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酷男借用一下 >
十八


  “哈哈!本来就是冰的喔,所以一定要在寒风中吃,这样才不会‘热’掉。”

  这逻辑说实在很怪,但是……

  见她吃得津津有味,见到那张单纯无忧的笑脸,他忍不住将她搂近来,脱下外套覆在两人身上。

  “共患难”的感觉确实不错。

  俞蔷被他这么一抱,差点咬掉舌头,热气直往脑门冲,哪里还觉得冷。

  “你怎么去台南的,跟朋友开车下去?”他品尝冰凉好滋味的鸭翅,随口问道。

  “我、我自己坐、坐夜车下去的……”她对自己说,要镇定,他没什么特别意思的,只是个性体贴,怕她冷。

  “就你一个人?不怕?”他为她捏了把冷汗。

  “我从国小就常常离家出走,现在都二十几岁了,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台南人都好亲切,很热心。”她说了件更劲爆的事。

  “为什么经常离家出走?”他真是愈来愈不懂她,也愈来愈想弄懂她。

  “可能我的血液里有着吉普赛人的流浪因子吧!”她煞有其事地回答,说完自己觉得很瞎,又哈哈大笑。“一个超容易迷路的吉普赛人。”

  他不禁要想,在她大笑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一个童年,而她,只是笑,一直以来,所有的喜怒哀乐她都这么笑着带过吗?

  “你有没有看过‘乱马二分之一’这部漫画?”

  他摇头。心中有股冲动,这冲动令他矛盾,令他挣扎,他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什么特别冲动……

  “我跟你说喔,里面有一个角色叫良牙,他因为受到诅咒,被泼到水后就会变成一只小黑猪,那只小黑猪好可爱,每次出门每次迷路,然后就会带着各地的名产回来,有次只是要出门到附近找人,结果一找就找了三年,噗……我大概跟他一样。”

  他其实没有专心听她说的笑话,目光紧锁着她如星子般闪烁着笑意的眼眸,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啃完一支鸭翅,忽地,她安静下来。

  “怎么了?”

  “没事,”她扮个鬼脸。“差不多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

  “俞蔷……”

  “嗨咻!”她像老太婆般吆喝了声才起身,没听见他唤她。

  韩耿介跟着站起来。

  “明天又要跟老巫婆斗法了。”她拍拍身上绉掉的衣裙。“真想跟哈利波特借他那件隐身斗篷,把自己变隐形,不对,应该把我妈变消失,可是……这得学‘黑魔法’才行,我那么笨怎么可能学得会,哈哈!”

  “我去‘蔻儿’——”他脱口而出。

  “咦?”她呆了呆,思索他话里的意思。“是去我们公司吗?”

  “对……”虽然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我答应帮你……”

  “因为我请你吃布丁跟鸭翅?”她仰高着脸,难以置信地问。

  “当然不是……”他拨开拂上她脸颊的发,苦笑说:“是我疯了……”

  更有说服力的理由应该是——他在这荒郊野外……撞邪了。

  那晚答应俞蔷之后,韩耿介回家想了几天,不管从公司规模、未来前途、业界地位、人脉扩展各方面比较,答案都是一面倒。

  他一定是疯了、鬼迷心窍了、被下降头了,才会答应这种自毁前程的鸟事,不过,他还是毅然决然向顶头上司——“蓝斯洛”的总经理辞职。

  以一个过去处心积虑追求成功、步步为营、充满野心的男人而言,没有能够强有力说服自己的理由,教他夜里如何能安眠。

  唯一没有让他后悔到去撞墙的理由就是,“蔻儿”与“蓝斯洛”的经营模式略同,待在小公司应该能够更全面地接触到上、下游,而非纯粹只是业务方面。

  当然,还有情感上的私心——他不忍见到俞蔷再为工作的事心烦,他是男人,理所当然照顾自己喜欢的女人。

  只是这层心思,恐怕那个单纯的女人根本没感觉,居然以为他是为了她的布丁跟鸭翅才点头答应。

  这种教人喷饭的对话,以后会经常出现吧!

  如此一想,他竟开始期待一个全新的生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