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因为对方动了真感情,不想让伤害继续扩大,他决绝地和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说断就断,毫不犹豫便将对方从通讯录中删除,她见过妮娜不死心来找他,最后垂头丧气哭着离开的模样,告诫过自己不能重蹈覆辙,心却还是不受控制地陷落。

  明明一开始他就说好了只是朋友,如果被发现自己的爱意,结局应该同样是“再也不见”。正如他所说的,这样她所受的折磨说不定还能少一些,可是一想到再也不能以朋友的名义享受他给的体贴温柔,连见面都成奢求,她便鸵鸟地不愿正视这个问题,过一天算一天——

  “丹菱,到家了。”

  “嗯。”

  听见身边男子的轻唤,邹丹菱缓缓睁开眼,打了个小呵欠,假装自己刚刚真的小睡一会儿。

  其实自己租的小套房离公司不远,不过是四个公车站牌的距离,加上喜欢的人就在身边,怎么可能睡着着?

  萦绕在脑海里的问题依然无解,她也干脆不想了,直接下车上楼。

  一进门,苏亦耘熟门熟路地洗手、拿碗筷,将塑胶袋里的猪肝面倒出来,端到和室桌上,像在自家一样。

  “你将来一定会是个贤慧老公。”邹丹菱笑瞅他说着,心里却一阵酸涩,可惜那个能拥有他的幸福女子不会是自己。

  “多谢夸奖。”苏亦耘咧嘴一笑。

  “不过我记得不久前某人也才说过,我床伴一个换过一个,女朋友始终交不到半个,搞不好这辈子会光掍打到老,再贤慧也是白搭,对吧?”

  “那是也是实话。”

  “某人”就是她。

  “其实你和那些女人的相处模式和一般情侣没两样,何必一开始就先定义为“床伴”?你“浪荡”的形象已经够鲜明,不必再演给你爸看,否则好女人永远不敢靠近你半步。”

  她明白,苏亦耘一开始是存心在父亲心里留下没定性、不负责任的形象,好帮忙稳固大哥的接班地位,但现在他大哥的努力已经得到肯定,实在不必继续“演”下去,让不明就里的外人以为他真的是玩弄女人感情的荒唐公子哥。

  “怎么会?好女人我眼前不就有一个?”

  “少来!”邹丹菱心脏砰地一震,表情却很淡定。

  “在你眼里根本没把我当女人,说是“兄弟”还差不多。”

  “喂,要知道,做我苏亦耘的兄弟可是比当我女人还来得好。”苏亦耘大掌往她肩上一拍,豪爽笑道:“能让我硬着头皮去超商买卫生棉和上药房买生理药的女人,普天之下也只有你邹大小姐一个了。”

  “知道,我又没说不她,我这个人也是很懂得感恩的。”

  邹丹菱这才笑了,至少目前在他心目中除了家人,她应该算是排行第一的“女友”,连和他有肌肤之亲的女子都没这样的“福利”,也算值得安慰了。

  “好了,别顾聊,快吃面,不是讨厌吃泡太胀的面条?”

  说是这么说,两个人还是边吃边聊,知道她今天忙中有错的事,苏亦耘还不忘为她打气。

  “谭景闳那个人不简单,你能做他的贴身秘书就代表你有一定的程度和能力,连我大哥都说,让你在“喜富”多磨练几年,等他升上总经理的时候再重金挖角你,你就等着吧?”

  “等什么等?”她可没那么乐观。

  “到时候不过是从魔鬼一号换到魔鬼二号身边工作而已,你大哥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每天就比我老板早下班那么一点点,我看不如你开间公司当老板,我当你秘书吧!到时候我应该能每天准时跟着你五点下班。”

  “呵,好啊,哪天我当老板,一定聘请你当我秘书。”

  “你说的,我等着。”

  “嗯,等吧!”

  说归说,邹丹菱知道,在他大哥真正接管大权之前,他绝不会锋芒外露,那天可是难等了。

  认识越深,越发觉苏亦耘的玩世不恭有七成是在作戏给他继父看,他懂得如何拿捏分寸维持家庭的和谐,不上演富家兄弟彼此夺权的烂戏码,也不玩得太过,让父母伤心,他够圆滑、够聪明,更懂得如何笼络人心。

  也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只懂玩乐、没有丝毫企图心与进取心,他不争继承权,却懂得自我充实、储存战力,拿下双学位又精通数国语言,更懂得交际手腕,五湖四海的朋友全是他储存的人脉,但又低调得让人看不出他的刻意经营,完全推翻自己一开始认为这男人不适任经营者的想法。

  她知道,只要他肯做,会是不输他大哥的接班人,他继父一开始选择他或许不纯粹因为溺爱,而是看出比起亲生儿子,继子更具大将之风。

  但是比起权力、财富,苏亦耘更重视亲情,明明可以进自家公司坐领高薪,却怕一不小心锋芒外露,动摇父亲的决定,干脆先在朋友的公司担任顾问。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职称好听的闲缺,其实还身兼以劳务入股的合伙人,举凡对外商的业务连络也都全权由他负责,只不过旁人看来一点都不像在谈生意,倒像他三天两头带着不同的外国友人到处吃喝玩乐,连她一开始都被骗了。

  看着他和同父异母大哥融洽的相处方式,以及为了帮忙大哥接班做的一切努力,她知道对于退居老二地位,他是真心没有一丝委屈与遗憾,这样的胸襟与气度更令她倾心。

  呵,其实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都令她倾心吧?

  自己和这男人之间,真的连一丝可能都没有吗?

  “我身边出现了不错的交往对象。”

  吃完面,筷子一放,苏亦耘倏地冒出一句,震得邹丹菱脑袋空空。

  “谁?”这个字是在她怔愣半晌之后才揪心问出。

  “林嘉蓉,“和丰船运”的二千金。”

  “门当户对。”这句话她是说给自己听的,更是她与他之间跨不过去的高墙。

  “嗯,门当户对,可以省去不少麻烦。”苏亦耘不知道她心头悲凄,抱着和好朋友分享的心情继续说:“虽然是被我妈瞒着骗去相亲,不过第一眼感觉还不赖,没有一般富家千金的骄纵、霸气,长相甜美,看起来乖乖的,你觉得呢?”

  “我觉得?”

  “你觉得我现在收心当个正常人谈恋爱、结婚,会不会太早?”他还在犹豫,毕竟“改邪归正”有可能让父亲又重燃推他接班的希望。

  早,当然早!最好你一辈子光棍打到底,除了我不准爱上任何人!

  “早什么早?你都快要二十七了,还想混到什么时候才收心?刚刚好而已,一点都不早。”

  邹丹菱,你真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