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话一说完,她马上在心里痛骂自己。脸上虽然带着笑,嘴里却苦得像吞了一口黄连,紧握的指尖深深陷入掌心里,刺得肉疼心也疼。

  她演朋友演得真尽职,一点私心都没有,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完全是两回事,真虚伪!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办?

  当朋友不必考虑家世背景,做夫妻她达不到他要求的门当户对,更重要的是——他不爱她。

  所以这辈子无论她有多爱都是单相思,两人注定只能朋友当到老,再舍不得还是想为他她,希望自己得不到的爱情,至少他能得到。

  “觉得对方不错就放胆去追,祝你马到成功!”她端起还剩几口汤的面碗,豪气地祝贺,满腹悲苦只能自己尝。

  “呵,谢了!”

  瞧她端起面碗要和自己“干杯”的模样,苏亦耘忍不住笑场,却还是陪着端碗轻碰。

  “我要是顺利结婚,一定请你当伴郎。”他笑扬唇角。

  “伴你的头,我是女的!”

  邹丹菱不客气地拿起筷子往他额头戳,两个人同时噗卟笑出。

  她笑着,心却在淌血,泪不断往肚里吞。

  这样也好,一旦他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她也能彻底死心。

  应该……能吧?

  答案是,不能。

  即使苏亦耘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压抑在她心底的爱意仍旧沉甸甸地窝在那儿,不散、不离,如同影子般紧跟不放。

  看他得到幸福就会死心?呵,原来这全都只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邹丹菱摇晃着手中的香槟杯,透过里头的澄澈白酒遥望舞池里双双对对的人影,苦涩地弯唇一笑。

  今天是苏亦耘订婚的好日子,却是她失恋的坏日子。

  饭店舞池里,他正开心搂着未婚妻跳华尔滋,灯光打在他们身上,郎才女貌,宛如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一样匹配,任何人看来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就连她也这么觉得。

  她远远倚在系着银色缎带的罗马柱旁,望着会场布满了他未婚妻林嘉蓉喜欢的粉红玫瑰,加上空飘的爱心和可爱造型气球,以及现场演奏的管弦乐队,浪漫、喜庆味十足,鸡尾酒会上使用的精致银制餐盘,在灯光下闪烁着贵气十足的耀眼光芒,参加宾客全身行头一个比一个华丽,更加令人感受到名门联姻的奢华派头。

  两家长辈从头到尾笑得合不拢嘴,看得出来相当满意这桩亲事,让邹丹菱更加明白,苏亦耘一直以来设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另一半,为的就是此刻皆大欢喜的和乐场面吧?

  只是她想都没想过,从他相关到订婚,居然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她好羡慕林嘉蓉,不只长相甜美、弹得一手好钢琴,还是留学归国的名门千金,轻松就行赢得了苏亦耘母亲的好感,加上彼此父亲还是同一个高尔夫俱乐部的球友,也乐见这桩婚事能顺利成功,约会没几次,苏亦耘便决定打铁趁热,直接请媒人上女方家求婚,亲事就这么轻松说定。

  与其说是一见钟情,不如说林嘉蓉完全符合苏亦耘设定的理想结婚对象所有条件,就像当初他决定交她这个朋友一样,感觉对了、条件齐了,毫不犹豫往前冲,先将人订下来再说。

  因为熟知他的性格,所以对于他闪电订婚的消息,她愕然,却能理解。虽然结婚日期未定,但如果说就在几天之内,她也不会太讶异。

  不讶异,但消息来得太快,还是让她措手不及,没有任何缓冲、自我疗愈的时间,眨眼便被推上他的订婚宴,目睹此景,她痛苦得无法呼吸,偏又不能显露半分,感觉心都快碎了……

  “丹菱,你还好吧?”

  一声关心问候从邹丹菱身畔传来,她转头一看,原来是苏亦耘的大哥。

  “你的脸色很难看,哪里不舒服吗?”苏敬祺望着她的眼光满是担心。

  “没事,只是头有点痛。”邹丹菱知道自己还不到“戏精”的程度,无法厉害到参加心上人的订婚宴能笑容依旧、无动于衷,虽然很努力强自镇定,但脸色不可能好到哪里去,说没有太虚伪,只好编个理由搪塞。

  “真的很不舒服可以提前离席,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没关系,我还能忍。”她耸肩苦笑。

  “我要是提前离开,亦耘一定不会放过我,他说今天是他的大日子,我一定要从头到尾参与到底,见证他的幸福。”

  “见证他的幸福?”

  重复一遍她的话后,苏敬祺微转身,眼光投向舞台中央的一对新人,男人一身银白西装,帅气英挺、笑容洋溢,像太阳一样散发耀眼光芒,看来的确十分幸福得意,但——

  视线一转,他望向身穿粉红平肩礼服的未来弟妹,眸色渐黯……

  “他幸福,却有人因此不幸。”

  苏敬祺锁眉代语,因为距离十分接近,邹丹菱将他的无心低语听得一清二楚,也才发现对方的脸色不比自己好多少。

  “谁会不幸?”

  邹丹菱不是喜欢挖人隐私的八卦性格,可是事关苏亦耘,她忍不住好奇,更不懂在弟弟的大喜之日,苏敬祺的表情为什么看起来和强颜欢笑的自己样,有着藏不住的苦涩?

  “呃,其实也没什么。”苏敬祺像是察觉自己一时恍神道出了不该说的话,神色顿时有些尴尬。

  “我是指暗恋亦耘和嘉蓉的那些人,这一对俊男美女的爱慕者不少,全都要在今天心碎了。”

  “是啊。”邹丹菱苦笑附和。真不巧,她正是其中之一。

  “苏大哥,你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有哪里不舒服吗?”

  “嗯,和你一样,也有点头痛。”苏敬祺说着稍微调松了一下领结,苦笑道:“我不太喜欢玫瑰的香味。”

  “什么?”

  邹丹菱同情地望着他,会场里可是有上万朵玫瑰。

  “难怪我看你待在这里好像很不自在,脸上也少了点笑容,原来是因为这样,真是辛苦你了。”

  “有这么明显?”像是经她提醒才发现,苏敬祺微微皱了皱眉。

  “我看我先出去透透气,待会儿再进来好了。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透透气?或者我叫人送头痛药过来?”

  “谢谢,我情况还好,应该不需要到吃药的地步。”她这状况恐怕神仙都没药医。

  “你不用担心我,快出去透气吧!”

  “透气?透什么气?”

  邹丹菱和苏敬祺被突然插进来的问话吓一跳,两个人都没发现苏亦耘走过来。

  “就苏大哥他——”

  “丹菱她头痛,我问她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透透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