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爹地!”

  苏亦耘话才问完,突然听见有人喊爹,原本还有些睁不开的惺忪睡眼顿时张大不少。

  “你叫我什么?”一大早的来喊爹,这保全疯了?

  “不是我叫你,是这位小弟弟。”

  他随着保全的手势往下看,才发现在他和保全之间还站了个看来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正笑咪咪地仰头望着他。

  “爹地,我叫安安,是你的儿子。”

  小男孩字正腔圆地自我介绍得非常清楚,苏亦耘却觉得自己听得很模糊,拍了拍脸,先确定自己不是在作梦,再看向小男孩。

  “安安,叔叔还没结婚,没生过小孩,你不是叔叔的儿子,是谁叫你来的?”

  他微弯身,边说边想着自己是不得罪了谁,大清早地叫个孩子来戏弄他?

  “呵,你说的话跟妈咪猜的都一样。”安安像是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一点都不以为意,“妈咪要我告诉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验血,我是苏亦耘的孩子没错。”

  很好,指名道姓,还说去做亲子鉴定都不怕,这下他完全清醒了。

  “是谁?”一样被门铃吵醒的苏敬祺从他身旁探头问。

  “听说是我儿子。”

  “……什么?”苏家两老也被吵醒了。

  “听说是我儿子。”苏亦耘又重复一遍。

  “什么?!”

  不像两个儿子呆呆地站在门口当门神,苏父听说天上掉下一个孙子,虽然半信半疑,还是立刻推开两个儿子,仔仔细细地看着跟前的小人儿。

  “您好,我叫做安安,是苏亦耘的儿子。”安安很客气地向老人家自我介绍。

  “您是我爷爷吗?”

  “是!”

  回答的不是苏父,而是苏母。

  “妈!”苏亦耘可回神了,他本人都还没确认呢!

  “不会错的,这孩子跟你小时候长得是一模一样!”

  苏母自己都觉得好惊讶,像看见自己儿子返老还童了一样。“不信立刻带他去医院检查,我用看的就能确定这孩子是你的没错。”

  “真的假的?”

  被这么一说,他也越看越觉得孩子眼睛像他、鼻子像他,好像全身上下无一不像了。

  “呃,如果确定这个小孩没找错人,那我——”

  “没错,没错。”苏母这才注意到保全。

  “是谁带孩子过来的?”

  “没人,这孩子自己跑来警卫室,说出你们家的住址,还说自己是苏先生的儿子,所以我才亲自带他上来确认一下,如果没认错人就要带他去警察局——”

  “我没有坏坏,不要带我去警察局!”

  想到每次他不乖,澎湖阿公就把他拎去警察局给警察舅公打屁股,安安以为又要挨打,吓得立刻抱住自己爹地大腿。

  “爹地不要安安吗?妈咪明明说爹地一定会很喜欢安安的……”

  “喜欢,当然喜欢,放心,爹地不会送你去警察局……”

  小男孩泫然欲泣的表情让苏亦耘满心不舍,二话不说便伸手将他抱起,耐心劝哄。

  至于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很快就会知道了。

  上班时间,难得瞧见苏亦耘抓着头,咬着笔杆,一副被什么事困住的伤神模样,邹丹菱好奇地悄悄地走近,看见他桌上一张字迹歪七扭八的便条纸,大胆地直接抽起——

  “你在写些什么?”

  她拿正看了还是不懂,倒是其中一间汽车旅馆的店名他印象深刻,正是当年他被人“劫财劫色”,她去领人的那间。

  “在想我到底是在哪里播种成功,生下安安?”他很老实地直接给她答案,亲子鉴定结果,安安果然是他的儿子没错。

  “哼,你当时还真努力。”虽然明白当时情形,不过他写的人名、地点远比她猜测的次数还多,光看就忍不住一肚子醋水。

  “是啊,搞不好还会有安安的兄弟姊妹们冒出来。”

  “那祝福你了。”

  她不想听还会有其他女人怀有他孩子的事,转身就要回去办公,却被他拉住手。

  “丹菱,不是你吧?”

  “什么?”她被问得一头雾水。

  “安安的生母?”他斜托腮,似笑非笑地微抬头瞅着她。

  “没看见上面也有你的名字?”

  “呵,开什么玩笑?你玩猜谜游戏猜疯了吗?”这点她倒是早有设想,回答时一点都不心虚。

  “我当天早上就吃药了,就算我有孩子也不是你的,我要回去工作,懒得理你。”

  邹丹菱甩开他的手,说完便走回她的办公桌,继续忙她的,装作没事人一样。

  真奇怪,都两个多月了,怎么他还没放弃找孩子的生母?邹丹菱心里嘀咕着。

  为了阻止他犯下大错,想做个孝子便随便娶个女人回家生孩子,她可是纠结又纠结,下了大到不得了的决心才把安安送进苏家,完成他“天下掉下个孩子”的梦想,帮他和他哥挡下父母的逼婚令,她的牺牲可不是普通大。

  说实话爸妈一定不会同意,所以她以想念儿子、也为了儿子的将来着想为藉口,坚持将安安接到身边照顾,顺便安排他学画画、学音乐、学——当然,全是骗人的。

  然后她问安安愿不愿意和亲生爹地住一阵子?孩子愿意,她交代完一切注意事项,才亲自将儿子送到苏家楼下。

  当然,她可没打算将儿子双手奉送,就只是借他拖延一下,顺便让一直知道自己有父亲,却始终无缘相见的儿子能享受一下父爱,然后,她就会悄悄将孩子带回。

  她知道,这是件蠢事,会为自己带来很多麻烦,光是为了避免苏家人事后找来,她已经开始着手打听赴内地工作的机会,打算到时候带着儿子离开台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