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六


  送走潘席安,她去拧了冷毛巾,轻轻贴着丈夫被酒精醺红的脸庞,又去挤了杯柠檬汁放在一旁等着——她记得母亲都是这样替父亲解酒。

  凝望着丈夫揪紧的眉,她的心底也跟着疼了起来。舍不得丈夫承受这样的压力,可是豪门世家的孩子本就是躲不掉世袭的命运,外人羡慕他们坐拥财富而光鲜亮丽的生活,却没人知道这样璀璨的生活必须付出多少代价。

  她伸手轻轻摸着丈夫的眉间,想以最温柔的手拂去他的痛苦与烦恼——

  潘天柏似乎醒了。

  “唔……”整晚被酒精侵蚀的嗓子已经沙哑,他睁着迷蒙的眼,环看四周许久,才继续说:“我……在家?”

  “嗯,席安送你回来的。”她轻抚着他的发。“还难过吗?我扶你去床上睡好不好?”

  “不。”他简短拒绝,坐起来闭目休息。不知过了多久,感觉酒意逐渐散去,他便想站起来。

  “慢一点……我扶你……”她吃力地扶着丈夫臂膀,想稳住他的脚步。

  “我没那么弱。”他摇摇晃晃往前走,高大的身躯此刻看来格外脆弱。

  眼看丈夫往书房方向走去,梁凯茵急着上前挡住他。“这里是往书房,你应该去卧室才对——”

  甩开她的手,他丝毫听不进去。“我要去书房,我还有好多事要做——”

  “你别逞强了,”她急着阻止。“先休息一下才对——”

  “我需要你告诉我什么才是对的吗?不要以为我喝傻了,我现在很清醒!放开,别管我——”带着酒意的嗓音比平时更高亢。

  “我不是要管你——”梁凯茵放软声音,像是哀求。“先去睡一会儿好不好?”

  “一天有几个小时?还说睡一会儿?时间就这样睡掉了!私募基金几百亿的案子就这样睡掉!我这个接班人的位置也是这样睡掉!你以为我可以像你那么幸运,每天只需要打扮漂亮、在家等丈夫回来,过着轻松愉快的少奶奶生活,最大的烦恼就是几时生孩子!”

  最大的烦恼就是几时生孩子!丈夫竟然这么说……

  明知丈夫喝醉了,可他吐出来的冷言厉语,还是让她觉得被伤害了。

  “别这样,我——”她想安抚丈夫,却被推开。

  潘天柏转身,踉跄地走到客房前,用力推开门——

  “宝宝用的百衲被?”他搜寻了半天,找到在工作台上尚未完成的被面,一把抓起,大掌只消两、三下用力,立即撕成破烂,然后往空中一扔。

  “我不想要孩子!一点都不想!你想生,自己去想办法!”

  他像是一头受了重伤的野兽,浑身散发着不可理喻的怒意。“听见了没?我不要孩子!我不要!”

  然后他跌坐在地板上,重重喘息。

  梁凯茵觉得自己像是被撕裂的那张被,瞬时说不出话来。她双拳紧握,怔怔望着丈夫,看着那好几个月来的心血,被狠心地扔在地板上。

  她蹲下身,跪坐在丈夫身旁。“为什么不要孩子呢?你不是说要和我重新做夫妻吗……孩子是夫妻爱的结晶,不是吗……”她的声音像是被惊吓过度而微微颤抖着。

  “爱的结晶?呵,可笑!”他抬起泛红的眼,声音忿怒又悲切。“你知道吗?我从小就被父亲带在身边,在我被送去日本和美国之前,从来没有一天可以好好睡觉,只要考试不满一百分,一分打一下,当别的父母亲带着孩子去游乐园时,我是在家上一对一的特训课程,跌倒不能哭,听到笑话不能尽情地笑,爷爷和父亲每天都在训话,要我聪明、俐落、灵敏、内敛、果断,忍人所不能忍,这样辛苦无趣的生活过了三十二年,你告诉我,身为潘家大少爷算是什么爱的结晶?为什么大家都要我生孩子?为什么要生孩子来重蹈覆辙,让孩子过这样辛苦的生活?!”

  丈夫的控诉,逼得她无言以对、节节倒退,也逼出她无助的泪水。

  “柏……”原来他的顾忌,竟是豪门家族加诸于后代的负担与责任,她怎么也想不到……老天,这三十二年来他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别叫我……”瞧见她的泪水,潘天柏忽然清醒,怔怔瞅着妻子为他悲伤的神情,开始尝到后悔的滋味。

  为什么会在她面前说出这些打算一辈子放在心底的话?只因为她是他的妻,他就要把自己最脆弱、难堪的一面掀开来给她看吗?不,这已经不是他——

  “你让我……再也不像我了……”望着妻子,他的语气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突然又涩涩一笑。“也许,保持一定的距离,才是最适合我的婚姻生活……我应该早点觉醒才对……”

  “你怎么会这么想?让我陪着你,好不好……”她知道丈夫现在的情绪脆弱,她只想陪在他身旁。

  “难道你希望我抱着你痛哭吗?不,我不是弱者,我有能力靠自己站起来——”他撑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出客房。

  砰地,她听见书房的门用力关上,怒吼伴随乒乒乓乓摔掷东西的声音从厚实木门阵阵传出。

  为什么会这样?她以为自己已经走进他的心底,可是现在他却把她推得好远……

  你以为我可以像你那么幸运,每天只需要打扮漂亮、在家等丈夫回来,过着轻松愉快的少奶奶生活,最大的烦恼就是几时生孩子!

  在他的心中,她只是一个无知天真的富家女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