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十四


  他还欠她一顿饭,不,是她计划中,在他第十一次来电时要答应他,然後,为这次的整人行动画下旬点。就差那么临门一脚就能大获全胜……

  她准备好的一盆冷水就端在手上,想像在灯光美、气氛佳的浪漫晚餐时,他向她告白,然後她冷冷地拒绝他。

  他不打电话来,好像是他放弃她而不是她拒绝他……这结果不大一样。

  算算,她让他打了十通电话,等了两个月,也够了,反正她一开始就没打算与他有更进一步的交往,只差那么一顿饭,阵亡就阵亡,有什么关系?

  可是,为什么一想到两人的关系就此结束,她就觉得若有所失。

  她没有去细想为什么如此执意要整他,当初气恼他的自大与滥情以及因为要采访他而受的鸟气,在经过这些日子,其实早已淡忘。

  但,她还是气,气他的轻易放弃,气他从不软言哄她,气他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气得想打电话骂他。

  就是不愿承认,不知不觉中,她开始期待他的来电、开始觉得他其实不是那么讨人厌、开始有那么一点点想念他的声音……

  呜……可恶……方韶茵脑中正反两种声音呈现拉锯战。

  沈博奕!警告你——

  我数到十,如果你再不打电话来,我就诅咒你三个月交不到女朋友、半年没有性关系、一辈子都要半夜爬起来尿尿!

  她开始数,但数得很慢,就像一个快断气的垂暮老人,气吐得多吸得少,秒针已经绕了快三圈,她才数到五。

  “六……”

  “嘟……嘟……”一个犹如天籁般的电话铃声响起,她不可思议地盯著话筒,颤著手将它轻轻拿起,柔柔地喂了一声。

  “阿荣仔,啊里今仔系会转来呷饭没?”结果是一通打错的电话。

  方韶茵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乌云迅速聚集到她的头顶,接著是狂风暴雨、雷电交加——

  她大吼:“阿荣呷铁牛运功散就饱了啦!”喀啦!将电话用力甩上。

  她气呼呼地一手插在腰间,一手指著天花板,就在她口中即将对沈博奕布下恐怖、不人道的咒语时,不识相的电话又再响起。

  她面目狰狞地迅速拿起话筒,朝著电话喊说:“铁牛运功散怕吃不饱,就加点玉米片和牛奶——”

  “请问……”

  “啊——”她立刻封住自己的嘴巴,静待那低沈的嗓音接下来要说的话。

  一记闷笑後,迷人的声音终於再度扬起。“韶茵吗?我是沈博奕。”

  “我去!”

  “咦?”沈博奕什么话都还没说,就听见她没头没脑冒出的两个字。

  “你不是想约我吃饭吗?我今天刚好有空,明天也没事,想去哪里都随你安排。我去!”等待了半个月终於降下甘霖,怕他反悔,她决定抢先答应。

  “呵……”沈博奕轻笑,跟她对话有种乐趣,你永远都意料不到她下句话会说什么,又会出现什么无厘头的举动。

  这通电话,算误打误中了。

  外表明明如红玫瑰般娇艳的女子,却总让他撞见她另类的搞笑天分,迷糊又泼辣有劲,相信这一面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窥见的。

  她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吧!一开始那抹白色身影居然至今仍清楚地记著;支著下巴思考的模样、将长及腰间的秀发往後拢的动作、因愤怒而染红双颊的娇颜……像一张解析度极高的相片,嵌在脑中。在决定放弃之後,脑中她的身影反而日益清晰。

  “不是吗?不是要找我吃饭吗?”听对方许久没有出声,方韶茵猜想自己可能表错情了。

  “是!当然是约你吃饭。现在过去载你?”

  “没问题。我等你哦——”她一听,顿时心花朵朵开,连声音也甜得晒得出糖晶。

  “对了,你今天穿裙装还是裤装?”

  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怪,她还是低头看看下半身。“长裤啊,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我大约四十分钟到。”

  怪人!方韶茵在心里笑著骂他。

  电话挂断後,多日的阴霾散去,阳光从厚重的云层中透了出来。方韶茵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面朝乌烟瘴气的天空大大吸了一口气——

  “今天天气真好,还闻得到花香听得见鸟鸣呢!”

  因为杂志社地处繁华的办公商圈,停车下方便,方韶茵算好时间依约走到大楼外等。

  一辆深蓝色重型机车滑至她面前,以为又是搭讪的无聊男子,她冷冷地瞪了骑士一眼。

  直到机车骑士掀开安全帽面罩,露出像狐狸一般的桃花眼,答案立即揭晓。

  “你——这……”望著沈博奕骑乘的那辆巨型机车,方韶茵登时傻眼。

  车型是很美很流畅,但是打从她呱呱落地後学步走的娃娃车开始,从没坐过“两轮”的车子。顷刻,她生出打退堂鼓的念头,值得为这个男人冒险坐这种肉包铁的交通工具吗?

  “过来。”他唤她,

  方韶茵下意识地听从他的指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