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不会!一定只是我想太多。

  邹丹菱心里不断犯嘀咕,不想往坏处想,偏又忍不住往最糟的可能去猜。

  “欸,一定是我酒喝太多了。”

  她决定不看、不想,什么都不去猜,自己的事已经够烦、够复杂了,再凭别人的眼光就去胡思乱想,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是啊,这是现实,不是连续剧……”

  她喃喃说了一句,放下餐盘,转身独自离开热闹会场。

  没错,因为是现实,所以感表那么融洽的两兄弟,不会上演爱上同一个女人这么洒狗血的八点档剧码;因为不是梦,所以她爱的男人即将成为别人的丈夫,一切已成定局,再也没有翻盘的可能。

  邹丹菱离开会场,下楼来到饭店外头,忍不住回头仰望高楼上依旧璀璨的明亮灯火,如同她深爱的男子,无论何时都在她眼里散发着眩目光芒,如此令人着迷,即便此刻见不到、触不着,依然是她心底最亮眼的那颗星。

  “祝你幸福。”

  她微笑轻语,真心地,隐忍一夜的泪水悄悄顺着双腮滑落。

  怎么收拾好一颗爱人的心,做好身为知己的角色,先等她今晚狠狠痛过、哭过之后,再给她时间去努力学习吧!

  俗话说,失恋时最佳疗伤止痛的良方,就是时间与工作。

  邹丹菱不知道得花费多少时间才能让自己想起苏亦耘时不会心痛,倒是头一回庆幸自己跟了个工作狂上司,行程每天排满满,忙得让她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想像苏亦耘和未婚妻卿卿我我的恩爱画面,原以为自己会从此失眠,却是累得回家就像狗一样往床上一趴,三秒入睡。

  或者该说,她也有些故意投入更多精力在工作中,藉此移转对苏亦耘婚事的注意力。

  因为如她所料,订婚后苏、林两家长辈很快便接着淡妥婚期,两个多月后便是苏亦耘正式升格为人夫的大日子。

  目前她正想尽办法推辞当伴娘的“酷刑”,至于婚礼,除非那天她临时重病或蒙主宠召,否则应该是怎样都逃不了出席的命运。

  虽然她的确是出自真心希望苏亦耘能得到幸福,但不代表她伟大到想去观礼、亲自献上祝福。或许是因为实在太不想参加婚礼,所以她连作梦都梦见自己当天高烧不退,“含笑”在家安心养病的画面。

  “邹秘书,下个月赴法国和义大利食品厂观摩的行程连络好了没?”

  谭景闳走出董事长室大门,边问边朝她办公桌走来,将一叠批示好的文件摆在她桌上。

  她起身回覆。

  “法国厂商已经连络好,目前正在等待义大利那间冰淇淋厂回覆,他们董事长出国,要等到下周二才能确定让我们进厂参观的日期,不过我行程已经大致安排好。”

  “记得把行程安排得紧凑点,停留时间不要超过七天,要赶得上回来参加新竹分店开幕。”他说着伸手指了指刚刚放在她桌面右上方的那叠文件。

  “再追加一间I&C公司,相关资料与名片摆在最上面那个文件夹里,他们也算得上是制作甜点的老店,口碑向来不错,不过要改以采购名义过去,他们对于同业参访不是很欢迎。”

  “是。”她点头,立刻抽出文件夹,拿笔记下。

  “预计出发时间?”谭景闳拿出手机,打算输入行事历。

  “下个月二十八号。”

  “二十八?”他忽然抬头看她一眼,像在考虑什么,随即又低头输入手机。

  “改为二十七号。”

  二十七——

  对喔,我怎么没想到!

  邹丹菱心头一震,暗自在心中喊了声,想不到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忘了还有“假公济私”这招!

  下个月二十七日刚好就是苏亦耘结婚的日子,安排在当天和老板一起出国,不就能顺理成章避开参加婚礼的折磨?

  “不过二十七号好像是“速达物流”董事长娶媳妇的日子,我们是不是也有收到喜帖?”

  “有。”听见他这么问,邹丹菱原本有些舒展的眉宇又微微蹙拢。

  “董事长要参加婚宴?”

  “没兴趣。准备一万二的红包,派吴经理代表公司参加。”

  “那出发的日期?”她重燃希望。

  “维持二十七。”他抬头看她一眼。

  “你和新郎官是朋友,不去参加有没有问题?”

  “我?”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邹丹菱微愣,继而干笑摇头。

  “没有,当然是公事为重。”

  “松口气了?”

  “嗯。”

  “嗯”字说完,邹丹菱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其中有异,诧异地瞪大眼,感觉像突然被人掐住小辫子,紧张得口干舌燥。

  莫非他看出了什么?

  不可能,两人可不是什么朋友关系,她确定自己从来不曾跟董事长透露过半点心事。

  虽然董事长见过苏亦耘来接她下班,甚至巧合遇见自己和苏亦耘一起用餐,她和苏亦耘的朋友关系从所皆知,因为公事不能参加朋友婚礼,一般来说应该是她会不会觉得遗憾,怎么会问——

  “松口气了?”

  邹丹菱揪着胸口,越细想越不安,连头皮都开始发麻。

  等等,该不会是在她难得有空的几回午休趴睡时,把心事化为梦话说出口,该死地恰巧被他听见了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邹丹菱脸都黑了。

  “呃,董事长,您刚刚——”

  “我临时和人有约,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谭景闳没打算等她同意,只是知会她一声,话一说完转身便离开办公室。

  “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