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光听声音就足以让女人达到高潮!”然後接著的感言差点没让方韶茵吐血。

  请原谅她们用这么粗俗的字眼。

  “当代女性杂志”里,性爱专栏占不少页面,更是最受读者青睐的单元。每个月的编辑会议上拟订主题时,她们就是这样百无禁忌,淫言秽语、口无遮拦……

  唉!文化界不为人知的黑幕……

  “总编……”几双充满茫茫色欲的眼眸直向她射来,几张嘴如渴水的小鱼一张一闭,又是咬唇又是欲言又止。

  “STOP!我不想听!”她举起手阻止任何人发言。

  接下来,她们会要求她将沈博奕邀到办公室来好满足她们的兽行,不然就逼她将电话、住家地址交出来,想办法半夜突破保全系统、警卫之类的,和他来个巧遇,然後共度浪漫夜晚……

  她不知道在自己英明的领导下,怎么会培养出一群有异性无人性的部属来。

  “总编,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让我遇到这么符合标准情人的人选,你就透露一下吧!”一名美编恳求她。

  方韶茵的印堂已经开始发黑。标准情人?!现代女性对情人的要求就只剩一种功能吗?

  “我不求天长地久,只求一夜拥有,求求你……”另一名文编又说。

  “够了!”她阻止其他急於发言的人。“这个周末之前我要看到下期的完稿稿子。”

  说完,满意地听见满室哀号,她露出甜美笑容,心情愉快地拿回录音机,再度将办公室门关上。

  开玩笑,这号人物已经被她盯上,哪里轮得到这些小喽罗下手。在她还没让他吃到苦头之前,她得保护他的“贞操”,至於日後……若仍觉不够泄忿,她也不排除再将沈博奕丢人这狼群中。

  老天保佑!给他留个全尸。

  她再次细数为了采访沈博奕而阵亡的脑细胞,回想他言谈间自大狂妄的模样,以加强内心那股报仇的意念。

  然後,一抹邪恶的笑意缓缓白她唇角绽开……

  第三章

  三天过去——

  沈博奕没有来过一通电话。方韶茵老神在在地继续她忙碌的工作,她了解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他还算有点脑袋。有些男人,一副急色的样子,吃相难看,只会让女人倒尽胃口。

  女人喜欢被追逐,但那绝对是在沙滩上小跑步的浪漫画面,而非被恶犬般的色男追得花容失色。

  接著第一个星期过去——

  方韶茵从信心满满到开始对自己的魅力产生怀疑。

  她对著化妆镜左顾右盼,回想采访当天,两人的对话……

  虽然她一开始就很没气质的朝他破口大骂,而後勉强撑了十几分钟的上流美,然後就因为听不下去他的“爱情流星论”而开始露出尖锐本性,和他杠上了……不过,看得出来,他仍旧对她保持高度兴趣。

  就说了,美洲豹胃口奇佳嘛!这样她也乐得省去装腔作势:

  到了第二个星期——方韶茵不得不认清一件事实——沈博奕已经把她忘了。

  她产生严重的挫败感。

  五年来,采访的对象不下上百个,除了对美女产生同性相斥的少数几个外,最慢一周内她一定会接到电话,就算没展开追求,邀约吃饭总免不了,至少也会热络地保持联系。

  他——沈博奕,居然连屁也没放一个。

  说什么“没关系,我可以等”,她把他当时恶心巴拉的语气模仿一遍,然後又对自己的无聊举止感到沮丧。

  叹了三个气後,她对著空气大喝一声——“好!”

  不能因为被忽视而丧志,应该化悲愤为力量,加倍燃起斗志才对!

  无论俊男或美女,凡是经常被注视、吹捧,知道自己有几分姿色的,通常都有种既讨厌被盯著不放,却更讨厌被当成透明人的自相矛盾心理。她得想想办法,无论如何都要让他记起她的存在,然後,他会挫败地发现她根本就不把他当一回事,早就把他忘了。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当她拿出一张A4空白影印纸,打算写下缜密的猎豹计划时,突来的电话铃声中断了她源源不绝的灵感。

  “喂,有事快说,没事挂断,无聊想打屁的话请找别人。”她以为是内线,随口就用习惯和同事哈啦的说词应对。

  不久,话筒传来低沈、感觉隐忍得十分辛苦的笑声。

  耳尖的她一下就认出了笑声的工人——沈博奕!

  完了,作战计划因主将要白烂,不战而败。

  失忆……现在的她只能再度假装失忆,不、不对,要假装她不是方韶茵。

  “对不起,我叫沈博奕,请问方总编辑在吗?”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捏起鼻尖,细声地说:“我们美丽的总编刚好外出,请您留下电话,我请她跟您联络。”

  “这样啊?”对方的笑意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没关系,我再跟她联络,谢谢你,甜美可爱的小姐,期待能再听见你美妙的声音,拜拜。”

  “呃……喂、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