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看她神太自若,像是真的在他醒来之前已经自行想通,和他一样不想因为一夜失误无爱而婚,苏亦耘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把我当成别人是什么意思?”他可没漏听了这个重点。

  “你有喜欢的对象?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暗恋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暗恋?是谁?”他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身影,脸色顿时大变。

  “不会真的是我大哥吧?!”

  他觉得很有可能,毕竟他和大哥是亲兄弟,模样多少有些神似,醉酒误认的可能性比旁人多得多。

  “你想到哪里去了?不是。”

  “不要敷衍我!”苏亦耘将她扳向自己,盯着她双眸追问。

  “你身边的同事和男性友人哪个我不认识?配得上你的也就只有我们兄弟俩,你别那么傻,偏偏看中我哥——”

  “谭景闳。”邹丹菱打断他的话。

  “什么?”他皱眉,不懂她干么突然提起她上司。

  “我说,我暗恋的人是谭景闳,不是你哥。”

  邹丹菱边说边在心中忏悔,她是逼不得已才借用一下老板的大名,千千万万别传进他耳里,不然她一定会被那男人的杀人视线千刀万剐,死得很难看。

  “谭景闳?”苏亦耘想都没想到他。

  “你不是老说他是工作狂、操不死的机器人,生平唯一的兴趣就是赚钱数钞票,还说他的性幻想对象肯定不是人,而是铺满整床的大钞?”

  “呵,我说过这种话吗?”她干笑,肯定是加班加到抓狂时的胡言乱语,没想到他倒记得真清楚。

  “因为他老是看钱不看我,所以我才会呕气那么说。”

  “你还说过没见过他和女人交往,搞不好是同性恋。”所以他根本没将谭景闳列为可能人选。

  “我胡扯的,其实我一直觉得他上进又肯拼,白手起家的男人我更加佩服,何况摸着良心说,他长得真的很帅,绝对不比你差,又向来洁身自爱,连女人自动扑过来他都会自己闪开,除了冷了一点、酷了一点、爱赚钱一点,真的没有其他缺点,身为他秘书的我对这些再清楚不过。”

  “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他狐疑地打量她。“你真的没骗我?”

  “就像你说的,我身边除了你们两兄弟和他,还有什么人是我看得上的?你也知道,要不是眼光高,我会到现在还没有男友?”

  “这倒是真的。”他想想也是。

  “那你知道他小时候曾经遭遇过什么事吗?”

  “什么事?”

  “他曾经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绑架勒赎,差点死于非命,所以他对女人的戒心特别重。”

  因为两家早年有些交情,上一辈偶尔还有些联络,所以他还记得这个早已被众人遗忘的陈年旧事。

  “其实当初在法国刚认训,我就决定交你这个朋友,另一个原因就是你有办法担任谭景闳的秘书,这表示他早已经将你的身家调查得清清楚楚,保证清清白白,甚至还用你未察觉的方法试探过你几回,证明你值得信赖,才让你熬过试用期,成为他的秘书,疑心那么重的他都能信任你,我当然更不必担心你来历不明。”

  “原来你心机那么重!”这件事他从来没提过。

  “是你太单纯、太容易信任别人。”他感慨道:“原来你暗恋他?唉,你选了一个很麻烦的对象,我会想想有没有办法可以帮你。”

  “千万不要!”邹丹菱连忙婉拒。

  “要自然而然在一起才是上天注定,外力强迫就没有那份命中注定的感觉了,我还年轻,我也还在拼事业,多得是时间慢慢来,你管好你自己就好,拜托别再天天买醉,你伤身、我伤心,还一起做下糊涂事,人家好好的筹备婚礼,我们两个在这里唉声叹气算什么?交到你这个朋友真是我三生不幸!”

  “呵,知道了,别那么嫌弃我,我保证今天开始不会再酗酒,给你惹麻烦了。”他抹抹脸,事情谈开,心情舒坦多了。

  “早餐你先吃,我去洗把脸就来。”

  “嗯。”

  邹丹菱目送着他进厕所,门关上的同时,她脸上的轻松笑脸也跟着消逝。

  她清楚看见,当自己表示不必他负责时,他大大地松了口气。

  她一夜未眠,努力地武装自己的情绪,要自己在他醒来时表现得淡定从容,不成为他另一个压力来源,明明做到了,完美地瞒天过海,达成了她的目标,为什么当瞧见他真的轻松垂肩,她却痛得差点泪水夺眶而出?

  理由,她当然明白。

  因为她太痴,心里其实还抱着那微乎其微的希望,期盼他待自己还是不同的,或许他会突然觉得她才是对的人,会心甘情愿地想对她负起责任,试着来爱她。

  而他那个小小的动作,打碎了她全部希望。

  压抑的泪水像突然溃堤的大水倾泻,她心慌地用双手不断拭去,双颊偏又立刻布满泪珠,眼看着苏亦耘很快就要出来,她知道,一起共餐对自己而言还是太勉强,她真的办不到!

  “我约了朋友见面,先出门了!”

  她像逃难似地拎起以包夺门而出,恰巧射过被同时开门离开厕所的苏亦耘撞见。

  “约了什么朋友,跑得那么急?”

  苏亦耘拿起她买的早餐一看,她根本没吃,打开门想追上去拿给她,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只好再悻悻回到屋里。

  “丹菱说得没错,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咬下一口爆浆的芝麻馒头,心里有了决定。

  不为了别人,就为了不让丹菱继续为他劳心伤神,也该振作起来了。

  三个月后。

  邹丹菱坐在医院诊间外,不是等着看病,而是已经看完病,听完医生的“宣告”,双脚发软走不出医院,只能先坐坐再说……

  他怀孕了……

  这辈子她连统一发票都没中过一回,横财不发,偏偏在怀孕这档事一次就中大奖,真的是让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没错,她骗了苏亦耘,根本没吃什么事后避孕丸,她怎么好意思进药房买那种东西?

  何况自己除了工作运尚可之外,既没有横财有没有男人运,百分百一夜留种这种事是小说里女主角的命,像自己这种万年配角哪会有这么准的事?

  结果,就是准了。

  “唉,你这傻瓜,为什么偏偏要来跟我呢?”她对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喃喃自语。

  拿掉?她想都没想过,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交到的好运,居然让一辈子都得不到苏亦耘爱情的她,有了生下他孩子的机会。

  只是这孩子未出世就注定得不到父亲的疼爱,想到这一点她就满满的内疚与不安。

  再想到她一个未婚妈妈要怎么把孩子带在身边养大,她头更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