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一点,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这个孩子,再辛苦也要将他抚养成人。

  只不过,这样的她还能和苏亦耘维持朋友关系吗?

  她咬着下唇,毫无头绪。

  两个月前,苏敬祺和林嘉蓉顺利结婚,当晚苏亦耘立刻搭机远赴法国,说是要继续攻读博士学位,顺便在那儿为和朋友合伙的设计公司寻找设立分店的合适据点,试试商品外销欧美的水温。

  她明白,他是要避开和大哥、大嫂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尴尬,没个三、五年不可能再回来。

  原本她很难过,因为连她也只能靠着视讯和他说说话,再也不能想听他声音就拿起手机打给他,想见就约出来见见,如今却觉得很庆幸,至少只要她小心别跟苏家人有接触,这几年内都不会让他发现孩子的存在——

  好吧,她承认,这是自己自欺欺人的想法。

  纸包不住火,何况她的生活圈就在这里,怎么藏得了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就算避得了苏家人,也避不开她和苏亦耘所有的共同朋友,等她肚子一大起来,消息肯定没多久就会传到他耳里,算算日期,孩子的爸是谁,他比谁都清楚。

  “怎么办?”邹丹菱紧张地双手紧紧交握。

  她没想过拿孩子绑住他,更不想让他发现自己深爱他的大秘密,可是她当他的面扯了大谎,明明说吃了药,却又生下他的孩子,他不是笨蛋,前因后果多想几遍。迟早会发现自己以朋友的假面偷偷爱慕着他。

  到时候他一定会觉得自己看错人,认为她是可怕的心机女……

  一想到可能会被所爱的人厌恶、嫌弃,她连胃都开始抽痛。

  “小姐,你没事吧?啊不然下一下就轮到我,我让你先看好了。”坐在她隔壁的欧巴桑看她脸色发白,好心地关心询问。

  “谢谢,我刚刚才看过医生,只是头晕在这里先坐一下,现在没事了。”

  邹丹菱不好意思地谢过欧巴桑,和对方客气寒暄几句后连忙起身离开,因为她这才想起自己只请了两小时事,现在多了个小宝宝要养,工作赚钱对她而言可是最重要的事,其他事情就等下班后再去烦心了。

  时间有点紧迫,她直接搭计程车回公司,打卡时间刚刚好,不多也不少,总算松了口气,也幸好没被人瞧见她飞奔进门打卡的狼狈模样,不然可糗了。

  “对了,我现在是孕妇,怎么可以用跑的?宝宝,对不起,妈咪以后一定会小心注意。”

  回到自己座位她才想起这件事,连忙摸摸自己肚子,也算安抚一下里头的小生命。

  她敢这么嘀咕,当然是因为知道董事长这时间正一个人去嘉义新店巡视现场销售情况,看看动线等等还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事必躬亲是他的工作原则,也正因为董事长随时会突击检查,大家才不敢松懈。

  这时候,反倒是她能乘机松懈一些,不过这不是她的个性,领人多少薪水做多少事,就算没人盯着,该做的事她一样也不会偷工减料,所以明明知道董事长不在,她依然打起精神做事。

  只不过今天状况不同,知道自己怀有身孕这件事不说不想就能不想,多少还是令她有些分心,眼睛盯着电脑荧幕,居然想起要不要去买件孕妇用的防辐射衣,接着想到自己身为秘书怎么好意思穿着那种东西上班?忍不住摇头笑叹自己的蠢念头。

  忽然,她放在皮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苏亦耘的来电。

  “亦耘?”

  “呵,没错,是我。”手机那端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在上班吗?现在方不方便讲电话?”

  “可以,董事长去嘉义了,办公室里就我一个,目前手边没急件要赶,聊一下没关系。”其实只要是他打来,她排除万难也一定要和他多聊几句的。

  “我好想你……”

  她笑了,多像情侣间的问话,可惜那只是他的玩笑话,当不了真。

  “是是是,上回你说好想我——煮的红烧鱼,上上回你说好想我——老家寄来的鱼干,这回你又想我的什么了?”

  “想念你的笑声,笑一下来听听?”

  “呵,你又发什么神经?”她真笑了,为了他多少惦着她,哪怕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也好。

  “要不是发神经,我怎么会自找苦吃,大老远跑来这里读什么博士?”苏亦耘苦笑自嘲。

  “说正事,后天我有事要飞韩国一趟,只能停留一天就得赶回法国,你要不要也请假飞来和我碰面?”

  苏亦耘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往时常碰面聊天不觉得,现在联络没那么方便了,忽然觉得满想念有她在自己身边陪着笑闹的日子。

  “我——”

  话到嘴边,邹丹菱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自己的月事并不准,就是开始有孕吐的情况发生,她才想到怀孕的可能,连忙跑去看妇产科,要是在他面前发作,他肯定会硬拖着她去看医生,到时候——

  “好可惜,那天刚好有重要的外国客户要来公司参访,我不能去。”她忍痛回绝。

  “你知道的,董事长最讨厌我们因私忘公,我们公司请病假事后要补医生证明,请事假随便掰理由又容易被戳破,老实说我要请假飞到韩国见朋友,他可能会直接祝我一路顺风,留在韩国永远不必回公司了。”

  “呵,有那么惨?”他有些失望,但很能体谅。

  “我就说,你什么人不爱,偏偏爱上那种机车男,听你的口气就知道,现在还在暗恋ing,一点进展都没有,真的不考虑让我帮忙想想办法?”

  “你才离开几个月,又不是几年,我暗恋都多久了,怎么可能忽然之间就有什么突飞猛进的发展?我说过了,你千万别插手,绝对不准你跟谭景闳说穿我暗恋他的事,不然我一辈子都不理你!”

  邹丹菱故意加重语气,很怕他爱友心切,一个想不开真的扮起红娘,让那个冷酷男真误以为自己暗恋他,别说工作可能保不住,她也没脸见人了。

  “那么严重?你放心,没你的允许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两个人聊了一阵,苏亦耘那里似乎有人按铃来访,不得不匆匆结束通话,邹丹菱还在这里意犹未尽地痴望着手机,好希望自己能有哆啦A梦的任意门,立刻穿越空间去见他——

  “邹秘书,你暗恋我?”

  冷得不带任何感情的询问突然由邹丹菱右前方传来,她抬头望去,整个人像被雷劈中,想都没想到此刻人应该在嘉义的谭景闳,居然会出现在办公室里,而且好死不死地听见她刚刚扯的大谎。

  “不、不是,我——噢!”

  她立刻弹身站起,胀红脸否认到底,因为太紧张不只结巴,还咬到舌头,痛得她惨叫一声。

  “拿我当藉口,说暗恋我,尚可接受。”谭景闳面无表情地走到她身旁,将一本小册子放在她桌上。

  “要是敢对外宣称我是孩子的爸,请你直接打包准备回家吃自己。”

  撂完话,谭景闳看也不看她,直接走进董事长办公室,邹丹菱看了眼他放在自己桌上的东西,赫然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孕妇手册!

  “什么时候弄掉的?”她低声惊叫,对自己的一时粗心懊悔不已。

  但重要的不是被谭景闳发现自己已经怀孕的事,而是从他刚刚口气听来,似乎早知道自己说暗恋他,会是为了欺骗某人的藉口。

  连“某人”是谁,他都知道吗?

  她敬畏又害怕地直盯着董事长室大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