

  “唉,真可惜。”他惋惜轻叹。

  “可惜什么?”她真的觉得他今天有点怪,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

  “你那么了解我,我那么欣赏你,如果我们不是朋友,而是夫妻,天天像这样玩笑度日应该会很幸福,可惜——”他微顿,凝视她好一会儿后忽然一笑,挺直原本微倾的身子。

  “可惜你不是安安的生母,不然我就有理由打破自己的原则,和你试试从朋友变夫妻的可能了。”

  邹丹菱紧握自己摆在桌下的双手,不知道费了多大努力才让自己维持平静表面,不动声色。

  可恶的男人……

  她在心底咬牙嚷着,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有了儿子当挡箭牌,家里不再有人三天两头逼他相亲,工作又一切顺心如意,让他日子过得太舒适快乐,多了很多时间找她抬杠取乐,加上多年友谊让他百无禁忌,玩笑越天越过火,浑然不知他每一句无话语听入她心里都会掀起大波澜,纵然一再告知自己那不过是玩笑话,初听当下的起伏心情却是她无法控制的。

  明明对她不存在任何爱意,还打定主意只选符合父母心意的千金女,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来撩拨她心情?很好笑吗?她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倒是很想大哭一场。

  “是呀,可惜我不是。”她强迫自己微笑附和。

  他双手环抱胸前,态度变得冷漠。

  “身为母亲,居然一声不吭把孩子丢给我两个多月都不闻不问,那么狠心无情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她要敢出现在我面前,别说谈监护权,我还要代替儿子告她遗弃罪,纵使将来她后悔了,想见孩子一面,还要问我肯不肯!”

  不曾见过他这样冷酷又无情的态度,邹丹菱有些愕然,心里更是慌乱。

  “或许她有苦衷,也或许她是好意想让你和孩子见见面。”她忍不住以局外人的口吻为自己解释。“你不了解她就这样论断她,太不公平了。”

  “瞒着我偷偷生下,剥夺了我参与儿子成长的权利,对我又公平了?我又不是会吃人的老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老实说怀了我的孩子,让我负起身为父亲的义务?既然都愿意让安安让我了,为什么还不肯站出来承认是孩子的妈?因为从头到尾都不想和我在一起?连试着爱我都不行?”

  “……亦耘,你今天是怎么了?”

  她的直觉没错,他今天真的不太对劲,瞧他刚刚说话的激动模样,简直像爱着安安的生母一样,但他可是连对方是谁都毫无头绪。

  “安安的母亲肯定是当时你那些一夜情的对象之一,又不是你深爱的女人,就算查出她是谁、见到她,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因为她是安安的生母你就要娶她?就算是,对方也不见得乐意接受你的怜悯。”

  “怜悯?”苏亦耘皱起眉,像是从没想到这一点。

  “不是因为爱,只是纯粹的奉子成婚,任何女人都会觉得很悲哀。”

  是的,至少她是这么认为,也绝不愿意他因为内疚而委屈和她过一生。

  “无论你心里到底是真想告她还是纯粹只想知道她是谁,都是无意义的,有时间不如把心思多花在自己身上,努力一点去找出你的真命天女比较实在。”

  她站起身,抱起一叠文件。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我把打好的会议资料送到总务处去列印,然后就直接去吃饭,回头见。”

  苏亦耘没回话,只是点点头,目送着她离开办公室,然后回到自己办公桌前,从公事包取出一份医院寄来的亲子鉴定书,上头写着亲子关系的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这份鉴定书已经摆在他公事包里陪着他上下班一个多月,无数次他想拿出来,却又一次次按捺住。

  那不是他和儿子的亲子鉴定,而是丹菱和安安的。

  没错,他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知道安安是丹菱为他生下的儿子。

  就在他和她笑谈需要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帮忙堵住父母逼婚,不到一个星期安安就自己找上门来,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丹菱肯定认为他一向大而化之,不会想到这上头来,更以为他一定会往当年自我放弃那段时间的其他一夜情对象猜,不会联想到就在身边的她,才敢大胆将儿子送来帮他解围吧?

  但他错了,错得离谱。

  她把儿子教得很好,嘴甜又有礼貌,还是个最听妈咪话的孩子,无论全家人威胁利诱用尽方法想从安安身上问出任何事,儿子都是一句:“妈咪交代不能说。”

  试想,哪个女人会把教养得如此听话又懂事的贴心儿子拱手让人?

  都辛苦养到这年纪了,假如是因为经济困境养不下去,怎么说也该出面来向这个有钱老爸讨些抚养费好度日,甚至试试让他奉子成婚的可能,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讨,已经很奇怪,安安将他来时背的小熊维尼背包随时放在身边,不准任何人动它的举止更是奇怪,好像准备随时背着背包就要离开。

  不是好像,应该就是如此。

  孩子不是拱手相让,只是送来帮他拖延时间,安安也知道,妈咪会在一段时间后来接他,所以他开心跟着爸爸玩,从来没因为妈咪不要他哭过半次,问他想不想见妈咪?他也摇摇头说没关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