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洛蔓 > 情人风流不下流 >


  什么跟什么呀!居然这样就挂了,而且还用她的专线跟她的部属调情?!光听声音就能掰出对方甜美可爱?这只豹也太神了吧!

  她很生气,十分生气,虽然那个部属是自己假扮的……

  最气的是,错过这通电话,下次,她又要等上几天呢?

  为什么计划总是赶不及变化?呜……

  另一端,沈博奕挂上电话後,忍不住放声大笑。这个女人也太妙了,居然用这么蹩脚的方法掩饰她那有损美女形象的口吻。

  他实在是怕自己忍不住笑,破坏了她如此辛苦维持的形象才急急将电话挂断,可是,电话一挂断,他就後悔了,他很想知道,除了他新发现的搞笑天分外,她还有什么惊人之举。

  其实,从采访过後,沈博奕一直没有忘记那性格多样又妩媚迷人的方韶茵,只是,手边的工作赶在这个月底收尾,两个星期都在忙这个案子,抽不出空。

  今天,见识到她的机智反应後,原本停留在他脑中的身影更加鲜明,不自觉地咧开嘴笑。

  他轻轻啃著食指上弯曲的指节。这迷人又有趣的小女人,突然让他十分期待快点再见到她。

  沈博奕的期待并没有很快实现。

  虽然隔天上午他立刻再拨电话到杂志社找方韶茵,但得到的答案是——

  “对不起,月中是我们杂志社排程最紧凑的时候,全公司都进入备战状态。如果能抽出时间跟你去吃顿饭、看看夜景,多好啊……”方韶茵失望地说。

  “没关系,我再打电话约你。”

  然后——

  “博奕,访问你的这期杂志才刚印好,我得发落下期杂志的事,要向专栏作家邀稿、接洽被采访者……”

  再来——

  “哎呀,你的电话晚来了五分钟,我刚才答应一位从法国回来的朋友的约会,早知道你会打电话来,我一定跟他另外约时间。”

  还有——

  “这个星期我得回台中一趟,因为工作忙禄,我已经半年没回家了,怕我妈都要认不出我来了。”

  她那些紧凑的工作,加上许多“重要”朋友不断的出场,沈博奕从满心期待到一次次落空,偏偏她每次说“对不起”的口吻,都让人感到她真的很难抉择、恨不得立刻奔到他面前,却又不能对“多年”不见的朋友失约……

  最後,还不忘娇滴滴地加上一句埋怨。“你说过会等待的,没想到你的耐心就这么一点点……”

  一块钱逼死英雄好汉,一顿饭让一个潇洒男子一颗心就这样忽上怱下,狼狈至极。前一刻充满期待,下一刻就变成泄气的充气娃娃。

  挂上电话的方韶茵吹吹刚涂上的紫红色指甲油,然後在记事本上,朝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标语下方,再划上一笔。

  沈博奕,加油啊!再四通电话,就集满十次,可以换得与美女共进晚餐的大奖呢!

  专访沈博奕的那期杂志发刊後,一个星期过去,各零售商开始急传订单,要求补货,客服部忙著接电话、回覆传真,搞得人仰马翻,访问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那期都不及这次的回响热烈。

  偏偏此时发生一件令杂志社措手不及的意外事件,已经准备付印的下期杂志紧急停下。

  “总编,下期的主题人物爆发性丑闻,我们采访的内容还写他与妻子结缟三十年恩爱如初,会被人丢鸡蛋的。”

  方韶茵按著太阳穴。“我知道,我现在试著联络其他名人,想办法再补一篇采访。”

  她边说边拨电话,整个办公室铃声、人声、碰撞声乱烘烘的,她向走出去的同事交代:“有我的电话先留言,暂时别打扰我。”

  方韶茵过滤最近曝光率较高的话题人物,一通一通电话,不是时间无法配合就是人不在台湾。终於,联络上一位最近刚出书,还算有些知名度的旅游美食家,愿意在上飞机之前挪出一个半小时接受采访。

  她按了内线广播。“那个谁,帮我叫辆计程车,我现在要赶到机场。”

  她一边收拾录音机、数位相机,一边列印从网路上抓下来的受访者资料,等一下必须先到书店买本书,然後在到机场的路上快速消化,再拟出采访方向。

  准备齐全後,她冲出办公室。

  “计程车几号?”她问。

  发现所有的人都肩夹著电话,两手不是忙著输入电脑就是在纸上抄抄写写,她从她们的眼中得到答案——没人有空帮她叫车。

  “算了,我到楼下拦车。”

  方韶茵急急走出公司,在门口却撞上了一堵墙。

  “哇勒!”她揉揉肩膀,正要开口咒骂眼前的冒失鬼,一抬头却发现一个不应该也不大可能会出现的人。

  “沈博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