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七


  不只那张未完成的被面,连她的心,也已碎成千千万万片,似乎再也无法拼凑回来了。

  一夜难眠,梁凯茵在空旷的单人床上辗转至凌晨。

  丈夫还好吗?是否已经清醒?她该不该去书房探看?

  躺在床上,她不愿再回想丈夫今晚愤怒的言语和受伤的表情。她的心很疼,不只是因为被丈夫酒醉下的怒言所伤,也终于明白他多年来隐在心底深处的压力与痛苦,为之不舍生疼。

  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丈夫走出家族背景带来的阴影?如何靠近他,才能使丈夫愿意让她陪他抚平心底的伤痕?

  想着想着,最后,她疲倦地睡着了。

  再度醒来时已天色大亮,一看床边的闹钟,她立刻跳下床。

  七点半?这么晚了,丈夫应该已经醒了,她想做一顿丰盛的早餐。

  走到客厅,却是安静得像是昨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她走到书房门口,深深作了几个吐纳后,才轻轻敲门。

  “柏,起床了吗?”

  许久,房内没有任何回应,她敲了敲,语气更柔软。“柏——”

  依然毫无声响。她握着门把,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硬闯进去。

  一旋开门——

  没人。

  寂静的空间里,没有熟悉的身影,黑色沙发床上放着折叠好的绒被,四周也没有想像中被飓风扫过的一地碎烂,干净整齐得一如往常。

  丈夫不在这里。

  她奔出书房,找遍房里所有地方,确定丈夫不在家,不知几时出门了。

  梁凯茵颓然瘫坐在沙发上,忽然担心丈夫的安危。会不会他其实半夜就离开?他会去哪里呢?酒后驾车很危险,他的情绪又不稳,如果因为酒醉而出任何意外……

  她的心陡地一紧,抓起电话拨打他的手机号码,却始终是无人接听的语音回应。

  她为什么这么大意?只顾自己躲在房间里做什么?万一他——

  怎么办?这时候,她该求助于谁?席安?还是婆婆?

  她昨天还跟席安说过会好好照顾丈夫,现在她却连丈夫身在何处都不知道,而婆婆——不,绝不能惊动长辈。

  梁凯茵第一次感觉如此慌乱、无助,不知所措。

  她颤抖着手,终于还是拨了潘席安的手机。

  “席安,天柏和你在一起吗?”她努力稳住喑哑的嗓音。

  “哥?没有啊,怎么了?”

  梁凯茵一听,悬着的心顿时一坠,泪水忍不住落下。“我早上起床后,发现他、他不见了……”

  顾不及颜面,她就这样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大嫂,你别急,说不定他只是提早去办公室,我现在马上去找。”潘席安也急了。

  “谢谢……”挂上电话,她瘫在沙发上,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与优雅,像是要将昨夜承受的委屈和此刻的恐惧全部倾泄而出,她捂着脸痛哭失声,久久无法平静。

  再度接到席安的电话时,她已经哭过一阵,似乎耗尽所有的力气,她的嗓音虚弱得像是飘浮在空中。

  “你是说他早晨五点就到办公室?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席安,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挂上电话,她踉跄起身,昏沉沉地回到卧室床上。

  原来一切都是她多想了。丈夫的自制力本来就超乎常人,即使心底受了再大的伤,也不会轻易认输,更别说冲动地做傻事,或者在外面露出任何可能被捕捉到的丑态。

  他应该……没事了。

  梁凯茵微微松了一口气,终于沉沉睡去。

  当天晚上,她准备了一桌丈夫喜爱的菜色,从七点一直等到十一点,才等到丈夫进门。

  “柏——”她到玄关前替他拿拖鞋,努力露出最甜美的笑容。“辛苦了,要不要吃点宵夜?鸡汤面好不好?”

  潘天柏沉默地褪去西装外套,走进客厅,转到书房。

  走到书房前,他忽地止步,回头望她。“昨晚的事……不要告诉爸妈,我自己的问题,我会自己处理。另外……我想我们就暂时先冷静一下吧,这样对你我、对这段婚姻都会比较好,反正,我们以前……也是那样过日子。”

  “我不要!”梁凯茵怔了三秒,冲口而出。

  他没回话,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旋开门,高大的身影瞬时隐入书房。

  不是说好要重新做夫妻,为什么又回到原点?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厚实的木门,怔怔得说不出话。

  接下来的几日,潘天柏晨出夜归不说,对待她的态度也是淡淡的,什么话也不多说。

  甚至连今晚陪他出席上个月就排定的喜宴,才刚离开饭店,他便松开她的手,回家的一路上,两人始终沉默不语。

  这样是回到原点?不,是比原点更糟,是从天堂掉入地狱。

  要继续这样过生活吗?不,她绝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