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虽然他挂保证,邹丹菱还是无法全然放心,打定主意明天要约苏敬祺出来好好谈谈,毕竟两兄弟一个因为内疚、一个因为尴尬,双双减少在家碰面的机会,始终不曾坐下来好好把话说开,长此以往心结只会越打越紧,永远没有解开的一天。

  “所以你乖,不要哭喔……”

  苏亦耘轻柔地抱住她、哄着她,也不知道是酒意还是害臊,邹丹菱浑身发热,心都快蹦出胸口,却又舍不得他这难得的温柔拥抱。

  “不要哭了,我放手,我让你和我大哥在一起,我退出就是了,我退出……”

  倾听着他在自己耳畔低喃,邹丹菱知道他真醉了,醉得把自己当成了林嘉蓉,嘴里不断嚷着会放手,双手却将她越搂越紧,像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

  她好羡慕林嘉蓉……

  苏家优秀的两兄弟全为林嘉蓉倾倒、任其挑选,犯了错、伤了人家的心,仍旧能按原来的心愿得到想要的幸福,和最爱的男人共结连理。她从头到尾专一地爱着苏亦耘,却像有口难言的人鱼公主,只能默默地注视着对方、任凭他爱上别人也不能吐露半点爱慕,只因为一说出口就必须化为泡沫,永远消失在他面前……

  不公平、真不公平!

  但能怨谁呢?爱情本来就没有你爱他、他也一定得爱你的公平定律,明知不该爱而爱是她自己选的糊涂路,没有人必须为她受的折磨负责,只因为一切全是她咎由自取。

  所以她不为自己心疼,却为他痛彻心腑。

  因为看他痛,她心里更痛,想他那么难得终于遇上想爱的女子,偏偏只是人家棋局里的废子一枚。订婚宴上他得意、幸福的笑靥仍历历在目,如今却成了悲剧里只能独自饮痛疗伤的男主角,让她好舍不得,好想付出一切只为换得他曾经的意气风发——

  可惜,他想要的不是她……

  如果不是喝醉了、将她当成了林嘉蓉,这样的深情拥抱她一辈子也得不到,因为她只是朋友,并非他心中无可取代的爱人。

  泪,无法止住。

  他的拥抱太温暖,将她封存心中爱意的千年寒冰层层融化,爱火瞬间燎原,焚烧得她五脏六腑皆剧痛。

  “对不起,先放开我好吗?”她哽咽着,不得不求饶。

  “你看清楚,我不是——”

  “不是说了我会放手,为什么你还在哭?难道你不希望我放手?”苏亦耘根本听不进她的话,自顾自地诠释心中所想。

  “你其实是想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我不是林嘉蓉,你喝醉了。”

  邹丹菱摇着头,想挣脱,也不知道是他力气太大还是自己不胜酒力,结果仍旧被他禁锢在双臂之中,徒劳无功。

  “明明是……”他打了个酒嗝,然后边说边亲吻她。

  “嘉蓉的眼睛、嘉蓉的鼻子、嘉蓉的嘴——”

  “我真的——”

  邹丹菱想说的“不是”和苏亦耘没说的“巴”字,同时间被彼此双唇吞没。

  不再如落在她额际与鼻尖那晴蜓点水般的轻吻,一对上了,苏亦耘犹如沙漠中饥渴许久的旅人见到甜美涌泉,急切汲取所有,再也不肯轻放。

  事出突然,邹丹菱被杀得措手不及,等她回神,人早已被他压覆在拼木地板上,全然落入他掌控之中。

  他的需索热切如火,绵长深密的热吻仿佛想勾人魂魄,瞬间便点燃她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

  他太熟悉女人的身体,每个吻全落在最敏感的地带,每个爱抚都落在最令销魂的禁地,邹丹菱还来不及反抗,身体便已臣服在他的诱惑之下,不断呐喊着要他,不肯让她说出半个“不”字。

  “不”?不,她一点也不想阻止他求欢。

  理智告诉她该喊停,但她知道,这或许是她今生仅有的机会,能被深爱的男人缠绵吻着、紧紧拥着,像有多渴望自己一样,急切地、热情地占有,感受和他合而为一这既痛苦、又幸福的瞬间。

  明天会如何?

  这个问题,现在的她根本无法去想。

  她的眼里、心里全只有此刻贪恋地在自己身上索求温暖男人,她早已满溢、无从宣泄的爱意终于找到出口,能被他如此狂烈地占有,何尝不是她渴望多时的美梦?

  纵使,他凝视着她的眼神早已涣散、亲吻着她时喊的是别人的名字,她也无怨无尤。

  这是她的选择,她选择成为苏亦耘的知己,选择偷偷苦恋着他,也选择了让他成为自己初夜的对象,只因为他早已是自己永生难忘的爱人……

  “我爱你……”

  在苏亦耘翻身醉睡之前,在她耳畔轻轻说了一声。

  “我爱你。”

  邹丹菱坐起身,望着他酣足睡颜,爱恋地轻喃一句,不舍地弯身在他唇瓣再偷一吻。

  直到这一刻她才深切明白,原来自己比想像中更爱他,爱到宁愿冒着化为泡沫的风险,也想和他成为一夜夫妻。

  原以为自己是理智型的女人,才有办法压抑住感情,扮演好朋友的角色,原来为爱疯狂才是她本性,不是她压抑得好,而是苏亦耘从来没想过诱惑她,一旦他出手,自己只有弃械投降的分,什么都顾不了。

  “我要的不多,做回朋友就好,至少在你最难过的现在别叫我离开,好吗?”

  沉睡中的男人没有回应,邹丹菱心中却早有决定。

  无论如何,她一定不能在苏亦耘最伤痛的此刻,让他还得面对究竟该对不爱的她负责,还是割舍两人友情、从此陌路的因扰。

  她会让一切回到正轨,不会听从他的烂原则从此不相连络,更不会成为他必须基于道义勉强迎娶的妻子,他只当她是朋友,那就只是朋友,不必有任何改变。

  得不到幸福的人只有她一个就够,不用他来相信。

  “我希望你能早日找到更值得你爱的女人,和她一起得到幸福,真的。”

  她衷心低语,任泪悄悄奔流……

  和往常一样,苏亦耘在头痛中醒来,眼睛一时畏光又酸涩,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模模糊糊地,看不清这个世界。

  不过他倒是能清楚察觉被单下的自己一丝不挂,欢爱过的记忆虽然不存在于脑子里,身体的感觉倒是还残存着,看来昨晚他又醉得不省人事,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女人过了一夜,这里要不是汽车旅馆,就是那女人的家吧?

  呵,居然一而再地学人家玩起一夜情?苏亦耘,看来你真的是完全堕落了……

  他伸出右臂遮住双眼,从心底冷笑自嘲。

  想用酒麻痹自己,藉由别的女人的拥抱获得温暖,结果他的心仍旧隐隐作痛,一次比一次来得更加空虚。

  难道他这辈子都要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