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二十三


  “我可以断定你有严重妄想症,不过,只要妥善照顾,应该还是可以控制病情。”她依旧维持平静的面部表情,好抵挡他说那些恶心话时,性感勾魂的男性魅力。

  “那……你来照顾我。”他牵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心脏位置。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风能通过。

  方韶茵感受寒冷空气中,从他身上传到指尖的温热,对上他深邃的眼瞳,有点立不住脚,硬生生将手抽回来,插入自己的外衣口袋里。

  “你是打算去看流星雨,还是去看日出?”她迳自打开车门,坐进去。

  他可能学过催眠术之类的,怎么一对上他的眼睛,就有种一直往里头陷进去的感觉,方韶茵决定接下来的路上,再也不转头看他。

  沈博奕从另一侧上车,指著杯架里的两个保温瓶。“蓝山咖啡,刚刚煮的,可以暖胃。”再指指两个座位中间的纸盒。“巧克力慕斯,吃了会让人有幸福的感觉。”最後指著自己,勾起嘴角。“女人一切幸福的来源。”

  听到最後,方韶茵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应该帮你申请金氏纪录,全世界脸皮最厚的男人。”

  他微微一笑後,将车发动,朝他们的目的地出发。

  一路上两人仍持续著一冷一热的对流温度,你来我往,差点形成龙卷风。

  沈博奕应方韶茵要求,述说他那两年跑船的生活,一开始她还听得津津有味——护著船一起航行的海豚、趁著机器将渔获卷上来时想偷吃的海鸟、黑夜里的狂风暴雨,几乎让船翻覆,但听到船靠岸後的那些花痴女就冷了下来……

  “有次,船副在清点回程的补给品时,发现船舱里竟然藏了两个女人,一问之下,原来是想偷偷跟我回台湾的加拿大女人。”

  他说得仿佛稀松平常,她却听得刺耳不已。她问:“跑船的船员一般都长得像钟楼怪人吗?”

  “怎么会,你看过大哥他们的呀!很粗犷、很直爽,我觉得挺有男人味的。”他似乎听不出她话里的揶揄。

  “那在海边或渔村生活的女人是不是因为经常望海等待男人回航,所以用眼过度,大多有眼疾?”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是觉得还挺正常的,除非年纪太大,就有可能。”

  方韶茵嘲讽半天,那头猪依然听不出弦外之音,气得她咬牙切齿。“现在女人对男人的要求不高,具备一种功能就行了。”

  “哦?你们杂志社的问卷调查吗?什么功能?”他还虚心请教。

  她看了看他,冷冷地吐一句:“性功能。”

  沈博奕愣了一会儿,这才将她一连串的问题串联起来,然後狂笑不止。“你这是在恭维我吗?”

  “如果国家发生战争时,我会向国防部长建议,将你推到最前线,用脸皮挡子弹。”

  “这样就表示我的功用还不只一种。”他持续地笑著,心情十分愉快。他喜欢跟她斗嘴,那源源不绝的乐趣,让他一直保持著愉悦的心情。

  方韶茵则发现,她是不是太高估他了?这个男人的脑袋简单、反应直接,一点都不像个爱情游戏高手。

  他的野性与霸气根本就是天性使然,是她自作聪明将他的性格复杂化了。

  车子行驶到南二高的终点後,前方车速已经趋缓,往前再驶一段路便渐渐出现拥挤的车潮,时间也已到晚上九点,塞到目的地,太阳公公可能已经出现,大笑他们两个笨蛋。

  方韶茵拉长著颈子望向绵延无尽头的车後灯,原本朴实宁静的屏东被这一长串红光,照得热闹滚滚。

  “会塞很久吧?”她放弃般地靠回椅背。

  “不会,大概再二、三十分钟就到了。”他轻拍她放在膝上的小手。“肚子饿了没?後座的餐盒里有寿司。”

  “寿司?!”她正饿得前胸贴後背,一时欣喜转头看他,黑暗中只见他像猫一样发亮的双瞳,心一紧将视线收回。

  她踢掉鞋子,爬到椅垫上,开始寻找他们的晚餐。

  前座只见圆润的臀部高高翘起,主人浑然不觉这姿势有多诱人,沈博奕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忍不住从後视镜偷望了几眼。

  “咳、咳。”他清了清喉咙。“我来拿,你坐好。”

  “你告诉我在哪个袋子,怎么那么多东西?”她的声音从後座传来。

  他一扭头要告诉她时,就无法不“顺路”看到会让男人抓狂的优美曲线。

  “你再不坐下,信不信我在吃寿司之前会先吃了你。”

  “咦?”方韶茵纳闷地掉过头看他,再扭个二十度角,瞥见他视线的终点,脸一红,咚咚咚地缩回座位上。

  “色狼。”这个时候,大野狼和小红帽将共处一夜的危机意识才冒了出来。

  沈博奕无辜地苦笑,伸出右手朝後方摸了摸,提出一个方形竹编提篮,递给她。

  方韶茵接过竹篮搁在膝盖上,没打开,而沈博奕也没再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