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苏亦耘忍俊不禁,望着她的背影噗哧笑出。

  瞧她跑得又急又快,旁人见了说不定以为她是揩了油就逃的变态狂,生怕被他这个“受害者”活逮痛扁一样。

  注视着她仓皇背影,他唇畔笑意更浓。

  正因为感受到邹丹菱对於拥抱他的举动感觉有多尴尬、困窘,更加突显她的安慰有多出自真心,纵然只有短短几秒,那股体贴心意已经直达他心窝。

  虽然仅是萍水相逢,这个女孩子给他的感觉却是特别与众不同,令他联想到自己游学在外的妹妹,忍不住就想出手多帮帮她。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她肯定一时忘了,今晚还得见他吧?

  目送邹丹菱的身影飞速消逝在街角,苏亦耘已经开始期待今晚她会以什么样的表情出现在自己面前……

  晚上九点半,邹丹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饭店,二话不说便先放满一浴缸的水,好好泡个澡再说。

  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伟大的女人!

  没错,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她就是董事长前后那个超级伟大的女人!

  虽然法国的甜点十分闻名,她也的确很想多方尝试,但那是指悠闲品尝,绝对不是陪着董事长搭车到处试吃、拍照,还得对每家招牌甜点和冰品评分、做心得报告,吃到她胃发胀、齿酸冻,全都只因为她是公司最主要的客户群代表——女人。

  是,她的口味与普罗大从相当一致,公司受欢的产品恰恰好全是她的最爱,董事长太有眼光,选她来试吃,回再再参与新品开发意见,真是太有远见了!

  但是她的名片上明明就印着“秘书”两字,为什么别人家的秘书就只要跟老板开开会、打打文件、偶尔陪老板和客户吃饭应酬,她却得杂事全包,还被抓来参加这种“喂猪”行程?真的是把她“物尽其用”到极点,付出的薪水连一毛钱都不浪费。

  “谭景闳,要不是你付给我的薪水真的很不错,我一定今晚就偷偷收拾行李回台湾,让你一个人继续喂猪之旅!”

  邹丹菱手一举,神气地指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嚷嚷,就这时候敢连名带姓对老板呛声。

  毕竟公司规模小归小,谭影闳像是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和不怒而威的老板架势,可是完全不输电视上常见的那些大企业老板,行事作风之强悍连她都不得不佩服。

  正如先前苏亦耘说的,“喜富食品”很有发展潜力,成为大企业不过是迟早的事,光看老板的冲劲她就深具信心,否则她也不会甘愿在谭景闳手底下做事,任他“压榨”了。

  “对了,还要皮衣!”

  累瘫了,她差点忘了这档事。

  “十点多应该不算太晚吧?”

  邹丹菱万般不舍地离开舒适的浴缸,拿起搁在盥洗台上的手表看了下时间,嘴里嘀咕着,却已经开始着衣打算出门。

  别人的东西搁在自己身连没还,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何况说好了今晚归还,尴尬也得走一回。

  是啊,一想到要去见苏亦耘,她心脏就怦怦乱跳,耳根也莫名其妙说发热就发热。

  欸,为什么她会跑去抱他呢?

  到现在她还想不透,自己当时的勇气是从哪儿来的?

  明明不是那种热情、大方的性格,居然会大胆做出熊抱男人那种事,莫非她早餐被加料,混进了熊心豹子胆?

  还是——自己一时色欲薰心?

  她套上纯白色毛衣,下搭一件当睡裤或外出都实穿的厚呢内搭裤,看着镜里的自己什么都OK,就是那张脸红通通的,怎么看都觉得是一脸心虚,像是在附和方才内心的问话一样。

  好啦,她承认,苏亦耘真的令她有些心动。

  昨天初次相遇除了感激没什么特殊感觉,今天刚重逢时也没天雷勾动地火那么夸张,直到那一抱——

  不夸张,真的有触电的感觉!

  邹丹菱手捧着自己泛红的双颊,光想就心跳加速。

  也不是没谈过恋爱,但就是从朋友变情人的那种,平平淡淡的,有温情没热情,连分手都平和得像在说明天见那么容易,传说中的“触电”感觉和前男友不曾有过,却在安慰新朋友时发生,会不会太瞎了点?

  唉,不管瞎不瞎,她被电到了,这是事实。

  然后呢?

  镜中的她皱起眉,神情转为困扰。

  除了名字,她对苏亦耘的一切全然不知,再说,那么出色的男人,十之八九早已死会,有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友在身边,想什么“然后”?皮衣还一还早点回来睡大头觉,等着应付明天另一波“喂猪之旅”比较实在啦!

  “噗!”

  邹丹菱被自己劝解自己的想法给逗笑,原本七上八下的忐忑心情倒也因此舒缓不少,脸上红潮消褪,总算能出去见人了。

  带上皮衣,她搭电梯来到608号房门前,原以为说好今晚见,加上已经十点多,苏亦耘人一定在房里等着,可是门铃按了又按,里头依旧阗静无声,根本没人应门。

  “苏亦耘?”她试喊一下,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你是谁?”

  邹丹菱正打算先回房,晚一点再过来看看,忽然听见有女人以中文大声询问的声音,好奇转头察看,果然有一位东方脸孔、穿着华丽银亮礼服,像是刚参加完什么时尚派对后直接回饭店的美丽女子,笔直朝她走来。

  没错,是朝她走来。

  邹丹菱存疑地左右、前后看看,确认长廊上就她两人,更加肯定对方刚刚那句问话是对自己说的。

  “你手上拿是不是亦耘的皮衣?”一样来自台湾的丁妮娜方才听见她用中文喊门,也就直接以相同语言质问对方。

  邹丹菱还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回应这位陌生女子的问话,对方倒先一脸惊愕地指着她挂在臂弯上的皮衣嚷嚷,像这件衣服被她拿着有多可怕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