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酷男借用一下 >


  “才不是……”俞蔷皱起小巧的鼻子,拉起他的手,在他手心中一笔一画写下自己的姓。

  他的手好大,所以她写了好大的一个“俞”字。

  韩耿介低头看着她纤细的食指在他掌心中轻画,闻着她发间淡淡的香气,耐心等待。

  “是这个俞啦!”写完,她再次仰头看他,不料对上他离得好近的眼,一瞬间整个人被他那双好似会说话、会勾引人、会催眠人心的黑眸给吸了进去。

  “俞小姐……我知道了。”他释放出十万伏特电力的迷人笑容。“告诉我,你喜欢什么颜色?”

  “绿色……”她想了想。“橘色也喜欢,黄色也不错,可是,红色也有很漂亮的红……”一个简单的问题被认真思考的俞蔷给弄得复杂起来。

  “你看起来好年轻,还在念书吗?”

  “我已经二十四岁了,在工作。”她完全抵挡不了他的魅力,再多问几句,她恐怕会将家住哪里、电话几号包括几岁长水痘全交代清楚。

  “睡觉前习惯在床上看一会儿书?”

  “嗯、嗯。”她点头如捣蒜。“躺在床上看漫画最赞了,看累了直接睡觉。”

  “我也是。”他又笑了,笑她回话的表情,好有趣的一个女孩。

  “我一天至少要睡八个钟头,你也是吗?”她简直想跟他沾亲带故起来。

  没想到看起来那么耀眼夺目的人,居然如此平易近人,而且也会跟她做一样的事,俞蔷的心雀跃地扑通扑通跳。

  “我一天大概只能睡五个小时。”他惋惜地说,似乎没能跟她一样睡八个钟头,是他的损失。

  “真的喔……好可怜……睡觉是人生中最享受的事说……”

  “是啊,睡个舒舒服服的好觉真的很重要,我带你看一样东西……”韩耿介笑了笑,将俞蔷带到展示床罩组的柜边,指向她最喜欢的绿色。“你觉得哪一套花色最美?”

  “都好美……”她左看右看,无法挑选出最美的。

  “摸摸看。”他轻轻牵起她的小手,触摸被面的质感。“想象一下躺在上面的感觉……”

  “嗯,好柔滑、好舒服……”她闭上眼,被催眠了般,大白天地作了一个好满足的白日梦——

  如果这个时候不必再去巡视什么鬼市场,能够抱一堆漫画回家躺在床上、泡杯香浓的巧克力牛奶,看到累了就睡,爱睡多久就睡多久,没有恼人的闹钟铃声,没有老妈重复十几年的唠叨,多好……

  俞蔷不知道自己的白日梦究竟作了多久,一直到回公司发现秘书车后座上摆着一个超大提袋才猛然惊醒——

  她两个月的薪水,飞了?!

  晚上,俞蔷缩睡床上,张眼瞪着眼前那组“梦幻”——会让人作白日梦,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信用卡付钱的床罩组,再低头盯着韩耿介的照片。

  她从秘书那里借回来所有访问过韩耿介的杂志,了解他奋斗的过程,了解他的管理哲学,了解他为什么能让师奶为之疯狂……

  一个原本只是突然冒出的念头,在忍着眼酸看完所有杂志后,那念头变得愈来愈巨大,愈来愈急迫。

  她想要他!

  只有他才能通过母亲那关,只有他才能解救她于水火之中。

  “哈哈!搞不好我其实是个天才!”俞蔷为自己的聪明得意不已,半夜,所有人都梦周公去了,她难得的还精神百倍,不时发出邪恶的笑声。

  而已经入睡的韩耿介一夜好眠,尚不知灾难即将降临。

  第二章

  早上八点半,大部分人刚赶着打卡钟响起的最后一刻抵达办公室,韩耿介已在办公室里看完国内外报纸。

  以一个主管而言,他的自律与待己之严苛赢得部属的尊敬,外人看他事业有成、爱情顺遂,是天之骄子,是所有人羡慕的对象,而这样一个幸运的男人——俨然已是公司未来的接班人,却还能如此认真看待自己的工作,教人不得不心生佩服。

  然而,韩耿介的成功并非全来自幸运;国中开始便半工半读,靠自己的双手完成学业,改善家中的环境,尝过人情冷暖,经历同年龄孩子所没经历过的磨练,如今获得回报,怎能叫“幸运”?

  他往桌面上的名片座里抽出张名片,端详自己名字上面的头衔——营业部经理;不够,经营一间公司不能只靠业务经验,他具备的能力还远远不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