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十二


  当然,她深知人的耐性与毅力有限,再继续拿翘,最後只会落得镜花水月,无法为这次“猎豹行动”画下完美的句点。

  等他下次再来电,她会让他感到二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她将赴约,然後,让他开始期待充满激情的那一刻来临……最後,她会冷冷地告诉他,这顿饭,不是开始,而是结束。

  她脑中布满想像,想像他满脸挫败,独望黄昏,感叹既生“茵”何生“奕”,相见不如怀念……

  在这么紧凑忙碌的工作下她遗能抽出心思与他周旋,方韶茵简直要佩服起自己的非人能耐。“哇哈哈——”

  “咚!”突来的一个撞击声後,是一抹黑色身影趴在地上的惨状。

  得意到太忘我,笑得太猖狂,搁在桌面的脚一滑,方韶茵整个人失去支撑点,身子往前一倾,就这样成了地面上的一个“大”字形。

  她爬起来坐在地上仍直傻笑,若是有人撞见她这副蠢样,大概就不会把什么“成熟”、“妩媚”、二局雅”之类的形容词冠到她身上了。

  傻笑之俊,方韶茵从地上爬起,正经的工作还是要做。

  再过两个月,就是“当代女性杂志社”创刊满二十周年的社庆,杂志社社长方凌云特别叮咛要扩大举行,并邀请方家长辈参加。

  二十年前,方凌云进行“拒婚”的家庭革命时,差点将方韶茵的爷爷送进太平问。

  当时,方老爷将她的嫁妆汇入她的银行帐户後,气愤地对她放话——“只要你那间小公司能撑过二十年,我就承认你的能耐,不仅是这份嫁妆,我再奉上方家男子才有的家产继承权,如果失败,就算去乞讨,也不准你再踏进方家大门一步。”

  二十年的光阴过去,方凌云苦撑过来的杂志社,业绩年年成长,从第一年的几百名订户累积至今,逾五年的长期订户将近十万人,每月零售数量至少也有三、四万本,不仅跌破方老爷的老花眼镜,更让她的姊妹欣羡不已。

  因为创办杂志社的缘故,方凌云人脉广阔、艳遇不断,如今虽已年过半百,还有一个痴心浪漫的“阿多仔”陪伴在侧,一生波折不断却丰富多彩。

  不过——

  方韶茵不禁觉得感慨,为什么四姑姑简单的一句“扩大举行”,却要她累得像条狗?!

  看看手表,晚上十点了,人家有“资深帅哥”温存,她却只有几只不知死活的“草蚊子”在办公室里的日光灯灯管下飞舞……

  唉……

  无端想起沈博奕那性感沙哑的声音。要不是自己那莫名其妙的设定,非得让他经过十通电话的考验才能平复她心头的那口怨气,这个时候,她倒觉得他会是个不错的玩伴。

  唉……

  再叹一口气,方韶茵收拾桌面散乱的企划案,夜晚是万恶的渊薮,让女人心变得软弱,意志力变得薄弱,也是男人乘虚而入的最佳时机啊!

  沈博奕没再打电话给方韶茵,一个星期了,愈是克制自己别再打电话就愈是经常想起她,像是一种瘾,几次画图画到一半,停下来就会习惯性地拿起电话,最後只能闷闷地自嘲一番。

  这样想念一个并没有太多交集的人,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工作几乎满档,思念却半点由不得人控制,想冒出来就冒出来。

  沈博奕来到他高中同学开的咖啡店,为了重新装潢,老板特别请他挪出时间给点意见。

  假日的缘故,早上十点多,店里已经坐了七、八成满。

  门上的风铃响起,又有客人上门。

  下意识地,他随著老板的视线抬头瞄向门口,然後两人的注意力又放回设计图上。

  “老样子。”甫进门的客人向服务生点了餐。

  这个声音……是方韶茵?

  沈博奕顿了下,回头确认——果真是她!一个在电话里听过数次的声音,就算对方重度感冒还是声带长茧,他也能从那软软扁扁的慵懒语调辨别出来。

  方韶茵身穿灰色棉质的宽松运动服,脚下趿双勃肯凉鞋,点完餐後挑了几本杂志找个座位坐下。

  没有安排采访行程的假日,她习惯睡到自然醒,找来钟点清洁人员後,来到位於大楼一楼的咖啡馆,点份丰盛的美式潜艇堡搭配她最爱的蓝山咖啡。

  她睡眼惺忪,一头蓬松鬈发用橘色章鱼造型的发夹随手一抓绾至脑後,脂粉末施,戴副黑色边框眼镜,一边还十分没气质地打了几个呵欠,跟她上班时的优雅娇媚形象完全搭不上边。

  放假嘛……

  在这里吃了两年早餐,没遇见过熟人,就算碰上了,只要她头一低,没有人会将这个像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的“欧巴桑小姐”,联想成高贵典雅的方韶茵。

  於是……她就十分安心地吃她的早餐、看她的杂志,舒适到不时会忘情地将一只鞋甩飞,然後再用光著的脚丫在桌底下搜寻失踪的凉鞋。

  瞧她那一副佣懒的闲散模样,沈博奕像发现新大陆般笑咧了嘴。才打算放弃,她的人就出现在他面前,是想考验他的毅力吗?

  “她是你们这里的常客?”沈博奕给了老板一个眼色,老板顺著方向看去——

  “喔,方小姐,对啊,你认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