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既然对方一口说出衣服主人的名字,邹丹菱猜测眼前的女子可能是苏亦耘的友人,说不定还是女友,虽然觉得对方接二连三质问的语气实在让人不太舒服,还是决定客气为上,好好解释,免得造成苏亦耘的困扰。

  “是他的没错,我——”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在廊上回响,邹丹菱右颊一阵火烫麻痛,呆愣几秒才意识过来自己居然挨打了。

  “你——”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贱货,居然跟我抢男人?!”

  不等邹丹菱把话说完,时尚女立刻化身泼妇,不只打断她的话,还指着她鼻尖辱骂。

  “这件皮衣是我买来送给亦耘的礼物,为什么会在你手上?”丁妮娜气得直跳脚。

  “说!他昨晚没回饭店,是不是被你拐上床,所以皮衣才会在你那里?你说啊!”

  “我——”

  “没话说了是吧?把皮衣还来!”

  对方说着就把皮衣抢过去,邹丹菱真是又冤又呕!

  虽说是因为误会男友出轨才把皮衣遗留在别的女人手上,遇上“情敌”找上门来,动怒也算情有可原,但又不是捉奸在床,至少要先问清楚、讲明白,给一下解释的机会,怎么能二话不说就直接赏巴掌?

  欸!像苏亦耘那样温柔又乐于助人的好男人,怎么会交上这种蛮横不讲理的醋桶女友?

  “小姐,你别太过分,我不是没话说,是你一直不给我机会说。”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脾气。

  “我跟苏亦耘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你凭什么不分清红皂白就出手打人?请你道歉。”

  “哼,道歉?你等下辈子吧!”

  “喂!”

  瞧对方跩跩说完就想转身走人,邹丹菱立即拉住她的手留人,想不到对方脾气还真不是普通呛辣,回身手一举,直接又挥来一巴掌——

  “住手!”

  男人高亢的制止声音远远传来,丁妮娜的手腕同时被早有防备的邹丹菱扣住,没傻傻地又挨人家一耳光。

  “亦耘,你看这个粗鲁女人,我的手都快被她捏碎了!”

  这什么情况?做贼的喊抓贼啊!

  邹丹菱瞧对方一见到苏亦耘现身,立刻装柔弱撒娇的做作模样,当场傻眼。

  “你的手没碎,把人家的脸打肿了才是真的。”

  苏亦耘是没撞见邹丹菱被甩巴掌,不过他一过来就瞧见她脸上明显的五指印,至于“凶手”问都不必问,肯定是刚刚又打算再补一掌的友人。

  “不是早说了,要你改改你的个性?”他数落丁妮娜两句,回头满脸歉意地望着邹丹菱说:“我代我朋友向你道歉,她人不坏,就是个性冲动,偶尔做事不分青红皂白。我应该早点回来的,抱歉。”

  凝望着苏亦耘一脸诚恳模样,邹丹菱纵使火大也不好不给他一点面子,只能咽下满腔怨气。

  “算了。”她自认倒霉。

  “我来还你皮衣,衣服在——”

  “衣服在我这儿。”

  丁妮娜泼辣地再度截断她的话,不悦地斜睇她一眼,然后一把将苏亦耘拉到自己身边。

  “你干么向她道歉?你说,我送你的皮衣为什么会在那女人身上?她是你新看上的女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这可不是普通的皮衣,是我找人为你订制的,一件就要十多万,你怎么可以随便丢在别的女人那里!你——”

  “好、好,别吵到其他房客,进房里我再跟你好好解释……”苏亦耘刷卡开启房门,一把将啰嗦不停的丁妮娜先推进房再说。

  “丹菱,真的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苏亦耘一手拉着房门,高大身躯完全遮住门里友人的视线。

  “我才抱歉造成你的困扰,谢谢你的皮衣,我先走了。”

  因为身体和心理都很不舒服,邹丹菱像念经一样飞快说完便要离开,却被苏亦耘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呆住。

  “很痛吧?”

  苏亦耘左手抚上她脸颊上泛红的五指印,像是担心太用力会碰碎一般的轻柔,衬着好听又充满安抚力道的磁性嗓音,光听就让人怒气化为绕指柔。

  “是我的错,我先跟朋友解释清楚误会,改天再上门向你致歉。”

  话才说完,房里那个又开始吵闹,问他还在和邹丹菱啰嗦什么?苏亦耘转头安抚对方几句,又回头朝她摆也无奈苦笑,这才进房、关门,独留她一人呆杵在走廊。

  呆杵,因为她心跳好快,还需要一些时间让空白的脑袋恢复动力。

  邹丹菱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因为一个男人近距离的温柔抚触和柔声安慰便意乱情迷,瞬间连自己姓啥名谁都忘得干干净净,只会傻站,直到对方消失在自己眼前才清醒一些。

  太可怕了!

  她环抱着自己双臂,终于察觉到其中危险。

  苏亦耘这个男人对她而言太危险,不是能当朋友的对象,因为自己根本无法抵挡他的魅力,用平常心相处,对她而言,他就是所谓的“致命吸引力”吧?

  幸好他已经有女朋友,自己做不来横刀夺爱这种事,更不想跟房里那个泼辣女再次交手,相信他女友应该也会阻止他继续和自己有所连络,所以就这样一拍两散最好,别留给自己任何深陷的机会。

  何况他女人一出手就是送上十多万的皮衣,这么昂贵的衣服借人,眼睛居然连眨都不眨,一点也不担心被私吞,看来他的身分搞不好也是富家公子,她连做朋友都高攀不上,还是做回路人甲比较实在。

  “再见了,苏亦耘。”

  邹丹菱做了个深呼吸,转身,回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