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邹丹菱对着开了又关的门板说话,满脸无奈。

  等他回来时机已经不对,自己哪里好再重提这件事?

  可越想,越觉得那句话中的弦外之音太明显。

  她咬着指甲开始回溯从董事长来到桌边到离开前的一切言行,越想越觉得他要不是有意试探,就是存心为她解围。

  解什么围?

  当然是给个好藉口让她不必参加婚礼。

  为什么他会知道她不想参加婚礼?莫非他真的知道她暗恋苏亦耘?!

  “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邹丹菱一大跳,此时此刻半点声响对她而言都像是惊心雷,震得心虚的她更加仓皇不安。

  “喂?喜富——”

  “丹菱……”

  “亦耘?发生什么事了?”

  心上人的声音她立刻就听出来了,但是两人认识以来,她还是头一次听见苏亦耘如此沮丧的音调,即使他什么都没说,她也听得出他此刻的情绪有多低落。

  “……”电话那端在冗长沉默之后传来一声长叹。

  “唉,嘉蓉她怀孕了。”

  邹丹菱一怔,随即有一股拿电话砸人的冲动!

  听他声音有气无力,和平日轻快从容的愉悦声调判若两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坏事,结果居然是打来向她“报喜”?这种整人游戏她可一点都笑不出来。

  “恭喜你要当爸了。”口不由心,她心痛和心酸。

  “呵,是该恭喜没错。”电话那端传来的笑声有些冷。

  “不不过你不是该恭喜我当爸,而是当叔叔才对。”

  “叔叔?”邹丹菱听得一头雾水。

  “才下午你就喝醉酒了吗?你未婚妻怀孕,你怎么会是叔——”

  叔叔?!

  倏地,邹丹菱像被雷劈中,当场哑口无言。

  难道孩子是他大哥苏敬祺的?!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这么荒唐的事怎么可能——

  “呵,可笑吧?我的未婚妻居然怀了我大哥的孩子!”像是听见了她心里的惊讶询问,苏亦耘自己说出解答。

  “和连续剧一样洒狗血的情节居然会在我身上发生,是不是很好笑?你想笑就笑出来,我保证不会怪你,真的。”

  邹丹菱心疼他都来不及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他是气极、心痛极了,却又无法去报复伤害他的人,一时震惊过度不知该如何是好,才会不怒反笑,这么严重的大事比自己失恋更令人无法接受,她很能感同身受,对他只有满满的不舍,怎么可能存有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情。

  “亦耘,你冷静下来,别这样。”她试图安抚他。

  “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有没有可能搞错——”

  “呵,我也希望只是搞错。”苏亦耘笑得凄然。

  “可惜我不是听见别人的谣传,而是嘉蓉自己亲口向我坦白。”

  “她明明那么文静乖巧,怎么会……”既然是主角亲口说,可信度就高了。

  “是啊,怎么会?”苏亦耘语气轻飘,像在附和她,又像纯粹自言自语。

  “呵,她还跟我扯什么因为宗教信仰,无法接受婚前发生亲密关系,结果居然全是骗人的假话。事实是她和我哥本来就是一对恋人,因为一场误会闹翻,又刚好碰上长辈拐我们两个相亲,她一时气愤,想气我哥才答应跟我交往,却没想到我会直接跑去她家提亲。”

  “你提亲,她也可以不答应,为什么都订婚决定婚期了才告诉你这些?”

  邹丹菱气得槌桌,说来义愤填膺,林嘉蓉在她心目中气质高雅又乖巧的公主形象,瞬间转为最无良、恶毒的坏女人!

  “她说和我订婚原本只是赌气,以为我哥一定会向她道歉、求她回头,最迟也会在订婚宴上上演当众示爱阻止仪式进行的戏码,没想到我哥居然会决定退让,事情才会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她也很抱歉。”

  “她抱歉?”邹丹菱真想替他好好痛骂那女人一顿。

  “捅人家两刀再说认错人了很抱歉,这样就可以当作没事吗?苏大哥也真是的,你们兄弟感情再好,也没有让情人这种事,他实在太糊涂了!”

  “呵,是啊,糊涂!糊涂到不只女人,连他未出世的孩子都要让给我,到时候孩子到底要喊我爸爸还是叔叔?要喊他大伯还是爹地?到底是大哥让我戴了绿帽,还是我让大哥戴上绿帽?哈哈哈,原来我对女人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只看错一次就差点万劫不复……”

  邹丹菱听出有些不对劲。

  “你喝酒了?”

  “酒?嗯,正在喝。”他打了个嗝。

  “你不知道,这个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要找个能尽情喝酒的地方真的很不容易——”

  “你在哪里?一个人吗?”她好担心,现在这种情况哪能放他一个人。

  “嗯,一个人。至于这里是哪里……你等一下,我问问。”

  电话那端突然停顿下来,邹丹菱听见他似乎正在询问别人,还听见十分熟悉的一种声音——

  “叮咚。”

  “OK.”数秒后,话筒里再度传来超商店门开关的铃声,和苏亦耘喝茫了的回答。

  “我在OK,很OK.”

  “好,你OK就好。你刚刚买了酒有结帐吧?回到你结帐的地方,把手机交给店员,我有事要问他。”

  幸好苏亦耘喝得还不算太醉,也真听话照做,把手机递给超高店员接听,对方也很客气地告诉她所在位置,答应会在她到之前帮忙看住人,她立刻填了张假单,提早下班去找人。

  她还真服了苏亦耘,居然把超商当成了居酒屋?

  唉,只能求老天保佑,刚刚他说的那些醉话千万别被有心人士录影上传YouTube,否则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不,婚约势必得解除,林嘉蓉肚里的孩子也需要生父给个交代,这件事无论怎么想都没有悄悄私下解决的办法,终归是会闹得人尽皆知,加诸在苏亦耘身上的冷潮热讽肯定免不了。

  光想像事件完全爆发后他所需要承受的一切,她已经开始为他心疼不已。

  唉,为什么他结不成婚,她一样快乐不起来,反而更加担心他呢?

  邹丹菱踏入电梯,按下一楼键,看着镜面门板上倒映出自己愁眉深锁的容颜,不由得抿唇苦笑。

  对于苏亦耘,无论爱与不爱,他都已经在她心里生了根、盘了节,只怕是一生都割舍不下了。

  位于市区知名豪宅区的苏家明明正在筹备婚礼,每个人的脸上却都不显丝毫喜色,满屋子像是笼罩在一片山雨欲来的低气压之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