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辛蕾 > 假面夫妻 >
三十二


  潘天柏摇头,又被喂了一口粥,半晌,才忽然进出一句:“我好像被当成三岁小孩。”

  “若要比,这两天你大概是把我当成刚出生的小贝比了。”梁凯茵喂完最后一口,才赞赏似地一笑,然后有感而发地说:“不过,那又怎样?我们是夫妻,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不是吗?若是真心想当夫妻,本来就不该、也根本无须隐藏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在婚姻里,我们都只是‘一半’,需要有另一半才能算是完整的人生。‘You completed me’,你听过这句话吗?这是我听过对婚姻、对人生伴侣最浪漫的注解。”

  “我想要的婚姻并不是只有我爱你或是你爱我,而是互相爱恋。谁爱谁多一点都无所谓,但一定要相爱——It takes two to tango。再说,这两天你这么用心照顾我,难道不能让我也这样照顾你?我的心情和你一样,都希望另一半赶快好起来。”

  潘天柏听着妻子长篇论述,胸臆间像是忽然被塞满了什么,又紧又热。

  他知道妻子是爱他的,但从来都不知道妻子对于婚姻早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他曾认定她与一般千金名嫒一样庸俗势利,只是想找个家世雄厚、背景相当的靠山,才会答应与他结婚。

  谁知道,她早已看透婚姻的真谛与价值。

  一向判断精准的他,这回真是大错特错。幸好即使先前有那么多的误解,但他并未失去她。

  “怎么不说话?你不认同吗?也没关系,这些只是我自己的看法。”梁凯茵尴尬一笑。“仅供参考而已。”

  她赶紧递了苹果汁给丈夫,看着他一饮而下,又顺从地吃下她准备的退烧药,她忍不住又问:“今天也要去办公室吗?或者还有其他活动?能不能在家休息一天?”

  “今天……哪里都不去。”现在,他只想和她在一起。

  “太好了,那你好好睡一觉吧。”她急着替丈夫铺整床被,想让丈夫安稳入眠,没想到随即被拦腰抱住拉到床上。

  “啊!”她低呼。

  “一起睡吧。”睨着妻子不解的眼神,他低笑。“不是说要互相照顾吗?反正我们都感冒了。”

  梁凯茵一怔,随即漾出甜笑。“好啊,一起睡。”

  裹着柔软的丝被,拥着彼此,分享对方的体温,呼吸着属于亲匿伴侣才有的气息,两人相视而笑,安心入睡了。

  当天夜里,潘副董夫妇结束一场晚宴后,特地前来探视这对沦陷感冒病毒的小夫妻。

  “看来也不是太严重,这点小感冒就出不了门吗?几个上海市官员好不容易来到台湾,你还用感冒这种理由缺席今晚的饭局,你真是——”潘父在客厅坐定,确认儿子身体状况后,便开始抱怨。

  潘天柏放软声调。“凯茵也病了,我想留在家照顾她,所以才让席安代表出席。我和这几位官员先前曾在香港、上海见过,也算熟识,我已经分别打电话向他们致歉,他们应该会谅解的。

  中午醒来后,他已亲自打电话向父亲口中这些重要官员表达今晚不克出席的原因,并联络潘席安,交代弟弟务必代替他参加饭局。

  “席安是席安,别忘了你是潘家的长孙,地位可不同!”潘父瞄了梁凯茵一眼,转而向她叨念起来。

  “小茵你也真是的,病了就请护士来陪你,何必连自己的丈夫也要拖下水。江山重要还是美人重要?”

  “我……对不起。”她赶紧低头道歉。要是事先知道丈夫今晚的聚会如此重要,她一定会想办法送他去参加,等结束后再接他回来休息,绝不让他耽误大事。

  “嗳,生病本来就该休息,再说天柏和那几位官员又不是没见过面,算起来也是朋友了,缺席一次又何妨?况且还有你和席安出面,人家很清楚咱们的诚意,你就别再唠叨了。”潘夫人出声缓颊。

  “哼!”潘父冷嗤了声,倒也不反驳了。

  潘夫人又转向媳妇。“我顺便来要几个上回看过的小玩意带回家去摆着,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梁凯茵惊喜地甜笑。

  “那好,陪我去挑吧!”潘夫人对她眨眨眼,想把媳妇带开,免得向来对孩子严厉的丈夫又说了什么令人难受的话。

  婆媳俩躲进客房,梁凯茵赶紧向婆婆赔罪。“妈,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今晚有这么重要的聚会——”

  “没事。”潘夫人拍拍她的手,笑意更深。“我宁可他留在家里照顾你。”

  “妈,谢谢您。”

  瞧着媳妇漾着粉红气色的脸蛋,潘夫人知道那床百衲被应该已经物尽其用,发挥该有的功能,否则刚才被骂时,儿子不会还拉着媳妇的小手,紧紧护在自己身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