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想和我做朋友,就只因为觉得我很真?对于“速达物流小开”来说,这个理由会不会太随便了一点?”

  “呵,当然没那么随便,除了对你第一眼的好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苏亦耘看着她,浅笑说:“因为你给我的拥抱很温暖。”

  “……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听他说起那件事,邹丹菱立刻一阵耳热,窘得不好意思直视他双眸,随便点头应上一声。

  “还有,你的眼睛很像我过世的好友,又圆又亮,感觉特别亲切。”

  对喔,她差点都忘了这回来法国是他的“疗伤之旅”。

  “真的吗?你那位朋友也是女人?”她的心立刻软下。

  “不,是公的。”

  邹丹菱愣了愣。

  公的?

  有人这样形容的吗?

  “它叫“路易”,是从小陪我到大的一条好狗。”

  狗——

  “苏亦耘?”邹丹菱望着他,皮笑肉不笑。

  “嗯?”

  “你这辈子还没被女人打过吧?”

  一年后,晚上八点多,“喜富食品”董事长办公室的灯火依旧通明,身为秘书的邹丹菱当然也还在爆肝加班中。

  公司展店计划施行十分顺利,这也表示董事长要跑的行程更满,她这位秘书该处理、连络的事项更多,忙中有错的机率自然大增。

  今天她就出一件不大不小的纰漏,前些天忙昏头忘了记下和业者连络好签订租仓合约时间,还是对方今天不耐空等电话来询问,她才连忙进办公室通知,之后的会议、行程自然也得跟着顺延、取消,少不了挨上一顿办事不力的斥责。

  已经够倒霉了,偏偏刚好生理期,这回还特别痛,刚狠错又不好意思请假回家休息,最惨的是还得陪着工作狂上司加班,真是欲哭无泪。

  “铃~~”

  邹丹菱正在整理广告商送来的企划资料,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传出熟悉的来电乐声,她精神一振,立刻接听——

  “丹菱,我和一群朋友约了要去吃烧烤,你要不要过来?”苏亦耘的声音开朗又有活力。

  “我很想,可惜没那个命。”她双眼哀怨盯着依然紧闭的董事长办公室门板。

  “我还在加班。”

  “八点多还在加班?”苏亦耘顿了顿。

  “不会像前两天一样,又要做到九点多才能走吧?我爸的秘书都没你那么拼。”

  “少爷,不是我想拼,是领人钱财就得陪人拼命。”她苦笑回说。

  “我肚子痛得要命,不知道有多想回家好好休息。”

  “肚子痛?吃坏肚子了?怎么不请假去看医生?”

  他语气里的关心让她心里舒坦多了。

  “没事,是生理痛,只是今天才犯错被老板刮一顿,想请假都没那个脸。”

  “听起来真可怜,好吧,我帮你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

  “本山人自有妙招,你等着看就是了。”

  “喂——”

  手机那端没了声音,直接结束通讯,邹丹菱半信半疑,只能先继续工作再说。

  不过,声音没了,脑袋里却不时浮现苏亦耘的谈笑身影,害她始终无法专心。

  一年前在法国共享了那顿早餐之后,他们真的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那回苏亦耘没挨她打,因为除了那双眼睛很像他的小狗,他真的有位好友罹癌过世,所谓的疗伤之旅不是玩笑。

  后来她出差回国,没多久,苏亦耘接着因为他外婆生病而被家人急召回台,幸好老人家福气旺,顺利捱过了开刀大关,他也决定留在台湾陪家人,在朋友的设计公司担任顾问一职,暂时安定下来,不再“流浪”异国了。

  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多了很多更加了解彼此的机会与时间,也越谈越投契,苏亦耘甚至提过想收她当干妹妹,只是被她敷衍带过,不了了之。

  干妹妹?那她的处境不是越发可笑?

  “唉!”

  邹丹菱叹口气、往椅背一躺,让自己暂时放松片刻,心却是紧缘着。

  她喜欢苏亦耘。

  不,不只是喜欢,根本就是以朋友之名行暗恋之实,偷偷爱着他,别傻得把心陷入这点明明早知道,却还是办不到。

  是,小自感情观,大至家世背景,两人都是彻头彻尾的没共识、不匹配,更甭提苏亦耘这人还真是“说话算话”,说只当她是朋友,就真不把她当女人,完全以对麻吉的态度面对她,换了新床伴还会领人来“拜码头”,介绍给她这个“红粉知己”认识。

  那傻瓜,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她喜欢他!

  可是能怪谁呢?

  他一开始就把话挑明,彼此除了朋友,不会再有其他发展可能,是她自己陷入单恋,还妥善收藏起浓烈爱意,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发现,即使再苦也是自找的,怨不得他。

  怨不得,可是心里那股哀怨还是浓得化不开,明明应该是一辈子都兜不到一块儿的两个人,偏偏因为一而再的意外的相遇结为好友,他那里的友谊越浓,她这边的爱情越重,要疏远偏又舍不得、办不到,日复一日,成了无解的难题。

  蓦地,她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赶忙回复忙于工作的认真模样,双手按上键盘,在萤幕里敲出鬼都看不懂的外星文。

  同时间,谭景宏拎着公事包走出办公室,依然是西装笔挺、精神奕奕,看不出来已经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半丝疲惫,简直像是不知“过劳死”为何物的机器人一样,让邹丹菱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叹弗如。

  “邹小姐,你可以下班了。”

  “是。”

  这句话她不知道等了多久,开心得想立刻拿起皮包就走人,不过当然是想想而已,这份工作累归累,薪水她可是十分满意,一点都不想将职位拱手让人。

  “董事长再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