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也罢,就当一切不过是自己旅途中的小小插曲,睡一觉,明早起来就将一切忘光光——

  尤其是那个有生以来,头一个令她意乱情迷的男人!

  外国的月亮真的有特别圆吗?

  根据邹丹菱一夜望着窗外的详细观察,其实差不多,也没有特别圆嘛!

  当然,她不是因为特别有考证精神,所以硬撑着不睡,相反的,她超想倒头大睡,偏偏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唉!”

  她叹一声,放弃和睡神见面聊天的可能,毕竟高挂天空的都从月亮变成了太阳,也差不多该起床准备迎接崭新的一天。

  是啊,新的一天,可惜脑袋依然是昨天旧旧的那个,想忘的事一件也没忘掉。

  失眠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可以说是时差还调不回来、怪罪肚子吃太撑,或者昨天那杯咖啡的咖啡因太重,但事实却只有一个,就是她整晚脑袋里都想着苏亦耘那个男人。

  因为太好奇了,好奇他的身分、好奇他和女友解释到后来究竟会是什么情况?

  好奇他说改天再上门向自己致歉,到底是随口说说还是真放在心上?

  于是瞌睡虫被好奇心杀光光,越想忘越是将人往心坎里放,像卡在喉头的骨刺,怎么也没办法说咽下就咽下。

  怎么会这样呢?不过是刚认识不久的男人,为什么会轻易记挂在心上?

  “邹丹菱,你还真是没用!”她握拳敲敲自己的脑袋,希望能多少清醒一些。

  是啊,想破头又怎样?那个男人从此以后跟自己毫无关系,多想无益,为他失眠一夜已经很过分,新的一天开始,该把心思放回工作上,反正那个男人带着女友度假疗伤,不会有事,也不关自己的事,对吧?

  “只是,买好的礼物没用了……”她来到桌前,拿起搁在上头绑着蓝丝带的礼物盒。

  昨天她趁着董事长没留意,在试吃行程中自己觉得最美味的那间店买了现做糕点和巧克力,打算送给苏亦耘,多少表达一些谢意,可惜昨晚发生的一切像场闹剧,让她措手不及,连礼物也忘了送出。

  想必此刻他正拥着女友好眠,自己更没有再去608号房找他的打算,这份礼物浪费可惜,幸好今天早上董事长约了要和原料供应商见面,喂猪行程下午才会开始,刚好当成早餐。

  “叩叩叩。”

  她才刚解开丝带,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她用英文询问。

  “客房服务。”外头的人也用字正腔圆的英文回她。

  “客房服务?”她重述,一头雾水。

  “我没有叫客房服务,是不是送错房间了?”

  邹丹菱才说完,外头的服务生立即回复她房号和登记英文名字,全都正确无误。

  “难道是董事长善心大发,额外给的员工福利?”

  她嘀咕着,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不错耶,饭店的客房服务她还没尝试过,想像着偶象剧中可以悠闲在床上吃着精致餐点和场景,让她忽然有点兴奋起来。

  “是你?”

  门一开,邹丹菱霎时一脸错愕,用盖子罩着餐点的推车是有没错,可是站在外头的不是饭店白衣白裤的服务人员,而是苏亦耘。

  “是我。”他挂着一脸笑,对她的意外一点都不意外。

  “邹丹菱小姐今天专属的客房服务专员。”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她不记得有告诉过他。

  “很简单,跟柜台打听一下就成了。”他指指餐车。

  “有什么疑问待会儿再说,东西冷掉就不好吃了。”

  僵持在房门口也不是办法,邹丹菱犹豫半刻,终究还是退到一旁,让他推车进房。

  “我知道你有满腹疑问。”苏亦耘回头,果然看见她正想张嘴发问。

  “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后随便你想知道什么都能问,好吗?我快饿瘪了!”

  他掀开罩着餐盘的几个大锅盖,食物香气立刻扑鼻而来,邹丹菱原本没任何饥饿感,这么一闻也开始有点嘴馋。

  “牛奶是热的!”

  别怪她大惊小怪,实在是饭店只提供冰牛奶、冰果汁,外头都开始下雪了,这种天气一早就要她喝冷饮,真是要人命!虽然也有咖啡和热茶能选择,可是习惯了每早来杯牛奶,只能硬着头皮喝下,真是慈溪到牙齿能打颤,再搭上冷火腿、冷起司、冷优格,实在教人太佩服法国人的肠胃了。

  “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喝不惯冰牛奶。”苏亦耘笑指着餐盘。

  “不只牛奶温热,我还请厨师帮忙将火腿片煎烤过,可颂和黑麦面包全是刚出炉,还附带味美料多的热浓汤,所以说,不趁热吃岂不是很可惜?”

  她笑了,同意他的说法,决定暂时什么都不想,先将热腾腾的美味早餐送进肚里暖暖胃再说。

  “好吃吗?”苏亦耘笑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

  “这个时候只要是热呼呼的食物,没有不好吃的。”她抬头瞥他一眼。

  “只是没听过客房服务会有服务生留下来跟客人分食的。”

  “呵,所以你要跟饭店投诉吗?可惜我只是“角色扮演”,饭店管不了。”他笑呵呵,不以为意。

  “何况你不认为两个人吃饭要比一个人独享来得美味?”

  邹丹菱不否认,有他在一旁,的确“秀色可餐”。

  同时,她也想起了另一件事。

  “你女友呢?”她吃下最后一口巧克力可颂,假装若无其事地随口问道:“如果让她看见你来找我——”

  “妮娜不是我女朋友。”他一口否认。

  “不是?可是她昨晚的口气分明就是在吃醋——”她顿了顿。

  “不是女友,难道是老婆?”

  “呵,越说越夸张。”

  他笑着,忽又静默下来,像在考虑什么似地端详她几秒,然后离开原先坐的木椅,来到她身旁坐下。

  “我未婚、无女友,妮娜跟我顶多只能算是床伴。”

  床——床伴?!

  邹丹菱后脑勺一阵麻栗,没察觉自己身体立即反射性地往右挪离他远一些。

  太意外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