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五


  确认公公已经进入包厢,她才靠近丈夫身边,轻声说:“爸不同意我和你一起去,那就不要勉强。我刚都听见了——”

  潘天柏温暖一笑。“没事。我得去门口准备迎接客人,女眷的部分就麻烦你和妈了。”

  “我会多注意的。”她替丈夫整理领带,微微一笑。“加油!”

  潘天柏笑了。有妻子陪伴一起奋战,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安定许多,这场仗,一定可以顺利成功

  向来简约干净得犹如杂志图片的客厅,罕见地出现乱象,昂贵的大理石茶几已被一堆碎花布和针线淹没,地板、沙发上全都是碎花布块。

  “哇,不行啦,太难了,我的手已经僵硬得动不了!”说话的是潘席安的未婚妻胡星语。

  “慢慢来嘛,你是初学者,别贪快。”

  “还要慢啊?乌龟都比我快!”胡星语沮丧地嚷着:“大嫂,你看那针线根本不听我的话,缝了一个小时,我连一个最简单的接合都练不好,怎么有可能在结婚前把百衲被缝好?”

  “你别紧张,放轻松。”接过胡星语手上的碎花布,她很有耐心地又示范一遍。“像这样往前慢慢推……再拉出来……你看,并不难,再试试看嗯?”

  上周与丈夫从上海回来后,梁凯茵便听说席安与星语已经将婚期定在半年后,这对新人还特地邀请住在同一栋大楼的大哥大嫂一同晚餐,席安笑问未婚妻是否也要和大嫂一样做一床百衲被来当嫁妆,胡星语听了其中的故事,觉得有趣,便央着梁凯茵亲自传授,于是约了今天晚上过来学做百衲被。

  “大嫂,你和大哥的感情好好喔!有什么秘诀可以教教我吗?”

  梁凯茵哑然失笑。“你与席安还不够好吗?”

  “我们……还不错啦!”红着脸,胡星语又说:“但我总觉得大嫂内外兼备,和大哥站在一起非常相衬,而我好像跟潘家还距离很远……”

  “你的感觉其实都只是外在因素而已,只要和席安的感情稳固就够了,其余的慢慢就会适应的,别担心。”

  “大嫂,你在结婚前也像我这样,很紧张、烦恼吗?”

  梁凯茵悠然一笑。“当然啊,你以为我真的很轻松地嫁入潘家呀?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我很享受和天柏两个人的生活。”

  “大嫂,那我再问个问题……不好意思,是很隐私的问题——你和大哥有生小孩的计划吗?”胡星语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发问。

  梁凯茵先是一怔,不由得敛去笑容,顿了顿,才反问:“你和席安呢?有计划吗?”

  “我是想三年后再说,不过还没和席安讨论。但之前问过席安,他只说早晚都要生,随我几时想生,他没意见。”

  意思就是一切由星语决定了?真羡慕……梁凯茵怔怔想着。

  “我是怕要是真等三年的话,爷爷和爸妈会不会生气?”她想先听听未来妯娌的意见。

  “这……其实我也被催了几回……”话到唇际,却戛然止住。该说出来吗?她真希望能和谁谈谈这件事。

  她本以为既然上海行算是蜜月,应该要求丈夫别再避孕——如果能在绮丽浪漫的夜里迎来两人爱的结晶,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谁知丈夫还是拒绝了。

  “生孩子的事情以后再说。”当时他这么说,然后密密吮上她的唇,摆明不准她继续追问。

  为什么要等以后?而且,还要她等多久?女人的青春有限,她想在自己身体状态最佳时孕育属于两人的宝贝呀……

  她兀自沉思着,胡星语的手机忽然响了。

  “席?我还在大嫂这儿……你要过来?大哥喝醉了?怎么会这样……喔,好,等一下。”她把电话递给大嫂。“席安打来的。”

  “席安?”

  “大嫂,哥喝醉了,我现在送他上去,不过他今晚心情不好,麻烦大嫂多体谅。”

  “发生什么事了?”她焦急地问。

  “上去再说,掰。”

  梁凯茵把手机还给胡星语,随即步至门口准备迎接。结婚这么久,丈夫即使应酬至深夜归来,顶多只是微醺,还不曾喝醉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梯门一开,她立刻迎了上去,和席安一起把丈夫扶进客厅,让他躺在沙发上休息。

  潘席安先要胡星语到门外等她,然后才低声与梁凯菌交代事情经过。

  “今天金管会确定将私募基金案驳回,爸爸很生气,冲到办公室当着许多特助和主管面前把哥骂了一顿,我刚好也在场,当然连我也一起骂了。不过我被骂惯了是无所谓,可是哥不一样,他心底很难过,所以晚上我陪他去喝一杯,谁知道他越喝越多,最后喝醉了。”他低头道歉。“对不起,大嫂,是我没把大哥照顾好。”

  “原来是这样……席安,谢谢你送他回来,接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说什么谢,他是我哥耶。”潘席安无奈一笑。“哥的责任和负担都比我们其他人来得重,个性又要求完美,有时候会钻牛角尖,自然心底的压力就大。这时候,我就庆幸自己不是长孙长子——好了,我和星语先回去了。”

  “嗯,晚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