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邹丹菱有些意外,苏敬祺平时其实有些沉默寡言,可不是会抢话的类型,而且说要出去透气的人明明是他,现在听起来倒像是她需要了。

  但她转念一想,或许是他不想让弟弟担心,才会赶在她“泄密”前抢话,也没什么了诧异的。

  “头痛?为什么?”苏亦耘听了有些担心。

  “想痛就痛,哪有为什么?”邹丹菱看出他眼中的担忧,心头多少暖了些。

  “一点点而已,没事,你不陪嘉蓉,跑来这里做什么?”

  “她说脚痛,要休息,所以——”

  “你别打我主意!”

  “我什么都还没说。”苏亦耘一脸无辜。

  “你嘴巴一张开,我就已经看到胃里。”邹丹菱皱皱鼻,摆出敬谢不敏的表情。

  “别想找我跟你跳,这跟我的生日派对不一样,那么多人在在看,我才不想引人注目上。”

  “呵,不愧是我的好朋友,还真的猜中我的心意。”苏亦耘笑咧嘴。

  “我知道你不喜欢引人注目,不过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好意思让我失望吗?就当是送我的结婚礼物?”

  邹丹菱望着他,哑口无言。

  又被打败了!

  她在心里长叹一声,就是舍不得让他失望,她才强忍心痛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不了解正因为苏亦耘当她是好朋友,才想在订婚舞会上邀她共舞一曲,只是他完全不懂她深藏的暗恋心思,温柔心意反而成了让她留下更多伤心回忆的残忍举止。

  “亦耘,不要强人所难,别忘了她头痛——”

  “苏大哥,没关系,我就陪他跳支舞,省得他以后拿这件事说我不够朋友。”

  邹丹菱微笑谢过苏敬祺的好意,自己都能挺住来参加订婚宴了,还有什么不能撑过的?

  顺了苏亦耘的意陪他跳舞,顺便解了苏敬祺的围,让他能离开会场出去透透气,跳完舞之后还能以头痛加剧又晕眩为藉提前离去,这么一想,她也就不再找理由推拒,认命跟着苏亦耘往舞池走去。

  “丹菱,你觉得我哥怎么样?”半路,苏亦耘突然发问,笑容带些神秘。

  “苏大哥?很好啊,成熟稳重,比你正经多了。”

  “有必在夸他顺便损我吗?”他嘀笑皆非地回她一句。

  “我只是实话实说。”邹丹菱急忽然觉得他的提问有些怪。

  “为什么突然问我对你大哥的看法?”

  他笑眯眼。

  “我在想,如果我哥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哥,我可以帮忙撮合。毕竟没必要两兄弟都非得娶个门当户对的老婆来讨我爸妈开心,虽然我爸那边可能会反对,但是我能——”

  “省省吧!”邹丹菱再也听不下去,直接打断他的话。

  居然想出让她当他大嫂这种事——唉,亏他想得出来!这男人还嫌她处境不够悲凄吗?

  “不要再说些让人家伤脑筋的话了,你大哥好归好,不是我的菜,我也肯定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自己幸福就好,不要为了让身边的人一样幸福就乱点鸳鸯谱。”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摆出一副头疼模样。

  “先说好,陪你跳完一支舞,我可能真的要先回去了。你也别和朋友玩太疯,别忘了你未来岳父、岳母都在场,不要吓坏老人家。”

  “你放心,嘉蓉爸妈也喜欢跳国标,我今天这个订婚舞会的安排可能正合他们心意。”

  说着两人已经进入舞池,苏亦耘使了个眼色教她往右看,果然看见他未婚妻的父母也在一旁共舞,邹丹菱一时有些恍神,仿佛瞧见他和林嘉蓉白头到老时也能恩爱共舞的景象。

  是啊,自己是来给他祝福的,怎么能愁眉苦脸,万一让他看穿怎么办?

  事已至此,如果他能和心爱的女子幸福到老,自己失恋又算什么?人生本来就不可能万事顺心,她从来不曾拥有过他的爱,却拥有他最真挚的友情,本来就说好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不是吗?

  “亦耘,祝你和嘉蓉幸福到老。”她将手轻搭上他的肩,随他起舞,甜美笑容里藏着浓浓苦涩。

  “谢了。”苏亦耘揽住她的腰,随着舞曲轻柔摇摆,唇畔始终带着一抹温柔笑意。

  “知道吗?从我说要订婚到现在,你还是头一次这么正正经经祝福我。我原本还有点担心,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嘉蓉哪里不相配,所以不赞成这件婚事?”

  “被你发现啦?”瞧他神色略变,邹丹菱才又轻笑道:“骗你的!你想太多了,你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举双手同意。倒是你,以后一定要对老婆专一,如果敢在外头乱来,小心我头一个跑去向嘉蓉告密!”

  “呵,你放心,别说结婚之前,现在我就已经主动把身边桃花砍光,绝对不会让你有告密讨赏的机会。”

  “呵,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要知道,你这个人只要一舌女人就自动靠过来,就像招苍蝇的黏蝇纸一样”

  “黏蝇纸?”苏亦耘脑中立刻浮现画面,眉头马上皱起。

  “我承认自己的确很有吸引力,可是不能换个好一点的形容吗?”

  “噢,那就换成摆在那儿就会自动生蛆的腐肉——”

  “停!”他换成了八字眉。

  “我还是当黏蝇纸好了……”

  邹丹菱不让心事泄漏,和他边跳着慢舞边说笑,就和平常一样。

  此时此刻还要以平常心“演出”好朋友的角色真的不容易,但她还是办到了。

  可是要一辈子扮演这样的解色,她能吗?

  不再爱这男人就能,问题是,她能吗?

  她笑着,心却纠结成团。

  跳完一支舞,苏亦耘守信不再强留她待到宴会结束,邹丹菱也婉拒他找人送自己回去,倒是听的话来到餐桌前,没食欲也多少再塞一些食物进胃里再走,免得头痛、胃痛、加上他不知情的心痛一起抖搅起来,今晚只怕她真会痛断肝肠。

  她吃着东西,不经意发现早先出去透透气的苏敬祺已经重回会场,却没重回主人席,一个人远远站在靠窗的角落里,视线像穿透所有人墙,专注而执着地凝视着同一点,一瞬不移。

  好奇什么人事物能如此吸引他的注意力,邹丹菱不由得循着他的目光寻去,意外发现远方另一人的眸光也同样落在苏敬祺身上,一样专注得像要望穿对方,久久不曾转移。

  邹丹菱脑子瞬间糊成团。

  因为与苏敬祺对望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未来的弟妹,林嘉蓉。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心里冒出一堆问号,因为那眼光不简单,就好像自己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注视着苏亦耘,贪恋着多看他一分一秒也好——

  “他幸福,却有人因此不幸。”

  蓦地,像不小心有人按下了重复播放键,苏敬祺不久前说过的话又在她脑中响起,一遍遍地来回播放,越听越让人毛骨悚然。

  难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