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奈儿 > 爹地别想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冷——

  邹丹菱步下计程车,急冻的空气让她下意识地连忙搓着双手靠近嘴边呵气,感觉连自己口里吐出的都是“冷气”,根本没有丝毫取暖效果,冻得浑身直打哆嗦。

  “乐极生悲”,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情况。

  半年前她应徵进入以贩售甜点及冰品为主要营业项目的“喜富食品”,挂着“董事长秘书”的好听头衔,其实整间公司除去营业店面里的员工,办公室里就董事长、她、会计李姊,和采购兼业务的刘哥,论年纪、比资历,怎么算都是她最小,所以打杂兼接听电话的小妹也是她。

  正因为不过是一家起步不久的小公司,她想都没想过居然会有陪董事长出差到法国的好机会,即使是为了工作,不敢妄想会有玩乐时间,对於头一次搭机出国的她来说还是令人十分雀跃。

  就是雀跃过头了,让她犯下大错,乐极生悲。

  她忘了查气象,巴黎的气温急降到零度以下,她居然不知道该买件御寒的羽绒衣带着,只带了件中看不中用的开襟短绒大衣,冷得她一出机场便直打哆嗦,冻到头发疼。

  别说董事长原本就不是会怜香惜玉的酷男一个,就说安排的紧凑行程也根本没有让她跑去买件外套御寒的空档,到饭店行李一放便直接下楼搭车去见客户,连坐下喘口气的闲工夫都没有。

  幸好董事长和机器制造商会谈十分顺利,以优於腹案的采购金额签下八台甜点及冰品制造机,为明年初即将开跑的展店计划打下一场完美的初胜。“龙心大悦”之下,难得大发善心打发她先带合约书回饭店,不必继续跟着他那个工作狂跑行程,也让她好在商店关门前可以去买件御寒外套。

  “啊!”

  就在一脚即将踏进饭店旋转门前,邹丹菱突然夸张地惊叫一声,差点没把一旁的老外吓得倒退三步。

  她迟钝地察觉自己两手空空,皮包丢了事小,她还能厚着脸皮要董事长帮忙,重点是刚签好的合约书被她一起落在计程车上了,万一搞丢了,董事长可能会一气之下直接炒她鱿鱼,狠心地将她丢在异国自生自灭——

  “等等,我的合约书!”

  她连忙转身,刚好目送方才自己搭乘的计程车顺利载着其他客人上路,几秒工夫已经驶离饭店门口奔上马路,即使拥有破奥运纪录的飞毛腿也肯定追不上,急得她跳脚,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胸口来。

  正当邹丹菱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尾余光倏地瞥见一位计程车司机关下后车厢盖、回到驾驶座,立刻像找到救星一样飞奔过去,打开后车门上车。

  “帮我追那辆计程车!”

  她焦急地巴着驾驶座旁的车椅背,指着越跑越远的那辆计程车说,司机却回头用一脸诧异又纳闷的表情对着她,一动也不动。

  “啊!”

  邹丹菱一秒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脱口说了中文,难怪对方听不懂,马上改用英文催促,司机却皱起眉,指了指她身旁座位——

  “他是想告诉你,车里已经有客人,麻烦你搭下一辆。”

  苏亦耘好笑地望着像阵暴风狂扫而入,和自己抢搭计程车的年轻女子,和气地轻笑提醒她。

  “没时间了!拜托你帮帮我。”

  后知后觉发现车里早有其他乘客,邹丹菱一颗心急速冰冻,可是一听见对方说着和自己相同的语言,立刻又重燃希望,焦急地双手合十请求帮忙。

  “我的皮包和重要文件全落在那辆计程车上。”她慌乱指着远处即将消失的车影,急得胀红脸。“拜托,先帮我追——”

  邹丹菱话还没说完,对方忽然转头用流利法文和司机交谈,她一句都听不懂,眼看着先前搭的计程车远远停在红灯前,只待号志灯一变肯定转瞬消逝在视野内,要跟上就难了!

  “啊!”

  以为男人和司机全不理她,邹丹菱正打算下车另想办法,司机忽然油门一踩往前直冲,幸好她反应快,立即抓住车门把手,才没在车里摔得东倒西歪,丢人现眼。

  “你要拦的计程车是哪一辆?”

  “那一辆,红灯正下方!”

  明白了对方有意帮忙,邹丹菱连忙指出目标,苏亦耘立即用法文和司机沟通。

  “糟糕,绿灯了!”

  看见那辆计程车往前开,还打了方向灯预备右转,邹丹菱一颗心像在坐云霄飞车,惊恐连连。

  “放心,这种距离应该追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也已经把车牌号码记下来,可以马上通知警方。”苏亦耘看她脸色刷白,浅笑安慰。

  “最怕的是找得到司机,东西却已经被其他乘客带走。”这才是她真正紧张不安的原因。

  “说的也是,要过滤出乘客的身分的确比较困难,恐怕要多花一些工夫。”他微顿,接着问:“你是观光客?”

  她点点头,苦笑说:“我来出差,预计只停留几天,要是把文件、证件全搞丢——”

  “你麻烦就大了。”苏亦耘替她接口。“难怪你要跟我抢计程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