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四十一


  看样子,这是她为他们第一个结婚纪念日而准备的卡片,但这张卡片却没有送到他手里。

  我将爱你,直到海枯石烂

  母亲说的对,妻子一直努力以她的方式跟上自己,想与他并肩同行,他却因为自己的自私、软弱,忽视了她的努力和付出,这段日子以来,他怎会不知她有多用心经营婚姻生活,单纯直接地爱他?

  为什么,妻子愿意这么爱他……

  大掌蒙着既悔恨又不舍的脸庞,他心底作了决定。

  半晌,潘天柏拿起手机,从电话簿里找到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按下。

  电话响了许久,终于被接起。

  “欣欣,我是潘天柏。”

  “嗯哼。学长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吵醒我,最好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她这里可是半夜呢。

  “告诉我,凯茵在哪里?”

  “拿笔记下。”梁欣欣也不啰唆,迅速念完一长串的地址后,挂断电话,倒头继续睡。

  很好,他准备去找人了。他立刻又拨了另一通电话——

  “赵秘书,替我订一张机票,今晚,去旧金山——”

  旧金山,东湾区。

  又起雾了。伫立在窗前,梁凯茵捧着热咖啡,悠悠看着阴晴不定的天气。

  冬日的旧金山天气多变化,尤其浓雾总是灰蒙蒙地遮住所有的风景。

  这里是梁家多年前为了让孩子求学方便而购置的产业之一,她上一次来到这里,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

  这两天,她总是这样,或站或坐在窗前,看着雾灰的街面,想着第一次遇见潘天柏的情景——

  和眼前的沉闷朦胧截然不同,那是个清朗无云、天际湛蓝的日子,在校园无意间的目光之后,挺拔身影从此走入她的心底。

  她不在的日子,丈夫过得好吗?

  她过得一点也不好。临时决定的旅程丝毫没有兴奋、期待,反倒像是急着想逃离什么,而沉淀数日后,她的心似乎更加纷乱了。

  如果丈夫坚决要这样冷淡待她,往后该怎么做比较好?

  她爱他,希望自己有能力让他幸福快乐,可是,若丈夫只视她为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那她如何敲开他高筑的心门……

  她低低叹了口气,门铃却忽然响起。是谁呢?堂姊去洛杉矶开会,好几天后才回来,留她独自住在这栋房子里——

  犹豫了几秒钟,她还是决定去探个究竟。

  打开大门刚走到玄关外的小阶梯,一股冷意迎面而来,她急着呵手捂住脸颊取暖,才低头走了两步便被人搂住,拥入怀里。

  “你不知道一月的旧金山有多冷吗?穿着T恤牛仔裤就跑出来——”

  男人略沉的嗓音教梁凯茵的心口一震,她顿时凛住,胸臆间紧窒得仿佛忘记呼吸。

  她说不出话来,由着他紧紧拥着,汲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听着胸前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是她日夜思念,时时牵挂的丈夫,是他……

  梁凯茵有些惶然,不知所措。她不知道丈夫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这里,是专程来寻她吗?

  “一个人旅行会比较有趣吗?”他的喉间滚出低沉的嗓音,然后拉着她往门内走。

  接触到室内的暖气,梁凯茵似乎回过神了。她瞅着丈夫,轻声问:“怎么会来了?”

  “我问了欣欣,知道你在这里。”

  “嗯。”她低头,瞅着一直紧握着她的大掌。

  潘天柏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妻子,几天不见,她似乎瘦了些。

  在飞机上,他一路无法入眠,只顾思索着该如何向妻子表达内心的话,他心中有那么多话想说,那么多情感想倾诉,但如今见到牵挂的人,一时却不知从何说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