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八


  当初她有勇气一路撑到丈夫愿意重新看见她,与她同修婚姻课题,如今怎么可以轻易被击倒?不——

  梁凯茵卸妆沐浴后,走到厨房冲了杯参茶,又切了一盘苹果,端到书房前。她轻声敲门,好半晌,木门开启一丝门缝。

  潘天柏瞅着她不说话。

  “我泡了杯参茶,还有苹果……”这是丈夫向来喜爱的点心,前几日她放在书房门口,隔日便会发现厨房的桌上出现空杯盘,表示丈夫还是接受她的照顾。于是,她想直接端给他——

  但是,门被关上了。

  她看着丈夫再次隔开彼此的距离,鼻头酸了起来。

  不哭,她不能哭。

  “柏——”她又轻敲几下。“我不是想吵你,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不知道你吃得好不好,有没有睡,是不是心情不好……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为你做什么,不要拒绝我,让我陪着你……”

  潘天柏并未离开房门。他一直站在门后,听着她有些颤抖的声音,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要撕裂了。

  不是不爱妻子,但是他一向追求完美,从不轻易示弱。他可以轻松地在每个人面前戴上面具,可唯独对她……

  越是爱她,越让他害怕自己暴露脆弱的真实面貌。他害怕说着爱他的妻子,要是发现丈夫并非心中认知的强者,会怎么看待他?

  况且,虽然明知父亲是为了布局许久的私募基金案被驳回而恼怒,才会将满腔怒气发泄在他身上,但那天父亲的话也打醒了他。身为潘家长孙长子,明知家族长年来的用心栽培为的就是让他成为集团接班人,将家族的财富与权力版图不断扩大,并传承下去,而他现在婚姻出状况,一心二用,自然难以专注于本业,忘了自己对家族的承诺与责任。

  他不知如何面对见过自己如此难堪一面的妻子,只能以埋首于工作来镇定自己,至少得让跌跤的脚步站得更稳,领导经营团队重新寻找更值得投资的机会,学习如何承接一个超过上万名员工的大型企业。

  即便他并不想要这些财富或权力,但这是他身为潘家人的使命,即使无奈也得接受……

  “也许我不够好,没有你想要的聪明能干,但至少让我陪你、照顾你……我不求你对我多好,你不想要孩子,我也不要,你不想耽误工作,我也不会吵你,但不要再对我戴上面具,我不要看到那样的你……”

  潘天柏闭上眼,痛恨自己的软弱与无能。

  说了许久,梁凯茵终于累了。

  她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让自己成为令人厌烦的哭闹黄脸婆?

  丈夫怎能这么绝情?他的爱,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能舍去……

  她滑坐在地上,怀里还紧紧护着要给丈夫的点心,倚靠着厚实的门,明知丈夫一向不会上锁,她多想不顾一切旋开门把,冲进去要他把心拿出来让她看看——

  可是她终究没这么做。

  一旦她硬要闯入,难保下回丈夫不会将门上锁,那也等于将夫妻之间那道门锁上——不,她不想破坏丈夫对她仅存的信任……

  不知坐了多久,脸上的泪也干了,她勉强站起,将怀里的杯盘放在门口,低声对着门内又说:“我把参茶和苹果放在这里,我回房间了。”

  然后,她像是游魂似地慢慢走着,回到卧室,关上门。

  听见远处传来关门声,许久之后,潘天柏才悄然开启书房的门。

  望着卧室已关上的门扉,他在心底对妻子涩然低语——

  睡吧,好好睡一觉,几天之后,一切就会回到原点。

  只要习惯之后,一切都会没事的……没事的……

  清晨,梁凯茵在冷凉中醒来。

  不必伸手探寻,她也知道自己的丈夫依然没躺上这张床。

  难道他打算一辈子睡在书房那张休憩用的沙发床上吗?

  她睁眼,静静环视一室的寂寞凄凉。那她呢?任由丈夫继续这样待她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她宁愿自己过得不好,也不要心爱的人有一丝一毫的痛苦,但她如何改变眼前的这一切呢?

  她反覆问自己,对于未来却仍是茫然无解。

  唯一肯定的是,她绝对不会放弃这段感情、这段婚姻,除非——他真的不要她。

  要坚强,要比以前更用心,比以前更贴心,比以前更……

  她颓然一叹,纤手紧拥着丝被,感觉全身上下一股莫名的倦意。

  出去走走吧,给彼此一个喘息的机会,也让自己静心思考如何与丈夫重拾感情。

  想了想,她下定决心,起身拨了电话给梁欣欣。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听了。

  “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