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二十一


  方韶茵骤然睁开眼,整个人也自迷离中清醒过来,离开他的怀抱,警告地说:“不、准、动!”

  沈博奕送方韶茵回到住处已经凌晨一点。

  在大楼门前,他扶她下车後,手却紧紧揽著不放,她立即感应到他的下一个动作,心跳突然加速,却也惦记著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但是,这个男人霸道又直接,完全不像电视演的,先来个含情脉脉、凝视几十秒才缓缓低下头,只感觉他在她腰上的力道一紧,一眨眼的时间性感的唇就要从天覆下,千分之一秒间,方韶茵机警地撇过脸,脱口叫了声:“小花——”

  他的吻扑了空,落在她发上,教他莫名其妙地愣了一下。

  她乘机逃脱他的桎梏,一脸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的天真与坦然,叨叨念著:“你有没有看到刚才跑过去那只猫,很可爱的,我都叫它小花,奇怪……它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路上游荡?”

  猫是有的,但是,即使没有路灯,就著月光用肉眼也能一眼辨别它是一只毛色单一的——“黑猫”。

  沈博奕当然看出她的胡谑,笑著轻捏她粉嫩的脸颊。“时间不早了,上去吧!晚安。”

  “喔。”因计谋得逞,她暗自吐吐舌头,向他挥挥手。“今晚很特别,很愉快,谢谢你,晚安。”转身後,又纳闷起他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

  花这么多心思陪了她一个晚上,她猜想著他会因此恼羞成怒,露出狐狸尾巴,色心大起。

  或许,她并不想看见这么君子的他,这会让她生出疑惑,疑惑他是个怎样的男子?之前对他的认定是不是太先入为主?

  她知道经过这一晚,他们之间产生了太多的变化,而这令她感到不安,她潜意识里一直抗拒去面对这些变化,仿佛一旦看清了,她的生活就会失去平衡,再也回不到现在的从容自若。

  沈博奕跨在车上,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大楼玻璃门内时,才重新发动车子,扬著嘴角离开。

  这个女人,如鳗鱼般滑溜,前一刻还环著他的腰,温软地紧贴著他的背,下一刻,却又将两人关系划得有如楚河汉界,明示他不得擅自越雷池一步。

  他并不介意她的多变,女人最迷人之处就在这里,心思细腻得像一座复杂迷宫,男人必须不断地摸索、尝试、转换路径、记住走错的路,最後才能到达终点,掳获芳心。

  虽然,他喜欢用符合自己个性——单纯、直接的方式与人相处,却不排斥谈情说爱时,那带点不确定的暧昧。

  第六章

  沈博奕接了一个台东社区总体营造的案子,为评估企划案的可行性,整个月几乎在台北、台东两处奔波,与方韶茵之间的联系只能依赖电话,就算人回到了台北,排开工作,也未必能见到她。

  “我发现,要见上你一面比中乐透还难,哪天你有空了,麻烦通知我,我先去签个几注,中奖了我们五五分。”沈博奕在电话里抱怨。

  方韶茵耳朵抵著听筒,一手拨弄著办公桌上的金鱼草盆栽,眼角嘴角尽是淡淡的笑意。

  “就算没中大乐透,你那些小乐透、四星彩也足够你日常生活调剂用了。别说得那么委屈,就不信你到了台东没有艳遇。”方韶茵压根儿不信他的哀兵姿态。

  虽然他经常说这种若有似无的暧昧话语,但是,那像风一般飘怱的意图,不像过去追求她的男子那样积极热切,对此,她不得不抱持著戒慎的态度,一旦他进一步,她便往後退一步,用装傻应付他的花言巧语。

  她对爱情,缺乏信心,尤其是一个明知不会为谁停留的男人。

  看过那么多一生都在等待的女人,她不愿让自己落得如此悲凉,如果,她无法确定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她宁可保持一个朦胧却安全的距离,一个能从容离去的距离。

  “哇!你台东有眼线吗?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大受欢迎?”

  她闷闷地哼了声。“想也知道,你就只会拐骗那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

  “那里的女人是很热情,也很直率,不像某人老是这么冷淡。”他想起一位当著众人面前大胆向他示爱的女孩,故意刺激她说。

  “怕冷的话就留在台东啊,反正台北没温暖嘛!”她挖苦道,听到他对别的女人的评价,满喉都是苦涩。

  他总算听到她语气中的醋意,决定不再闹她。“说真的,可能是依山傍水的环境,那里的村民,心思单纯,为人爽快,就像谢大哥他们一样,我很喜欢他们,有机会带你认识。”他相信她也会爱上台东纯朴的风土民情。

  “嗯……听起来,你在那里似乎如鱼得水,乐不思蜀。”

  “你难道不知道我每天清晨醒来,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你。”他轻声地说:“你应该有感应到吧!”

  “抱歉喔,你醒来的时候我还在睡,感应不到。”这个男人,花言巧语完全不必打草稿,他愈是这样满口想念,就愈让她觉得这些都只是他的习惯用语,看不到真心。

  “唉……”他突然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可怜兮兮地说:“真的不出来吗?我可以为你把工作丢一边哦!最近工作一忙,睡眠时间不正常,饭也没能按时吃,几餐光啃面包,多年前的胃病,最近好像有点复发的前兆,一个人就是提不起兴致出门好好吃顿饭。”

  她佣懒地挪了一下坐在皮椅里的姿势,说:“建议你调闹钟,提醒自己吃饭时间到了,外卖很方便,想吃什么热食都有。”

  “你要不要来我这里,做顿饭给我吃?清粥小菜还是火锅什么的都可以。”他沙沙的嗓音像电磁波从电话线那端传过来。

  “哈哈!”方韶茵大笑两声。“很抱歉,先别说我连泡面都不会煮,我这个人没什么母爱细胞,所以装可怜对我是没用的,你这些话对快餐店的服务小姐说,可能饭还比较快送达。”

  他呜咽一声。“母爱不是女人的天性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