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以往只要苏亦耘在家,无论发生什么事、气氛再差,也总有他逗得大家笑声不断,现在连他都笑不出来,整个气氛凝结,完全无解。

  未婚妻将成为自己大嫂,任凭他平日再随兴、淡然,也无法说释怀就释怀。

  不是没有忿恨、气恼,只是看见林嘉蓉为了求他原谅,在自己面前跪下,哭得肝肠寸断,他除了放手,还能怎样?

  更何况她已经有怀有身孕,就算大人有错也错不及无辜的孩子,所以他不只不能怎样,还得帮她一把,否则光以她玩弄自己感情,搞出兄弟两人同争一女的戏码,就算怀了孩子也休想轻易取得双亲认同,顺利踏进苏家大门。

  所以他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帮“未来大嫂”把玩弄自己的过错扛上身,对外话话一切全是自己出的主意,目的就为了刺激性格内敛的大哥意识到再不行动会失去真爱,赶紧和林嘉蓉破镜重圆。反正自己玩世不羁的形象已经深植人心,做出这种惊世之举反倒像是他会做的“正常”事,连向来疼他的父母都以为一切真是他出的馊主意,气得不想跟他说话。

  谎言瞒过了父母、瞒过了外人,却瞒不过深知他的友人和同为当事人的大哥,不想待在家里和大哥碰面尴尬,更不想见到朋友同情他的眼光,苏亦耘只能夜夜独自在外买酒寻欢、麻醉自己。

  只不过,越接近大哥婚期,他就越烦躁,一想到还得以家属身分笑呵呵地观礼,就恨不得将一切说破,理直气壮拒绝出席。

  可惜只能空想,他终归是无法残忍破坏别人的美好姻缘。

  何况大哥已不止一次向他道歉,那份歉意有多深,他感觉得出来。原来是想退让成全,结果反倒伤害他更深,最后还得由他这个“受害者”出面弥平一切,让大哥这个新郎官明明是结婚、生子,双喜临门,却因为对他的歉疚始终无法释怀,不只笑不出来,还时常愁眉深锁,即便是这场三角恋里的大赢家,日子却和他一样不好过。

  这样下去,要怎么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要喊原本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一声“大嫂”,装作若无其事地全家人一起生活,现在的他又真的可以办到?

  想到这儿,他烦躁地仰头饮尽怀中酒,向吧台调酒师比出再来一杯的手势,很快地,盛满琥珀色液体的方杯便摆在他面前。他端起杯,当开水般咕噜几口又喝得精光,手一举,调酒师马上解意地又送来一杯。

  “一个人喝酒不闷吗?”

  一名身穿平口黑色洋装的长发女子,坐上他身旁空着的高脚椅,同时还不忘以妩媚姿势撩拨一下波浪卷发,跷起腿让裙摆开衩处瞬间再提高一大段,诱惑之间明显可见。

  “闷。”苏亦耘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有没有时间陪我喝一杯?”

  “呵,时间我多得是,别说陪你喝一杯,陪你一夜都行。”女子娇笑允诺,大方以双关语暗示。

  “好,干脆。”他举杯示敬,继而转向调酒师说:“这位小姐今晚的酒钱全记在我帐下。”

  苏亦耘已经半醉,这几夜只要有人愿意作伴,他几乎是来者不拒,完全放弃自己的原则。

  “不好意思,他刚刚那句话作废。”

  夹带三分气恼的冷冷话语紧随着苏亦耘刚落下的尾音响起,他皱眉循声望去,瞧见一名女子气急败坏地站在一旁瞪视着自己,他反倒扬眉笑起。

  “呵,又被你找到了。”

  听他笑得开怀,还举杯相迎,邹丹菱真是又气又心疼。

  明明被伤得那么深,还一个人跳出来将林嘉蓉犯的错揽下,成全对方和他大哥,满腔怒气无处发,有多委屈、多不甘,邹丹菱感同身受,更清楚不让他找个管道发泄一下,他真的会憋到爆炸。

  所以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借酒浇愁、夜夜笙歌,直到上周末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到汽车旅馆“赎回”被陌生女子洗劫一空的他,想到他再倒霉一点说不定会被下过量迷药而死,她再也无法纵容、放任不管,只好每晚担起他的“保母”工作,在别人“捡尸”之前先一步将人拎走。

  “亏你还笑得出来。”她不悦地拿走他手上的酒杯。

  “还给我……”他醉醺醺地伸出手。

  “我还没喝够……”

  “没喝够跟我回去再喝。”几次经验告诉她,劝这男人不能喝没用,得用拐的才能带他走。

  “你骗人!你一次也不肯陪我喝,我不跟你走!”他学乖了,一把抢回酒杯,转头又和刚刚那名女子敲杯共饮。

  “你——”

  “你没听见他叫你走吗?”邹丹菱手才伸过去想再度抢下酒杯,黑衣女子倒先一手挥开她。

  “识趣一点离开,不要打扰我们的兴致。”

  “我们?”邹丹菱冷笑一声。

  “呵,请问你是他的谁?”

  “要你管!”

  “我是他老婆,你说我能不能管?”邹丹菱拿出手来晃两晃。“还是要我找警察来告你妨害家庭,才可以带走我老公?”

  “呿,倒霉!”黑衣女子信了她的话,当场认栽走人。

  “苏亦耘,你要走不走?”邹丹菱接着对付眼前醉鬼。“还是要我通知你大哥过来看你烂醉如泥的模样?”

  “你才不会。”苏亦耘醉眸斜睐、唇角微勾,一副十足把握的表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