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酷男借用一下 >
三十六


  “小时候很讨厌,讨厌待在家里也讨厌去学校,所以就常常跷课,有时半夜偷偷离家出走,只是被抓回来后更惨,我还挨过揍耶!不过,现在我找到了生存之道,她拿我没辙,嘿嘿。”

  假如她的生存之道就是现在这样装疯卖傻,假装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没关系,那她的问题才大。

  “而且,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妈对我不知有多好,好到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去上什么潜能训练的课,怎么变了一个人,真是托福、托福。呵呵……”她拱手感谢韩耿介的再造之恩。

  “那就好……”他凝视她的眼,只要她觉得开心就好。

  “对了,下次我做饭给你吃。”俞蔷兴奋地说。“我准时下班去买菜,等你回家的时候,刚好可以享受热腾腾的饭菜。”

  “我可不想回家的路上看到消防车就提心吊胆。”

  “喂!喂!怎么可以对你女朋友这么没信心。”她环住胸,赌气地哼了声。“我可是有丙级技术士执照的呢!”

  “你真的会做饭?”他很难相信她这么小个儿拿锅铲的样子,该不是底下还得垫张小板凳?

  “我在台中四年,天天都是自己做饭,那时候我的室友还打算毕业后投资我开餐厅咧!”她愈说愈骄傲,尾巴都快藏不住了。

  “为什么想要学做菜?”这倒是她第一次不说自己什么都笨。

  “因为我喜欢吃刚做好、热腾腾的饭,可是又不喜欢一个人在外面吃饭。”她叉起沙拉,细细品尝,眯起眼直夸沙拉酱调得好。

  “小时候家里不开伙吗?”他第一个联想到的是她忙碌的母亲,以及她在不经意时提及又是嘻嘻哈哈带过的童年。

  “欸……”她惊讶的表情,证实了他的猜测,不过,她没有给任何答案。

  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慢慢地凝聚出一个模糊却可见轮廓的景象,触动了韩耿介心底柔软的深处……

  她是个寂寞而且敏感的孩子。所以,总是笑得比别人大声,总是细微地体察出别人的情绪,然后试图让气氛变得比较轻松愉快;她知道自己不被期待,或者达不到别人要她达成的目标,与其给别人希望,不如彻底绝望,于是她装笨、装糊涂、安于待在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

  或许……她是“他的女朋友”这件事,也用一种随时会被抛弃、随时会被嫌弃的心态自我催眠,做好准备。

  甚至,连要他爱她的期待都不敢有。

  若说一开始喜欢她是因为她的单纯与快乐,那么现在他却因为她的太过成熟和勉强自己而心疼。

  除了家人,他不曾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想去保护一个人,想保护她不再受到伤害,要她相信自己是个难得的女人,值得被所有人疼爱。

  霎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她不知不觉中软化了他,温柔地按捺住他对成功的跃跃欲试,解开了他在追求成功的过程里产生的矛盾与自我对立……

  他原是一个快乐的孩子,有个温暖的家庭,慈祥开朗的父母亲、有可爱的弟弟和无忧的妹妹,每天全家人聚在一起享受母亲烹调的晚餐,饭后没有加班的父亲会指导孩子做功课,晚上说全家人最爱听的历史故事,那画面至今仍珍藏在他心中。

  母亲病倒,父亲为照顾母亲辞去了生技公司的工作,最后仍落得向亲戚借贷、看人脸色的日子。

  他长大了,立志要成功,要赚很多很多钱,要家人从此不必再为钱愁眉不展,他做到了,早就做到了,然而,他却遗忘了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忠孝节义……

  他迷失了自己的心。

  “哇……好好吃喔!”俞蔷的惊呼拉回了韩耿介的回忆。“老板!你们的猪排真的超好吃的啦!万一以后我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猪排咖哩怎么办?”

  她这一嚷嚷,店里的客人不禁掩嘴笑了出来。

  “喜欢就常来吃。”老板很开心,很少客人这么直率、“大声”地称赞他的厨艺。

  “我们都是吃我爸爸的猪排长大的喔!”两个孩子骄傲地对俞蔷说。

  “嗯!那以后你们一定会头好壮壮。”她摸摸孩子的头,眼中是无限的欣羡。

  韩耿介也笑了,他想,以后他会经常光顾这间店,带着他心爱的女友……

  晚餐时间,俞蔷听见韩耿介跟老板提到他就住在这栋公寓楼上,之后,贼兮兮的笑容就没从她嘴角隐去过,像是发现了他什么惊人秘密,正沾沾自喜自己的聪明。

  老实说,他无法以常理判断她脑子里转着什么东西,但,他很期待,期待她公布的答案,不过,他会等到她忍不住自己招了。

  在“忍耐”这个技术上,他肯定比她高上好几等。

  饭后,他问她想不想看电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