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够了,别再继续糟蹋自己身体,每晚醉得不省人事,每天在陌生地方醒来,不觉得很可怕?做错事的人又不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自我放弃?亦耘,跟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他忽然想起来,昨晚丹菱似乎有找到他,劝自己和她离开酒店,印象中,自己明明有跟着她离开——

  苏亦耘倏地放下右臂,惊愕地弹身坐起,瞠目面对眼前一切。

  右侧白墙上的企鹅造型大钟,是他陪丹菱逛街时买的;靠墙的红色按摩坐垫,则是他去年送的圣诞礼物;墙角插着干燥花的半人高大陶瓶,是自己和一群朋友去莺歌玩,临时起意辛苦为她亲自扛回的礼物。

  木地板是两个多月前两人一起拼的,因为他说喜欢踏在实木上的感觉,丹菱也想要既能做客厅又能当卧室的无隔间宽敞空间,不能在别人的房子大兴土木,所以两个人自己买来材料DIY拼装,完工后还请来一群朋友开火锅派对,将不到七坪的空间塞满满,当时的笑闹声仿佛还回荡在这个空间里……

  “完了!”

  他喃喃念着,心纠结成团。

  不必向好友求证,也不必察看“案发现场”事迹,昨晚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他心里有数。

  他和丹菱上床了!

  “苏亦耘,你真是浑蛋!”

  他用掌心不断拍打着自己眉心,试着努力回忆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可是无论他如何绞尽脑汁,记忆就是中止在他踏进这道门、灌进几瓶酒之后,其余的什么也记不得。

  不对,现在重点不在于事情如何发生、他记得多少?而是丹菱人呢?

  “丹菱?”

  他一眼就瞧见显然是丹菱帮他收拾、折叠好的衣物,边喊边起身穿上。

  “丹菱?”

  他敲敲厕所门,没有回应,打开看果然也空无一人,再转去只有两坪大的小厨房,依然没有半个人影。

  “人呢?”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昨晚发生那种事,像她这样的好女孩就算哭哭啼啼地等着他清醒,也该含冤带怨静默地等着他给个交代,怎么会一早就跑得不见踪影?

  “她不会想不开吧?!”

  想到这个可能,苏亦耘背脊立刻窜起一股寒意,管不了自己挂着眼屎,发丝凌乱的狼狈模样,立刻要出门寻人。

  不过他手还没碰到门把,门已先一步被人由外打开,门外人似乎也没预料到会如此近距离的目光接触,和他一样瞬间愣住。

  “早。”

  邹丹菱先回神,淡笑和他打声招呼,随即脱鞋进门。

  苏亦耘想张口回应,嘴巴却像被人用针线缝了一样,吐不出半个字。

  应该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些什么?

  和朋友上床这种事,在他生命里从来没有发生过,换作是其他也就算了,再尴尬大不了不做朋友,从此疏远就是了,偏偏眼前这个却是他最珍惜的红粉知己,就连遇上情人变大嫂这件事,从头到尾给他最大鼓励,比家人更了解他、支持、爱护他的,也就只有她了。

  他不希望失去这个朋友,更不愿主动疏离,可是比起这,还有另一件更令他不得不担心的事。

  倘若她要他负起责任,和她结婚呢?

  昨晚是一场失误,他喜欢她,但纯粹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爱,他可以基于道义给她婚姻,但爱情,他没把握,日子久了会不会埋怨她绑住自己,甚至连喜欢都不再喜欢,让彼此痛苦?老实说,他更没把握。

  唉,酒能误事,果然没错!他怎么会放纵自己犯下这样的小错?

  “苏亦耘,你再不过来吃早餐,继续待在门边盯着我看,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邹丹菱像是背后长了眼,一边走到桌边放下手上拎的早餐,一边大声警告身后男子。

  “我没有乱看。”他终于拾回语言能力,心虚地踏着沉重脚步来到桌旁。

  “昨晚……欸,我对不起你,真的很对不起!”

  “知道对不起我,还算你有良心。”邹丹菱跟着叹了口气。

  “不过一切到此为止,待会儿出了这道门,谁都不准再提起昨晚的事,就当一切从来没发生,我们还是朋友。”

  “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

  苏亦耘十分诧异,他所认识的邹丹菱可不是对男女之事如此洒脱的新女性,何况他刚刚早从现场迹证发现,昨晚应该是她的初夜没错,她不慌不乱的镇定表现实在有违常理。

  “丹菱,你不必为了让我好过勉强自己那么说。”想到这个可能,他心里歉意更深。

  “我知道你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昨晚肯定是我强迫你,如果你希望,无论家人如何反对,我都愿意负起责任娶你。”

  “娶我?千万不要!”

  邹丹菱忙摇手,皱眉露出敬谢不敏的表情。

  “你不爱我、我不爱你,结婚不过是让世上多对怨偶,你放心,为了避免奉子成婚的惨事发生,刚刚我已经在药房买了事后避孕丸吞下,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别记住昨晚的事,拜托维持平常心就好。”

  “昨晚我喝多了,什么也记不得……”他摸着脑袋,真的毫无印象。

  “你真的不介意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愿意轻易原谅我,什么责任都不要我负?”

  “怎么可能不介意?我早上醒来吓呆了,不晓得哭了多久才稍稍冷静一点,下回你再敢碰我,小心我阉了你!”

  她不是说说而已,还毫不客气地出拳往他胸口槌下。

  “只不过后来我想了又想,会发生这种事也不能全怪你,因为心情不好,昨晚我跟着你喝多了,事情怎么发生的,我和你一样没有半点记忆,到底是你强迫我,还是我把你当成了别人,所以没有反抗?事实已经无从查考,怪谁都不是,又不想因为这样失去你这个好朋友,只好认了。”

  “抱歉,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